鈷鉧潭西小丘記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西山後八日,尋(循著)山口西北道二百步 (唐朝時,六尺四寸為一步), 又得鈷鉧潭。西二十五步,當湍(急流)而浚(深)者為魚梁 (土石砌成堰,中有關卡,可攔截溪流以捕魚)。 梁之上有丘焉,生竹樹。其石之突怒(山石突起)偃蹇 (偃,音ㄧㄢˇ;蹇,音ㄐㄧㄢˇ;高傲盤曲), 負土而出,爭為奇狀者,殆(幾乎)不可數。其嶔然 (嶔,音ㄑㄧㄣ;矗聳)相累(累積)而下者, 若牛馬之飲於溪;其衝然(向前)角列 (如獸角排列)而上者,若熊羆(音ㄆㄧˊ,熊的一種) 登於山。

丘之小不能(還不到)一畝,可以 籠(包括) 而有之(全部買下來)。問其主, 曰:「氏之棄地(唐氏不要的土地), 貨(出賣)而不售(賣不出去)。」 問其價。曰:「止四百。(才四百元)」予憐而售之(買下它)李深源元克己時同遊,皆大喜,出自意外。 即更取器用(器具),剷刈(刈,音ㄧˋ;割除)穢草, 伐去惡木,烈火而焚之(註:頗有清除小人之意) 。嘉木立,美竹露,奇石顯。由其中以望,則山之高,雲之浮,溪之流,鳥獸之遨遊, 舉(全)熙熙然(歡樂)迴巧獻技 (表現其巧妙),以效(呈獻)茲丘之下(這座小丘的下方)。 枕席而臥,則清泠(清涼景色)之狀與目謀 (接觸),瀅瀅(水流聲)之聲與耳謀, 悠然而虛者(悠遠空靈的情境)與神謀, 淵然而靜者(深悠靜謐的氣氛)與心謀。 不匝旬(不滿十天;匝,音ㄗㄚ,滿也;旬,十天為一旬)而得異地者二 (鈷鉧潭和西小丘),雖古好事之士 (古代喜好探尋名山勝水的人),或未能至焉(也無法像我這樣短短幾天就尋得這樣的奇特山水)

噫!以茲丘之勝(以西小丘這種奇山勝境),致之(把它放在) (ㄈㄥ) (ㄏㄠˋ)(ㄏㄨˋ)(地名,在長安附近,為豪門貴族居住的地方) ),則貴遊之士(達官貴人)爭買者, 日增千金而愈不可得。今棄是州也,農夫漁夫, 過而陋之(鄙視它)。 賈(售價)四百,連歲不能售。而我與深源克己獨喜得之。 是其(指小丘) 果有遭(果然獲得好的結局)乎? 書於石,所以賀茲丘之遭也(慶賀小丘終於獲得好際遇)

這是一篇短小精悍的遊記,才三百多字而已。寫小丘崎嶙怪石,先用「突怒偃蹇,負土而出,爭為奇狀。」小丘似不甘被埋沒而憤然 掙脫出土。接著用「牛馬飲溪」、「熊羆登山」的比喻來形容山石形貌;牛馬飲溪,罷熊登山,文字簡潔而充滿動感。次段寫小丘 處境堪憐,深深融入作者情感。以如此奇特之山丘,竟是人們鄙視之棄地,柳宗元買下它,整理後,便「嘉木立,美竹露,奇石顯」 ,而一躍為賞心悅目之地。末段慶幸小丘終於獲得賞識,則是意有所指的感慨自己懷才不遇,被貶謫於永州而得不到朝廷賞識 。表面上是慶賀西小丘,實則是抒發自己的不幸遭遇。感嘆之意,溢於言表。各家評說如下:

洪邁評:「士之處世,遇與不遇,其亦如是哉!」

劉海峰評:「前寫小丘之勝,後寫擲棄之感,轉折獨見幽冷。」

雲銘評:「末段:以賀茲丘之遭,借題感慨,全說在自己身上。…茲丘有遭,而己獨無遭。賀丘,所以自弔。」

徐幼諍評:「結語哀怨之聲,反用一『樂』字拖出,在諸記中,尤令人淚隨聲下。」

金人瑞評:「筆筆眼前小景,筆筆天外奇情。」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