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北埔].五子碑.五子悲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639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639)

[新竹北埔].五子碑.五子悲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五子碑

兩年前,我第一次來北埔旅遊,蒐尋資料時, 得知在北埔偏僻的山區有一座特殊的五子碑,悼念在「北埔事件」中遇害的五名日籍學童。 五子碑特殊的手掌造型及碑文悲句吸引了我的注意。

「砍斷五指同血淚,五指山邊五子悲。」

五子碑的故事要從一百年前說起。當時北埔內大坪山區有一塊土壤肥沃的狹長的台地,稱為「長坪」 ,吸引了四、五十名日本人前來此地定居,在此地種墾。

日本政府為了保護日人的產業及開發山地資源, 明治37年(1904)起,沿著鵝公髻山的山麓建立隘勇線,設置了七個分遺所及二十幾個隘寮。

明治39年(1906),日本人宮川保之來到了內大坪從事橡膠樹的育苗工作。 宮川保之是一名虔誠的基督徒,他看到當地無教育設施,學童沒有學習知識的機會,於是 倡導設立學堂。

在他的奔走下,日本人富山角次郎借出宅院做為教室,學堂於明治40年(1907)8月4日開課, 初期招收了5名學童,後來陸續增加到14人,其中包括7名日籍及7客籍學生。地方人士將學堂 命名為「太平學堂」。

原本單純而平靜的山居生活,卻因11月14日深夜北埔事件的爆發而整個改變。這一天的深夜, 內大坪的客籍隘勇聯合了賽夏族人,響應蔡清琳的起義號召,舉兵反抗日本人的統治。次日 凌晨至清晨,內大坪共有32名日籍官民遭到殺害,其中包括5名太平學堂的日籍學生。 宮川保之則在當地居民的掩護下幸運逃過一劫。

三年之後,宮川保之返回這一傷心之地,在學堂後方不遠的山丘設立了五子碑以悼念 當年遭到殺害的五名學童。五子碑的位置就在今日內大坪「內豐國小」的後方山丘。

圖:內豐國小(已廢校)

由於年代久遠,太平學堂已消失無痕。位於山腳下的內豐國小也隨著當地人口外移而已廢校多年。

內豐國小通往五子碑的山徑少人行走,堙沒於荒煙蔓草中, 深隱於山林的五子碑於是漸漸被世人遺忘。

近年來,北埔事件受難者的後裔,在五子碑下方的空地找到當年北埔事件時日警處決人犯的「深壢刑場」, 挖出受難者的遺骸,五子碑重新獲得了外界的注意。

如今的北埔觀光導覽地圖,也標示了五子碑的位置。 於是我興起一探的念頭,就趁著今日來新竹五峰爬鵝公髻山,順道前來北埔探訪五子碑。

車行沿著竹34鄉道(大坪路),進入北埔的內大坪,過「深壢橋」之後,隨即看見了路旁已廢校的內豐國小, 而更往前走,另有一座「內豐石橋」,則是一座具有50年歷史的糯米橋。內豐國小位於兩座橋之間, 附近的馬路兩側有幾間紅磚古厝,都已廢棄無人居,景況寂寥。

民國50至60年代(1960∼1970), 內大坪開採煤礦,吸引不少外來人口。礦藏枯竭,採礦結束之後,整個內大坪聚落就迅速沒落了。

原以為五子碑漸漸知名,內豐國小的後方,應可找到五子碑的路標,找了半天,卻一無所獲。唯一的線索是深壢橋旁, 有條上山的產業道路,入口的電線桿有「日軍深壢苦戰.往長坪山戰場」的漆字及指標, 於是就沿著由這條道路上山。沒走多遠,遇到一位農民,詢問五子碑,他卻說這條山路已經毀壞,無法通往五子碑, 勸我回頭,他說上方的五指山公路新闢了一條小路往下走,可通往五子碑,路況較好。

這條小路的入口在何處?這位農民也不清楚。本想不顧勸告,繼續前探,但考慮到山林荒堙漫徑, 探路的困難度較高,而且已是下午時光,能夠摸索的時間有限。於是決定前往內大坪的「觀音仙水廟」詢問看看。 有一位山友的探訪記錄提及,他在這座廟打聽到五子碑的入口位置。

