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探守磺營.夜行魚路古道(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182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82)

三探守磺營.夜行魚路古道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栗蕨草原

週日下午臨時意起,興緻盎然,想上陽明山探訪魚路古道守磺營遺址。邀老婆同行,老婆欣然同意。 三點出門,走仰德大道,不料卻遇塞車,只能牛步前進。

至冷水坑時,已經四點半。車子大排長龍於收費亭等著進擎天崗,擎天崗車滿為患,外車無法進入, 因此動彈不得。我保守估計至少得苦候四十分鐘以上,而冷水坑遊客服務站的停車場也車滿為患, 無法停車。一時進退失據,方寸大亂。

於是老婆輕聲抱怨:「你不是常說假日千萬不要來擎天崗嗎?」

我無言以對。這時逮到空隙,於是迅速打轉方向盤,脫離車陣,決定前往中湖戰備道路的夢幻湖停車場, 去碰運氣。結果夢幻湖停車場也是爆滿。正不知如何是好時,剛好一部車子準備離去,我竟然幸運找到停車位。

這時,老婆提議說:

「從這裡走到擎天崗,還有一大段路(約兩公里),恐怕來不及探守磺營,要不要改去夢幻湖散步?」

圖:守磺營遺址前的小片草地

我仰天短嘆。若不是為了守磺營,我豈願意假日上陽明山,白白受此塞車之苦?不甘心因此放棄。我告訴老婆,應該還來得及。 我提議沿著中湖戰備道路走往擎天崗,假日遊園公車多,我預估不出幾分鐘,便可攔到小巴士,趕赴擎天崗。擎天崗至守磺營遺址, 約半個小時,日落之前,可抵達守磺營遺址。

於是趕緊出發,走柏油路,前進擎天崗。怪!走了十分鐘,但見巴士出,未見巴士入,我暗暗叫苦。過雍來廢礦場時,一路 上坡走,仍未遇小巴士,心想莫非末班車已過,且公路如此迂遠,何時才能抵達擎天崗?於是我又提議走捷徑,帶老婆穿越路旁牛欄, 改走芒草路,切小徑往冷水坑步道觀景台。老婆頗驚訝,問我為何知道這種怪路徑。我回答, 我昨天才走過這條路,去探訪雞心崙河南營遺址

約兩、三分鐘,老婆還在懷疑此路會繞更遠時,我們已抵達冷水坑步道觀景台。由此前往擎天崗,多是下坡路,老婆轉憂為喜,一路 隨我迅速挺進。下抵岔路處,此時離擎天崗只剩最後400公尺上坡路,於是再奮勇向上,終於抵達擎天崗。下午五時二十五分,來到嶺頭 喦土地公廟。

這時,老婆已腿軟,深情款款開口提議:「為了不拖累你,我在金包里城門口等你歸來。」

於是我依依不捨與老婆暫別,約定六時三十分在金包里城門口見面。老婆未帶手機,而我手機也沒電。我只能努力遵守諾言。

圖:守磺營遺址石砌牆

匆匆別離後,我走嶺頭喦土地公廟旁的日人路,以小跑步向下急行軍,眼見草原遊客皆漫步輕鬆悠遊,唯獨我行色匆匆。約四分鐘抵 河南勇岔路口,改走河南勇路,直線而下。這時,天色漸近黃昏,魚路古道遊客漸稀。

下百二崁,走進樹林時,漸昏暗,終於抵達打 石場解說屋。我從屋旁左側小徑,走往公館田,守磺營遺址就位於那附近。我曾兩次探尋守磺營,至公館田草原處,都疑無路,未深入 樹林,竟連兩次摃龜,未能尋獲守磺營遺址。

走小徑,越過小溪,抵達公館田的草地上,時間五時五十分,竟遇到一男一女悠哉坐於草地看書,雙方相遇,都微驚愕。時間緊迫, 我顧不得寒喧禮儀,直接開口問:

「這附近是否有古厝?」

對方說不知道,他們是第一次來此。

我趕快向前深入,先走一小徑,往其中一方向。穿過小樹林,來到一片層層小梯田處,只見散置的養蜂箱,卻未見任何 守磺營遺跡。往樹林鑽,遠遠望見一處小駁坎,趨前看,駁坎上樹根處有巨影晃動,定睛看,一巨蛇正鑽入駁坎縫洞,未見蛇頭, 但見蛇身不斷流轉,不知其長幾公尺,心大駭,於是趕緊撤退至草地處。見另一方向又有一小徑,於是轉往此路搜索。

