雙溪.樹梅礦場.尋找燦光寮舖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090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090)

雙溪.樹梅礦場.尋找燦光寮舖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從草山公路眺望大肚美人山(基隆山)

第一次知道「燦光寮舖古道」,是在去年底。

當時上網找「小粗坑古道」的資料時, 無意間發現「岳峰古道探勘隊」的網站,提及這條新發現的古道。

燦光寮舖古道就位於燦光寮山附近, 由樹梅坑沿著山徑,通往牡丹,這是一條歷史可追溯至二百年前,清代嘉慶時期淡(台北)、蘭(宜蘭) 之間,公文郵件往來的郵遞道路。

嘉慶17年(1812),噶瑪蘭(宜蘭)設廳,納入版圖,台北、宜蘭間的文書往來逐漸頻繁, 而當時晚近的移民,亦漸向燦光寮一帶拓墾,形成燦光寮聚落。這條郵遞古道,經岳峰探勘隊的考證, 是起自柑仔瀨(瑞芳),經九份,至燦光寮,接三貂嶺東側,下抵牡丹坑。古道沿途可見早期的聚落遺跡, 亦有清代官方設置的郵舖(燦光寮鋪)及駐兵據點(燦光寮塘),為古道途中最重要的遺址, 如今亦隱沒於東北角的深林裡。

半年前,岳峰探勘隊闢荊斬蕀,確認這條古道的路線,使這一具有兩百年歷史的古道,終於重見於世人面前。

燦光寮鋪古道吸引我的一個因素,是因為它的位置。東北角一帶的山川人文是我最鍾愛的區域之一, 我曾造訪無數次。以山峰而言,我爬過燦光寮山半平山茶壺山, 以古道而言,我走過金字碑古道大粗坑古道小粗坑古道琉瑯路觀光步貂山古道等;以小鎮而言,九份金瓜石侯硐樹梅牡丹平溪一帶, 我都曾留下足跡。正因為如此,當知道有這條古道時,就一直未曾忘情過。但我手頭只有文字資料,而古道又僻遠, 無法掌握它的正確路線。

上星期,我在岳峰探勘隊的網站,看到陳岳隊長新繪製的燦光寮舖古道地圖,於是勾起了探訪的情懷。最近, 心情處於低迷。這趟燦光寮舖古道行,或許那二百年前的鋪塘營址,或許那歲月悠遠的樸質古道可以感奮人心、 提振心靈,而老婆也願意陪我走這一程。

圖:通往樹梅礦場的產業道路

一大清早出發,七點四十分抵九份福山宮(廟中廟),略休息,進廟裡參觀了一下。

然後開車循102公路往上走,在樹梅觀景台稍停車,欣賞大肚美人山的曼妙山姿;接著離開102公路, 轉入草山公路。

八點三十分,抵貂山古道入口處。 根據地圖,就在貂山古道入口處的土地公廟後, 可找到燦光寮舖古道,由這條古道可下切至樹梅坑。可是,我來回於土地公廟後及附近尋找,卻沒發現任何往下切的路徑。

出師不利,不免擔心,憑著這份簡圖,能否順利找到古道?老婆問:「要不要回去問清楚,下次再來探訪?」 我安慰回說,今天只是初探古道,無論成敗,我們都可回到九份,好好吃一頓,喝個下午茶。 這句話讓老婆既安心又頗心動。 只是沒料到,今日竟與九份無緣。

尋不到燦光寮舖古道的蹤跡,於是再仔細研判地圖。這下切的小徑既然是通往樹梅坑, 不如直接開車往樹梅坑,從那裡再找找看,有無古道蛛絲馬跡。於是開車沿草山公路往上走, 繞往樹梅坑的方向。幾分鐘後,繞過山頭,來到樹梅產業道路叉路口,於是在這裡停車,步行往樹梅坑。

沿著寬闊的碎石路往下走,這條我未曾走過的產業道路,沿途山巒青翠,景色秀麗。燦光寮山就在左遠處, 山勢雄偉,不愧為東北角第一大山。上一次,從草山公路爬向燦光寮山, 在草叢林中前進,無法感受到燦光寮山的氣勢,而今天從樹梅坑這邊眺望,燦光寮就高聳矗立於前,壯偉雄麗。

沿途並沒有發現從貂山古道土地公廟下切過來的古道。雖然遇上一兩條小徑從右而來,但無登山條, 難以認定。我判斷,左側應有古道小徑與這產業道路交會,但一路走仍無所獲。只曾遇見一左叉路, 但路面相當寬闊,可通行四輪車輛,模樣不像是古道。於是繼續往下走,像大海撈針。


圖:位於樹梅礦場的"魔音山"

不久,前方出現詭異崎嶙的裸山,整片山峰已被削半, 就像半平山那似刀削切半的山壁。

這山壁是凹凸不平的岩塊組成,褐黑的岩塊散發著礦味,有股蠻荒原始的感覺。

這時老婆發現山壁有回音聲,於是對著山壁叫喊,山壁竟也發出清澈的回音,令人好奇。

這地方空曠,又非谷地,這回音效果似對著空甕喊所產生的回音。 不知這半削的山為何山?就暫取名為「魔音山」吧!過魔音山,路呈之字型往下, 出現礦場的景象。廢棄的流籠,還有被挖出一層層的礦山。這景象,我有似曾相識的感覺。猛然想起, 這裡就是「樹梅礦場」了。我曾在介紹金瓜石的小書裡看過這裡的照片。沒想到今天計劃走訪燦光寮鋪古道, 卻意外地來到樹梅礦場。