內豐國小。 內豐石橋(糯米橋),建於民國47年(1958)。

廢棄的民宅(內豐國小附近)。 廢棄的民宅(內豐國小附近)。

圖:觀音仙水廟

從內豐國小續行,過內豐石橋,前行約0.7公里,來到了觀音仙水廟。我向廟門口一位婦人詢問此事。 她一聽到五子碑,就說可以問陳師兄,並給了我陳師兄的電話。

我撥電話過去,陳師兄得知我要尋找五子碑,立刻就從附近騎了機車趕了過來。

我原本只是想電話中詢問而已,沒料到陳師兄卻放下手邊的事情,親自跑了過來,讓我感到不好意思。 陳師兄說:「路不好找。我帶你去。」我愧不敢當,連聲感謝他的好意。

陳師兄說,從內豐國小往上爬,路況不好,現在時間不早了,建議還是從上方的新路走下來較方便。 於是我開車載著他往五指山的方向,走「竹37-4鄉道」, 途中再右轉「東河道路」(往南庄)。進入東河道路,過文昌帝君廟後,續行至一彎處。

陳師兄指著右側路旁的一座鐵柵門,說:「就是這裡了。」 柵門旁的樹幹有五子碑的小標誌,但標誌半掩,很不明顯。旁邊的電線桿編號為「五指幹62-39」, 可做為參考的指標。

鐵柵欄寫著警告標誌「私人土地.請勿進入。」陳師兄說,這片土地已被某財團買走,新闢了一條土石路, 通往五子碑附近,所以走這條路去探訪五子碑最為方便。他說,雖然這是私人土地, 但若只是單純進入探訪五子碑,應該可以獲得地主的諒解。

圖:土石路通往五子碑

沿途聊到北埔事件,才得知陳師兄是北埔事件受難者的後裔,他的祖父當年參與北埔事件, 遭到日警殺害。他關心北埔事件已經二、三十年了,曾參與到深壢刑場的發挖。

沿著土石路往下走,驚訝於此地環境的幽雅,沿途綠樹草蕨,植態豐富,途中更有一片美麗的柳杉林。 途中遇小溪,附近杉林,還有木造的休憩設施。

過木橋越溪,續行幾分鐘,抵達了土石路的終點,眼前出現一片空曠的雜草地。從入口至這裡,路程約15分鐘。

陳師兄說:「這裡就是深壢刑場了。五子碑就在上方不遠處。」他說,這裡就是昔日的太平學堂, 這片空地是學校的操場,空地的左側隆起的土丘,撥開雜草,仍可看見駁坎的痕跡。陳師兄說,這土丘就是昔日學校的升旗台。

北埔事件發生後,日警進入內大坪,就以太平學堂做為前進指揮所,進行逮捕行動,後來在這裡執行處決。 民國95年(2006)9月28日,就在這片空地上,挖掘出十餘具骨骸,現場還挖到鐵絲、 鐵釘及鉤釘等刑具殘跡。遺族代表將挖出的骨骸裝入骨罈遷葬,並在此地舉行法會,以超渡亡魂。

「這處刑場是如何發現的?」我好奇而問。陳師兄說,他小時候,父親曾帶他來過這裡偷偷祭拜, 並告訴他,祖父就埋在這片土地之下。

深壢刑場。陳師兄指出太平學堂的位置。 太平學堂升旗台的駁坎殘跡。

圖:五子碑

陳師兄帶領我從空地左側的小徑往上走,不一會兒,就看見五子碑出現在前方的杉林裡。五子碑, 高約三尺,佇立於基台之上。石碑小巧而典雅,碑文使用了楷、行、草、隸四種字體,頗見藝術涵養。

碑石正面題了「五本指」三個行書大字,並以日文「平假名」草書寫著悼念的詩句:「砍斷五指同血淚, 五指山邊五子悲。」立碑日期,明治四十三年十一月十日(1910), 署名「野艸庵一水」,是宮川保之的筆名。這位太平學堂的校長,本身也是一位知名的詩詞家。

