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三峽].紫微保甲路步道.小白情緣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816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816)

[台北三峽].紫微保甲路步道.小白情緣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白雞行修宮(恩主公)

紫微保甲路步道,全名為「三峽白雞山行修宮至紫微天后宮步道」,全長約2.7公里, 日治時代曾是一條保甲路,所以被稱為「紫微保甲路」,或稱「恩主公步道」。

紫微,是天后宮附近一帶的地名,據耆老相傳,當地古稱「祖眉坑」, 地名起源已不可考,日治時代大正年間實施市區改正,祖眉改名為與日語發音相近的「紫微」。 這樣的傳統說法與史實並不相符。

查閱台灣歷史文獻,其實在清朝光緒年間,當地已有「紫微坑」的地名了。光緒11年(1885), 劉銘傳的奏摺提及:「三角湧附近之紫微坑,於本月中旬,不知何處生番殺害六人。」 註1光緒13年的奏摺亦提及: 「九月初一日,李定明自紫微坑勦大埧西面, 進壁牛角坑。」註2大埧, 就是指大豹(社)。

由此看來,紫微地名應與日本人無關。紫微保甲路,不僅是日治時代的保甲路, 其歷史更可追溯至晚清時期的劉銘傳時代。

圖:紫微保甲路

紫微保甲路的步道兩端入口,都是著名的廟宇,無論白雞行修宮或紫微天后宮, 停車都很方便,而這條步道平緩好走,稱得上是一條少老咸宜的步道。

今天前來三峽白雞登鹿窟尖,探訪福元山隘勇線遺跡。 由於近中午才抵達白雞,登鹿窟尖來回四小時,返抵行修宮時,已將近下午四點鐘,太陽已漸西斜。

紫微保甲路步道一向頗受好評,而我既然得知這條步道也是一條隘勇古道,於是便想順道探訪。 算算時間,紫微保甲路來回約需兩小時,冬日晝短,則回程有可能會摸黑夜行了。 我背包裡備有手電筒,而紫微保甲路路況良好,夜行應也無礙,於是不敢多做休息, 趁天色尚明,就趕緊上路了。

循著行修宮旁的陡峭石階爬往上方的後花園,然後沿著步道走往廟的右後方,看見一條枕木步道, 這就是紫微保甲路了。進入步道之後,路況果然如山友所言,這條保甲路寬闊好走, 沿路都鋪有枕木步道。前行七、八分鐘,遇見指標,卻寫著「往紫微天后宮90分鐘」, 而回程方向寫著「往行修宮30分鐘」,可見路標提供的資訊與實際走來的路程頗有落差。

此後沿途所見的路標,方向清楚,但標示的里程及時間都與事實出入很大。


圖:紫微保甲路,紫和路旁的檳榔園

途經小菜園之後,保甲路步道變為產業道路。循著指標前行,不久,接第二段步道, 過檳榔園之後,山路轉為下坡路,路旁一片竹林,頗有幽意。 抵達下方的紫和路,再接第三段步道,附近有農家、茶園及檳榔園。

山友蕭郎兄二年前走這條保甲路,行經此地,曾發現地上有一塊隘勇寮炮陣地古蹟的標示牌, 而我路過這裡卻沒看見,不知是否已被移除,或是我沒留意到?

這一帶曾經是日治時代隘勇線的一個據點。明治38年(1905)年,日本人建立「福元山隘勇監督所」, 其轄下的「四城崙隘勇分遣所」,設有紫微坑隘寮,不知是否就是此地?晚清時期紫微坑亦設有隘堡。 遙想百年前,此地族群衝突頻繁,紛擾不斷,如今則是茶園檳榔的山村農家景象, 隘寮遺跡早已消失。

續行,又經過一片檳榔林,山徑腰繞之後,路徑一片山坡茶園,遠處山巒, 山頭綠樹,陽光潑灑,金黃色彩澄亮,這一麗景,是所謂「夕陽無限好」, 景色雖美,不敢久停,得趕緊趕路才是。

圖:紫微天后宮

前行不遠,遇左岔路向下,也鋪有枕木步道,不知通往何處?續行,約二、三分鐘,又遇右岔路,是一條質樸的泥土路山徑。

保甲路仍取直行,為下坡路,方向及路徑分明,但右岔路入口的樹幹卻有指標寫著往「紫微聖母宮」, 我猜想或許這條右岔路是一條捷徑,於是改取右行。

山徑緩緩向上,經過一小片竹林,約三、四分鐘,出森林,遇土石路,上方不遠處有一間小廟, 繼往上走,才發現路旁懸有燈籠,上面寫著「聖母宮」,心想不妙, 原來前面的小廟是「紫微聖母宮」,並不是「紫微天后宮」。 夕陽光陰很寶貴,我竟然走錯路了。

