鈷鉧潭記

柳宗元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鈷鉧潭(鈷鉧,即熨斗。小潭的形狀像熨斗,故名。)西山西(西山的西面)。 其始蓋冉水自南奔注,扺山石,屈折(曲折)東流。其顛(波頭)(折曲)勢峻 (水勢急峻),蕩擊益暴(衝擊愈激烈), 嚙(音ㄋ一ㄝˋ,侵蝕)其涯(鈷鉧潭的潭岸邊), 故旁廣而中深(潭邊廣而中間水深),畢至石乃止(水流沖蕩到山石才停止)。 流沫成輪(水流形成車輪般的漩渦),然後徐行(然後才緩緩而流)。 其清而平(潭水清澈而平緩)者且十畝餘,有樹環焉, 有泉懸焉(鈷鉧潭四周有樹木環繞,有瀑布垂懸而下)

其上(鈷鉧潭的上方)有居者,以予(余)之亟(亟,音ㄑ一ˋ,多次) 游也(因為我多次來鈷鉧潭遊玩),一旦(有一天) 款門(敲門)來告曰:「不勝(無法負擔) 官租(官方租稅)、私券(私人借據)之委積 (累積),既芟山(芟,音ㄕㄢ,開闢、鋤草,另外辟山) 而更居(搬家),願以潭上田,貿財(換錢)以緩禍。」 予(余)樂而如其言(我高興地買下鈷鉧潭上方的土地)。 則崇其台(加高它的平台),延其檻(建長它的欄杆), 行其泉於高者墜之潭(將山泉引至高處而讓它墜落於潭), 有聲潀然(潀,音ㄓㄨㄥ,通「淙」,淙水悅耳的聲音)。 尤與中秋觀月為宜,於以見天之高,氣之迥(遙遠)。 孰使予(余)樂居夷而忘故土者,非茲潭也歟? (是誰讓我喜歡上這蠻夷之地而忘卻故鄉?難道不是這座潭嗎?)

(這篇鈷鉧潭記是「永州八記」的第二篇,短短173字,以極精煉的文字,將這小小的水潭, 寫的生動有致。柳宗元用「顛委勢峻,蕩擊益暴」簡單八個字,傳神地形容冉水由上游衝下的急湍險峻;用「嚙其涯」這擬人化來形容急流拍打河岸的力量;「流沫成輪」四個字,便讓人想像河水沖擊山石形成的漩渦景象,而「有樹環焉,有泉懸焉」,僅八個字,就將鈷鉧潭四周的青山泉瀑寫得如活現眼前。潭上居民的一段話,則隱隱透露出民生疾苦,加深了這篇文章的社會意義。最後一句話最耐人尋味。表面上是說,這座鈷鉧潭使他樂於居住在這荒僻之地而忘記了故鄉。這是明顯的反話,正因為時時不能忘記故土,不能釋懷於被流貶在這荒僻之地,幸好有這美麗的鈷鉧潭能安慰這孤獨寂寞的心情,使人暫時忘卻現實的不如意。)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