石碑的背面則寫著「五子之碑」,石碑的五指分別寫著五位罹難日籍兒童的姓名及年齡, 其中年齡最小的是年僅4歲的富山晴雄,他的父親富山角次郎也在這場事件中遇害。 日期寫著「明治四十年十一月十五日」(1907),是北埔事件爆發的第一天,也是五位孩童遇害的日子。

北埔事件至今已一百年了。陳師兄提起這此事,心中仍感慨萬千。他說,身為這個事件的遺族, 在日據時代,受盡屈辱,父親不得不隱姓埋名,其至因此而更改姓氏,以逃避外界的歧視眼光, 嚐盡多少苦痛。而他想爭取的,只是要希望政府重視這段史實,讓後人知道,他的祖先並不是亂匪罪犯,而是受到日本人的壓迫而不得不起來反抗。

而在陳師兄及北埔事件後裔們鍥而不捨的努力下,終於引起政府相關部門的重視。陳師兄說,文建會及客委會已允諾, 將分四年核撥預算,將山腳下廢棄的內豐國小整修為北埔事件展示館,並將修築一條步道由內豐國小通往五子碑。 四年之後,五子碑將不再隱僻而難尋。

五子碑的基座台上擺著幾輛模型汽車及一些小玩具,還有幾顆糖果,這是北埔地方人士探訪五子碑時所放置的, 以救贖的心情來祭慰這五位孩童的亡魂。我與陳師兄站立於五子碑前,各有感觸。 北埔事件的成因及其影響,歷史的是非恩怨,可留待歷史學者研究與評論,而在此地遇害的五名孩童, 則較無爭議,應可獲得全然的憐憫與同情。

對於兒童的保護與關懷,是普世的價值,可以讓人輕易超越國界與種族的藩籬。儘管一百年過去了, 我站在五子碑前,仍然有一股心痛的滋味。陳師兄說,他曾經帶領日本記者前來採訪五子碑。儘管這裡地點偏僻, 又時隔百年之久,五子碑的事蹟傳至日本,依然引起了日本媒體的關注。

一百年的歲月悄然流逝,我與陳師兄談話中,仍可感受到他身為事件受難者的遺族, 心情的起伏與波動。我因此有所深感。無論任何時代,一旦發生了殺戮,當受難者的鮮血滲入了泥土裡, 則往往必須幾代人的淚水灌溉及努力耕耘,才能恢復土地的平靜與美好。

我已年近半百,也願學農夫,為這塊的土地的灌溉與耕耘,略盡棉薄之力。

旅記日期:2008.10.24 (寫於2008.10.30)


 


【路程時間記錄】
五子碑入口(五指幹62-39)…15分鐘…深壢刑場…1分鐘…五子碑

【延伸閱讀】

若想從內豐國小找尋舊路前往五子碑的山友,可參考以下這篇文章。文中可看到日據時代種植的橡膠照片, 作者根據史料,對於深壢刑場的真實性有不同的見解,可對照參考。
《北埔事件與五子之碑•2008/1/10調查》(個人部落格)
網址:http://web.hach.gov.tw/hachweb/blog/evanhoe/myBlogArticleAction.do?method=doListArticleByPk&articleId=6451

此外,陳權欣先生在「北埔客家文化」網站寫過幾篇關於北埔事件及五子碑的第一手報導,圖文內容翔實, 有興趣的朋友也可參考一讀。
《以愛「還」待北埔這個苦難的家鄉!》(北埔客家文化網站)
網址:http://peipu.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46&Itemid=80
《北埔事件義士遺骸出土,疑遭鐵釘穿腦酷刑!》(北埔客家文化網站)
網址:http://www.beipu.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514&Itemid=80
《日本郵差「木村富雄」遭難之碑,在北埔事件百年後出土》(北埔客家文化網站)
網址:http://www.peipu.org/index.php?option=com_content&task=view&id=485&Itemid=97


[旅行照片]

五子碑的入口(東河道路),路口電線桿編號「五指幹62-39」。

入口旁的樹幹上有(不太明顯的)五子碑路標。

土石路沿途沿途綠樹草蕨,植態豐富。

行經一片柳杉林。

土石路穿越柳杉林。

通過木橋。

抵達深壢刑場(太平學堂操場遺址)。

五子碑。

五子碑。

回程,路經柳杉林。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