圖:古樸石砌牆

才穿過一樹林,竟別有洞天,遠遠望見一處草地,草地遠處隱約有一殘牆,草地左側則有一石砌水池。定睛看,正是山友曾寄給我的守磺營 照片。大喜。時間約下午六點鐘。此處草地空曠,天空尚微亮,勉強還可拍照。

草地上隱隱可看出基址,L型的石砌牆,高而完整,斑駁古 樸,但不知是守磺營的殘垣,還是後來農民拆殘垣石塊重新建造的。草地另一側有一窪地,似作為儲水之用途。

天漸漸晚,已無法正常拍攝,只好搬石頭做腳架,勉強再拍幾張。六時十分,天色變暗,不得不離去。要穿越森林 、爬百二崁,二十分鐘內,回到金包里城門,我只能知其不可而為之。衝!衝!衝!

公館田的草地上已無人影,回到打石場解說屋,往擎天崗走,樹林內,已昏暗。今天匆促間,竟未帶頭燈,在背包裡找到手電筒,剛好派上 用場。我原以為六點過後,天空應該依然微亮,這時才明白,秋天已到來,晝短夜變長。愈走愈暗,樹影晃動,溪澗慘慘,風聲已變鶴戾。

終於衝出樹林,看到天際小小彎月,好感動!雖是微明,已足以看見魚路石階。但考驗隨之而來,百二崁,階階皆陡,我步伐漸抖, 但一口氣仍在,終於爬上百二崁。喝口水,繼續趕路,這時天色更暗,轉彎陰暗處,不時開手電筒探照。為節約能源,不敢全程 開手電筒。

愈走愈疲累之際,在一轉角上坡處,忽聞人語聲。我嚇一跳,是人嗎?

圖:夜行魚路古道

我大聲問:「是誰?」對方兩人,一男一女,聽到我的聲音,鬆了一口氣。聽到他們出聲音,我也鬆一口氣。他們應是一對情侶(我猜的), 剛從擎天崗走下來,要走往上磺溪停車場。

他們問我前面路況如何?我說,樹林內很黑暗,勸他們不要冒險。但男生表示得走 回上磺溪停車場去取車。我想他們一定是被擎天崗的夕陽給迷惑住,而忘記了時間。

本想勸他們上擎天崗,我可載他們去取車。但隨即又想,我的車停在夢幻湖,還得走兩公里的路,這未必是助人。於是將手電筒贈送給他 們。雪中送炭之舉,當然令人窩心感動,對方感謝之餘,問我沒手電筒怎麼辦?我說,擎天崗已不遠了,我還有月光。於是道別,各自趕路。

走了幾分鐘,才突然想起,手電筒已快沒電,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省著用?回頭望,一片黑茫茫。我想,若他們能夠平安走過番坑 瀑布木橋及車埕附近的黑暗森林,這種情境之下,倆人的感情應該會加倍成長吧!祝福他們!

再走幾分鐘,離金包里城門只剩二、三百公尺,嶺上一片漆黑,我愈擔心老婆。這時,突然遠遠傳來人聲,我又嚇一跳,仔細聽,不正是叫我 名字嗎?是老婆的甜蜜呼喚。我大聲吶喊:「我回來了。」

我終於回到金包里城門口,遲到十餘分鐘而已。城門附近已無遊客,竟漆黑一片,我關心地問老婆,一個人怕不怕?老婆說還好。她說,原本這裡 人蠻多的,但天色漸晚,遊客便儷影成雙的一一離去,走過的人都好奇地看著她,為何一個人孤獨地在城門口徘徊?

老婆這一說就讓我心痛起來。我懊悔萬千。守磺營和老婆,何者重要?我是如何判斷的?為了守磺營,竟讓老婆獨自佇立於金包里城門口, 在夜色裡苦苦等待,宛若棄婦,還得飽受往來路人同情異樣的眼光。

而夜行魚路古道,亦有風險。萬一我誤踩蛇窩,倘若我發生不測,這金包里城門會不會被哭倒? 我怎能不懊悔?

旅遊日期:2004.09.19  



[行旅照片]

石砌水池,為後人新建的。
守磺營L型殘牆,工整完好。
古樸淡青石牆。
疑似守磺營基址。
夜色漸沉。
摸黑走魚路古道。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書名: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1915年台灣遊記)
書名:鯤瀛日記
價格:新台幣 15元
作者:施景琛
(1912年台灣遊記)

[行旅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