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王秀才序

韓愈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吾少時讀《醉鄉記》(隋唐時代的隱逸詩人,仕途不順,歸隱山林,嗜酒成癖,是王秀才王含的先祖), 私怪隱居者無所累於世,而猶有是言,豈誠旨於味耶(隱居者應該看淡出世,怎還會嗜酒而有不平之言,豈懂於隱世之道?)? 及讀阮籍陶潛詩,乃知彼雖偃蹇(|ㄢˇ ㄐ|ㄢˇ;困頓、失志),不欲與世接(不願與世人接觸往來), 然猶未能平其心,或為事物是非相感發,於是有託而逃焉者也。 若顏氏(顏淵)操瓢與簞(簞,ㄉㄢ,盛飯的圓形竹器。語本論語˙雍也: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 回也不改其樂。後以瓢簞形容生活貧窮困苦。)曾參歌聲若出金石(金,鐘鼎彝器。石,碑碣石刻。金石指用以頌揚功德的箴銘), 彼得聖人(孔子)而師之, 汲汲(形容努力求取、不休息的樣子)每若不可及,其於外也固不暇(沒有時間理會外在世俗的榮辱), 尚何麴(ㄑㄩˊ;把麥子或白米蒸過,使它發酵後再晒乾,稱為麴,可用來釀酒。此處指酒)之託,而昏昏之逃邪?(怎麼會藉酒來麻痺自己呢?) (王含懷才不遇,韓愈不願他效法祖先王績那樣沈醉 於酒國,而以追隨聖賢之道相勉,如顏淵,如曾參,雖遭困厄而能不改其樂。) 吾又以為悲醉鄉之徒不遇也。(悲王績懷才不遇)

建中(唐德宗年號)初, 天子嗣位,有意貞觀開元之丕績(ㄆ| ㄐ|;大功業),在廷之臣爭言事。當 此時,醉鄉之後世又以直廢。(王含以直言被貶。寫的含蓄而感慨)

吾既悲《醉鄉》之文辭,而又嘉良臣之烈,思識其子孫。今子之來見我也,無所挾(就算是沒有什麼才華), 吾猶將張之(協助他);況文與行(文章與品行)不失其世守, 渾然端且厚。惜乎吾力不能振之,而其言不見信於世也。於其行,姑分之飲酒。(勉勵了半天,卻選擇以酒贈別,文意含蓄,寄寓深長之悲慨。)

(劉大魁評:「退之文以雄奇勝人,獨董邵南及 此篇,深微屈曲,讀之覺高情遠韻。」)


韓愈(768—824年),字退之,河南河陽人,郡望昌黎,自稱昌黎韓愈,世稱韓昌黎;晚年任吏部侍郎, 又稱韓吏部。卒諡文,世稱「韓文公」。唐代文學家,與柳宗元倡導古文運動。蘇軾稱讚他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對後世古文影響深鉅,為唐宋八大家之首。著作有《昌黎先生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