來到聖母宮,向一位老婦人問路,她說,過聖母宮之後,繼續往前走,也可通往紫微天后宮, 於是我就繼續前行了。不久,接產業道路,看見「紫微環山步道」的標誌時才放了心。 紫微環山步道及紫微保甲路的登山口相同,都在天后宮左側的涼亭附近。

沿著指標前行,約十二、三分鐘,終於抵達紫微天后宮。總計從白雞行修宮出發, 加上途中走錯路,抵達紫微天后宮,共計50分鐘。這時已經是下午四點四十幾分了。 回程可能會摸黑夜行一小段了。

這時看見紫微天后宮下方的停車場,停著不少汽車,陸續有遊客開車離去, 應該有不少車子會開往白雞方向,或許可以考慮搭便車,就不用辛苦的走回行修宮了。 畢竟今天連走鹿窟尖及紫微保甲路,已有點累了,而天色又漸暗。

圖:紫微天后宮登山口遇見小白

心念隨即一轉。中年男子要搭便車,別人一定有戒心, 恐怕不像年輕女孩或帶著幼童時較能引起注意或同情。

萬一遭人拒絕,自取其辱事小,停車場去回,至少又得耽擱十分鐘, 回程就更夜色茫茫了。於是放棄此念,稍做休息後,即動身折返。

這時附近突然出現一黑一白的兩條狗,向我搖尾走來,大概是想要乞食。其中一隻,看來有點面熟, 這不就是兩星期前我登白雞山時,一路跟隨的小白嗎? 牠怎麼跑到紫微天后宮來了。相逢自是有緣,可惜我身上已無餘糧可分享。黑狗見我無意餵食,默然離去;而小白則不肯走開,仍跟在我身旁。

我踏上回程,小白竟然一路跟著我走,時而跟在後方,時而跑到前方,為我帶路。經過小墓園後, 不久,就接回我剛才走錯路的岔路。續行,一路天色漸暗,小白不離不棄,依然跟在身旁, 陪伴著我,我的心情因此變得篤定。有狗在身邊壯膽,走來氣舒神定,心情放鬆,就不怕那夜暮已漸低垂。

夜色已漸暗,小白走到前頭,時而停下腳步等我。或許牠期待我會投以麵包獎賞, 無奈我背包空空如也,又無法向牠解釋;心中打定主意,抵達行修宮時, 要在廟前的觀光商場買一條熱烤香腸來報答小白。

大約只走了40分鐘,我與小白在下午五點半左右抵達行修宮的後花園,這時已經天黑,夜色籠罩花園。 這時我走向前面,準備下石階路往行修宮的廣場,回頭忽然發現小白沒跟來,卻往另一方向快步而去。 我心想或許小白不敢走陡峭的石階路,想繞從另一方向。於是趕緊追了過去, 沒想到竟再也沒看見小白的蹤影了。我在黑暗的花園樹林中聲聲呼喚「小白」,卻沒有任何回應。

心情感到有點悵然,小白陪我走完保甲路,我還沒報答牠,牠卻不告而別;牠是認為我薄情而失望離去? 還是狗輩之中,也有游俠義犬,能解人於危難而不求回報?

我推斷小白應是走往白雞山登山口的方向。上次我就是在那裡遇見小白,或許小白的家住在那裡, 今天流浪去紫微,遇見了我,與我一起走回白雞。抵達行修宮,我還來不及道謝,小白就急著跑回家去了。

旅遊日期:2010.12.18 (寫於2011.12.28)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路程時間記錄】
白雞行修宮---60分鐘---紫微天后宮

註1:參考臺灣文獻叢刊二七《劉壯肅公奏議》卷四《撫番略》 〈勦撫滋事生番現經歸化摺〉

註2:參考臺灣文獻叢刊二七《劉壯肅公奏議》卷四《撫番略》 〈中北兩路化番滋事派兵勦復摺〉


[旅行照片]

紫微保甲路。
沿途以枕木步道為主。
小板橋。
部份路段是泥土路山徑。
步道平緩好走,沿途多綠蔭。

沿途都有指標,但標示的里程及時程與實際差異頗大。
私人菜園。
過菜園地,接一小段產業道路。
幽雅竹林路。
抵達檳榔園紫和路附近,卻未見「隘勇寮炮陣地」指示牌。
茶園風光。夕陽無限好,只是近黃昏。
紫微天后宮。遇見小白。小白陪走回程。沿途趕路,少拍照片。
返抵白雞行修宮後花園。小白不知何處去?
返抵行修宮停車場。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紫微保甲路

◎交通資訊:
北二高下安坑交流道,走110縣道往三峽方向,至成福,左轉108縣道(紫微路)至白雞行修宮。或從北二高土城交流道下, 左轉中央路,至三峽,再左轉110縣道,至成福,再接北108縣道(白雞路)至行修宮。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