樹梅礦場如同金瓜石的本山礦場,是一座露天開採的礦區。金瓜石一帶,由於長期採礦,礦源逐漸枯竭, 傳統挖礦坑,用人力開採的方式漸不敷成本。於是採礦的後期,在本山與樹梅礦床的露頭部份, 便改採用重機械以掘進方式, 直接在露天開採。這種挖掘方式,也成為台灣採金史上的一種特色。樹梅礦場看不到礦坑口, 而呈現出一幅因露天採礦而挖出層層如梯田般的裸露空礦的光禿山峰。

圖:樹梅礦場,是一處露天開採的礦區(已廢坑)

原本的青翠山巒因開礦而挖成一層層的梯田狀。礦場廢棄後,曾經忙碌吵雜的礦區,如今成了寂靜的山丘, 空佇於此,散發出一種詭異而迷人的氣氛。

那魔音山的回音,或許是寂寞的礦山欣遇旅人,所發出的喜悅吶喊吧!

再往下走,已身處礦區,右方有座高壓電塔。向右眺望,右下方的山谷,隱約可見到一條步道, 就是我曾走過的貂山古道。燦光寮舖古道依然不見蹤跡, 或許就隱藏在燦光寮山的山麓深林裡,但卻沒有看見任何往那方向的小徑。走到礦區更下方, 無人的礦區,卻發現一輛小貨車停在道旁崖邊,三個工人不知在忙些什麼。

我好奇地走進打招呼,才知道他們正在採野蜂蜜。 崖邊有野蜂巢,這些採蜂人藝高膽大,竟在群蜂飛舞中搶奪蜜蜂辛苦釀造的蜂蜜, 而奇怪的是他們身上沒什麼防護裝備,而蜜蜂也不襲人,任人採蜂蜜。我好奇地問:「為什麼蜜蜂不會攻擊人呢?」, 採蜜的師傳把食指放在嘴前,比了比手勢,輕聲回說:「不要說!會被蜜蜂聽到。」我覺得有趣。 這大概就是所謂「術業有專攻」的原理吧!看來我這外行人只能看熱鬧。樹梅採礦場荒棄後,變成一處採蜂蜜場, 也是一件難以想像的事。

走至樹梅礦場的底部,遇左右叉路,但左右似皆無路。右邊豎立了警告牌,封閉礦區, 危險勿入。而遠望左叉路的盡頭似已無路。 有些失望。時間九點四十分,而陽光漸炙熱。老婆安慰說,還是回去再問問岳峰探勘隊吧!我也安慰自已, 今天能無意而遇見樹梅礦場,就算尋不到燦光寮鋪古道,也應不致於太遺憾吧!於是折返而行。

圖:終於發現「岳峰古道探勘隊」的登山條!

雖然決定折返,但心裡並未完全放棄。返途中,邊走邊再觀察地形。

走過魔音山,來到剛剛遇到的叉路口, 這是今天唯一遇到往燦光寮山方向的叉路。這路既寬大,又有車輪跡,應該只是另一條產業道而已。

雖然不像古道,但方向上,這叉路至少是朝向燦光寮山。我決定試一試,讓老婆在路口等,我獨自向前探路。

沒走多遠,老婆無聊地跟著走進來。這條大路走進去,才轉個小彎,大路竟然就沒有去路,前方有一寬闊的草地, 似又無路。我卻發現左前方有另一小徑來會,而正前方的樹叢間,似有一隱約小徑;再仔細看,樹叢稍有一白色小條。 我心念一動,跨步奔前;看清楚,興奮地回頭向老婆大喊:「找到了!」。這白色的小條果然就是登山條, 上面寫著「岳峰古道探勘隊」。

花了一個多小時,我終於找到燦光寮舖古道。
(∼待續

旅遊日期:2003.03.30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行旅照片]

福山宮(廟中廟)。
廟中廟的內廟門柱,修建年代為日據時期昭和十一年。
從草山公路眺望大肚美人山(基隆山)。
往樹梅礦場的產業道路。
從樹梅產業道路仰望燦光寮山。

"魔音山"。
老婆對著"魔音山"喊話。
遠望樹梅礦場,流籠佇孤立山崖。
近看"魔音山"裸露的礫岩石。
樹梅礦場,是一處露天開採的礦區(已廢坑)。
樹梅礦場寂靜的流籠。
樹梅礦場望燦光寮山。底部有叉路,右為封閉的礦區,左叉路看似無路。
(註:後來才知道,若循左叉路前行,應有小徑接上燦光寮舖古道)
採蜂人在廢棄的樹梅礦場採野蜂蜜。
採蜂人的戰利品,約有十幾塊大蜂蜜,
蜂群在附近飛舞,但未攻擊採蜂人。
由樹梅礦場返回走,樹梅礦場裸露的斷壁及附近青翠山巒構成一幅美景。
走進叉路,盡頭似已無路,但看到一隱沒的小徑,草叢處似掛著一小白條。
終於發現「岳峰古道探勘隊」的登山條!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行旅圖]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