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萬里].萬里昭靈宮「一八三八年」西曆古碑解謎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720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720)

[台北萬里].萬里昭靈宮「一八三八年」西曆古碑解謎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萬里昭靈宮(瑪鋉路197號)

五年前的六月份,我路經萬里昭靈宮,偶然注意到三川殿外的簷廊下,立著一塊古碑, 碑上落款處竟刻著西曆「一八三八年」,乍見時,頗感驚訝。

西元1838年,是清朝道光18年, 廟方勒石立碑,怎麼會不使用道光年號,而使用西曆呢?

後來遇到昭靈廟的總幹事曾先生,相聊之下,才知西曆是後人增添的。曾總幹事說, 這是後人在整修時,為了使民眾了解石碑年代,才在石碑左側空白處加刻了西曆紀元。

曾總幹事感慨的說,昭靈宮原本是一座歷史超過200年的古廟,創建於清嘉慶年間, 民國65年(1976)大修時,卻將寺廟舊物拆毀丟棄,古物幾乎蕩然無存,以致於今日的昭靈宮, 已完全喪失古廟特色。

當時頗有感觸,事後發表了一篇旅記-《萬里昭靈宮》。

五年之後,同樣是六月份,突然有一位署名「猴子」兄的讀者在我網站留言,他提到:「萬里昭靈宮石碑上的西曆並不是後人刻上去的, 早在立碑時就有,是一塊比較特別的石碑。在西曆底下還有一行磨損的字跡,可以看到是道光xx年。」

圖:萬里昭靈宮古碑

我並不相信猴子兄的說法。這件事是昭靈宮曾總幹事親口告訴我的。 且從常理判斷,猴子兄的說法不太可能是事實。

清代台灣開放通商是在同治元年(1861)。通商之後,才陸續有外國商人及傳教士進入台灣, 帶來了西曆的用法。然而即使開放通商之後,台灣的寺廟也不太可能使用外國紀元,更何況是尚未開放之前的道光18年(1838)呢?

況且,立碑當時若同時刻有西曆及中曆紀元,何以石碑上面的道光紀元刻字都漫滅, 西曆紀元卻清晰可見?顯然西曆是後人添加的。

不料事隔一個多月後,7月24日,又有一位署名「sss123867」的讀者留言說,大多數人的看法都認為西曆是後人添加的, 但這一塊石碑的西曆確實是在立碑時就已刻上去了。 他說明如下:

1.版主大概沒看清楚,石碑上的農曆是「太歲戊戌年十二月x日」,而石碑上的字體是一樣的。
2.磨損跡象是一樣。
3.西曆底下的道光年是被磨掉的,因為當時挖出來整塊石碑多是水泥。現在還可以看見道光二字,但不太清楚。
4.這是經過查證的。

不知sss123867兄與猴子兄是否為同一人?但sss123867兄強調「這是經過查證的。」就讓我感到好奇了。 若此事為真,則是什麼樣的因緣,會讓昭靈宮的廟方在道光18年重修昭靈宮時,在石碑上同時使用中西曆? 就我個人來說,我仍然無法相信此事,然而我相信sss123867兄必然有所根據,否則 不會如此斷言。


圖:一八三八年西曆古碑

於是我決定親自再走一趟萬里昭靈宮,再詳看這塊石碑,並向廟方人員再問清楚緣由, 是否我五年前的聽聞有所疏漏。或者這背後隱藏著什麼不為人知的歷史。

在這樣的背景下,終於有了今天的萬里之行。老婆及小東也欣然陪我一同前往考古,事成之後,我招待他們去逛金山老街及用餐。

我們到了萬里昭靈宮,老婆先去廟旁的雜貨店買幾包餅乾,進廟拜拜,小東則陪著我考察石碑。再次來到石碑前, 我仔細觀覽碑文內容。

石碑的主文,刻著捐修的信眾名字及捐款金額,重點在最左側的碑面,兩行字分別寫著:

西曆一八三八年第一次修建 ooooo(後面五字已磨滅,據推論應是刻著「道光十八年」)
太歲戊戌年十二月 日

詳看之後,卻覺得專程跑了這一趟昭靈廟,其實並沒有新的收穫。石碑依舊,與我五年前所見相同。 而這次沒遇到曾總幹事,廟裡只有一位先生,但不清楚石碑的事。

望著石碑,我思考著sss123867兄所提的四點說明。第1、2點,其實並不能成為證據。sss123867兄認為農曆是太歲戊戌年(道光十八年)十二月x日, 與石碑上的西曆字體一樣,且磨損的跡象也相同,足證西曆是道光十八年時刻的。關於這點,其實五年前曾總幹事就已說過, 「太歲戊戌年十二月」也是後人添增的,而且還把「歲次」誤刻成「太歲」;至於「西曆」,則誤刻成「西歷」。 既然「西歷一八三八年」與「太歲戊戌年十二月」都同是後來同時添加的,當然字體一致,磨損程度也自然是相同了。

第三點,sss123867兄提到,「西曆底下的道光年是被磨掉的,因為當時挖出來整塊石碑多是水泥。」 這是重要的證據,這段話意味著這塊古碑是從地下挖出來的,且挖掘出來時,石碑上就已經有「西歷一八三八年」的刻字,並非後人添加的。

現場重覽這兩行刻字,碓實有點古味,而且與石碑上的其它字跡(民眾姓名及捐款金額)也有幾分相似, 但這樣是否足以證明道光18年的原始石碑就有這兩行刻字呢?果真如此,則五年前曾總幹事所言豈非有誤? 這又如何解釋?就歷史的合理性而言,我仍然感到難以相信。

大清帝國道光十八年(1838),昭靈宮的廟方豎立這塊高達一百六十公分石碑,落款刻字時,竟然先寫西曆紀元(在上), 然後再寫道光紀元(在下),豈不是大逆不道?實在不合情理。

圖:小東在古碑後玩耍

我凝視著石碑文字,陷入了沈思。愈看碑文,愈覺得有一點不太對勁,但卻又說不出哪裡有問題。 這時我家小東躲在石碑後,忽現忽隱,跟我玩起躲貓貓遊戲,頗妨礙我的思路。

突然間,我腦海卻閃過一絲靈感。啊!我終於明白哪裡怪怪的。

碑文寫著「西曆一八三八年第一次修建」,碑文當中的「第一次」這三個字怪怪的。就我記憶所及, 參觀過的寺廟,類似的古碑,幾乎都是寫著某年某月「重修」,而不會寫「第一次」修建。

更何況,道光十八年是萬里昭靈宮創建之後第一次整修,當時的人怎麼自己會刻寫「第一次」呢?應當直接書寫「重修」才合於情理。

另外一個理由是,我讀古文,印象所及,亦不曾讀到「第一次」這種語句書寫方式, 古人應寫「初次」。「第一次」似為近代及現代用語,已接近白話文的表達用語,這也間接可證明, 這行字可能是後來才添刻的。

但如此一來,又如何解釋sss123867兄所提的第3點理由,這塊石碑可能是挖掘出來時,上面就已有西曆紀元呢? 據萬里昭靈宮曾總幹事表示,萬里昭靈宮歷經過四次大修,我合理的推測是,可能日據時代昭靈宮第二次大修時, 因石碑上的道光紀元刻字已漸磨損,所以廟方在上面的空白處增刻了西曆紀元。

日本明治維新,是一個西化的改革,由於崇尚歐美文明,而大量引進西方制度,日本也因此改用西曆,西洋建築、 服飾、飲食等文化逐漸普及於日本社會,因此日據時代的萬里昭靈宮在古碑上添刻了西曆紀元,就不是一件不合理的事情了。

而這塊古碑可能在昭靈宮第三次大修時,被人棄置而掩埋於地下。民國65年(1976), 昭靈宮進行第四次大修時,挖掘出這塊石碑,當時的人看到古碑上有西曆紀元,便誤以為這西曆刻字是道光十八年的原碑就已存在, 而未細究其故。我想曾總幹事應該明白此事的來龍去脈。

以上是我個人的合理推測。

然而萬里靠海,是一個漁港,我們可否大膽假設,一百七十幾年前,萬里出現了一位具有國際觀的漁民, 因長年在海外捕漁而接觸了西方人士,因此熟知西曆,返回故鄉後,又在地方取得影響力,以致後來在整修昭靈宮時, 能力排眾議,而在石碑刻上「西歷一八三八年」呢?我不敢說這百分之百不可能,但衡諸當時的歷史條件, 中國人民仍以天朝子民自居,鄙視外國為蠻夷之邦,又豈會採用西曆,以夷變華呢?

道光十八年之後的兩年,中國與英國爆發鴉片戰爭,結果中國慘敗,割地賠款,中國人才開始認識新世界。 即使如此,當時大多數的中國知識份子及人民,仍然憤憤不平,排外仇外,反對西洋事物。歷史的事實昭然若此, 我們又如何敢相信道光十八年時,台灣萬里這個小漁村,一間傳承著中國傳統宗教的昭靈宮, 竟然會率先使用了西曆紀元呢?

旅記日期:2009.08.09(寫於2009.08.10)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旅行照片]

萬里昭靈宮「一八三八年」古碑。
「感謝」小東協助考察古碑(1)
「感謝」小東協助考察古碑(2)
「感謝」小東協助考察古碑(3)
萬里昭靈宮「一八三八年」古碑。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萬里昭靈宮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