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市中正].新公園.乃木希典之母、明石元二郎鳥居(上)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595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595)

[北市中正].新公園.乃木希典之母、明石元二郎鳥居(上)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國立台灣博物館館前新風貌

這次前來台北二二八和平公園,參觀國立台灣博物館舉辦的開館百年特展, 發現博物館前的公園,景觀有了新的轉變, 館前緊臨襄陽路的一整排欄杆圍籬已拆除。

博物館前的公園綠地與街道的紅磚人行道連成一氣,博物館也變得更有空間感,也給人一種較親近的感覺。 這是台灣博物館慶祝開館百年展現的新風貌。

三十年前,我經常在這裡出現。每當晚上在南陽街補完習,我會來到博物館前的襄陽街人行道等大有巴士263公車返家, 因此對這裡的環境極為熟悉。當時博物館稱做「台灣省立博物館」,公園與人行道有水泥圍牆相隔。 每到夜幕低垂,博物館前的廣場兩側就會擺起一張張小桌子,桌上一盞小燈光, 在漆黑的公園裡,在微暗的燈光下,算命先生與客人隔著小桌,為客人指點人生迷津。

夜晚的公園,路燈弱微,樹影幢幢,顯得晦暝陰森,因此較少遊客來此夜遊,園內冷冷清清,陰陰暗暗。 夜晚的新公園,既隱密又安靜,而此地位於市中心,交通極便利,因此成了同志之間的社交圈,為新公園的夜色添增一股神祕的氣氛。

在保守的年代,同志戀情未受到社會祝福,輿論有所批擊,於是市政府拆除了公園的水泥圍牆,改成視覺可穿透的欄杆圍籬, 以減少公園的隱密度。儘管如此,欄杆仍將公園與人行道隔離。民眾想要進入公園,只能從公園各個入口進入。

圖:從襄陽街人行道可直接走向台灣博物館

設欄杆圍籬,是過去台灣所有市區公園、紀念館規劃時的普遍做法,主要為了方便管理。例如,面積廣闊的台北新公園,卻只有四面各一個入口而已。

台北市很多的公園甚至在入口設置路障,以防止流動攤販進入公園內。嚴格的管制措施,也造成輪椅進出及民眾親近公園的種種不便。

這種做法,持續到了政治解嚴多年之後,台灣社會才逐漸展開空間的解嚴。從國立台灣博物館前的空間規劃的改變, 也反映了時代氣氛的改變。開放的空間,從襄陽路的人行道上,隨處有小徑可踏入新公園,親近公園的老樹、綠地或古蹟。

儘管解放了公園空間,這裡也沒有豎立任何「禁止攤販進入」或「禁止..」等警告標語或口號。公眾場所標語口號愈少, 也反映出社會的進步。沒有人會在公園內隨地大小便或吐痰時,自然就不需豎立「禁止隨地大小便及吐痰」等無用的警告標誌了。

圍籬拆除後,原本放置於公園入口兩側的整排的碑林及古砲都已移走。公園入口的一對銅牛則依舊在原地。 關於這座銅牛,過去都被認為是來自滿洲國溥儀送給台灣總督的賀禮。最近有讀者告知,這只是訛傳,實際上兩座銅牛並非一對,而是不同的來源。 西側那隻銅牛是旅台日商川本澤一訂製獻給台灣神社,東側那隻銅牛則遠來自北海道小樽仔(紀念箱館戰爭,腹面刻有大東亞共榮圈地圖), 兩座銅牛原放置於台灣神社,戰後被移至此處,轉給台灣博物館收藏。 我後來向館方解說員詢問此事,得到了證實。銅牛的腹部遭到塗抹,已無法辨識原有的刻字或圖案。

銅牛,不是來自滿州國。 國立台灣博物館。

圖:兩座鳥居矗立於緊臨襄陽街人行道的公園內

博物館左前方靠近襄陽路的公園綠地,原有的碑林移走後,新放置了兩座鳥居,是台北市文化局列管的歷史文物。

這兩座大小鳥居,原位於日據時代「三板橋日人墓園」,屬於墓園鳥居。小座鳥居是第3任總督乃木希典的母親墓前鳥居,大座鳥居則是矗立於第7任總督明石元二郎的墓前。

三板橋日人墓園,日據時代屬於「三橋町」,位於南京東路一段、林森北路附近,就是現在的「林森公園」、「康樂公園」(第14、15號公園)。 這段歷史較不為人熟知,是因為在戰後不久,這片日人墓園就消失了。

當時國民政府播遷來台,這片墓園成為難民暫時容身之處。難民在墓園上搭建房舍,墓園內的墓碑墓石遭到破壞, 成了現成的房舍建材,久而久之,形成永久性的違章建築。以墓地為家,也反映出戰亂下,難民為求生存的無奈與悲哀。 年輕時經過這裡,對這個區域內的大批違建至今仍有印象。當時渾然不知這段歷史。原來這塊位於台北菁華地段的土地, 半個世紀以前竟然是一片日本人墓園,而這裡曾經埋葬著一位台灣總督及一位台灣總督的母親。

日本的「鳥居」,類似中國的牌樓,多座落於日本神社的入口,用來區隔人間與神域,信徒踏入鳥居, 進入神社,即象徵著進入神祇的領域,須抱持著虔誠敬肅的心情。而日本文化中,採用日本神道式的葬禮, 亦可於墓前豎立鳥居,以區隔陰陽兩界。所以乃木總督的母親及明石總督的墓前都設有鳥居。

乃木希典是第3任台灣總督,任期從1896年(明治29年)10月至1898年2月,任期1年4個月。乃木總督來台就任, 他的母親與妻子也都隨同來台。由於當時台灣的衛生條件惡劣,又有霍亂、瘧疾等各種傳染病,日軍征台, 不少士兵因此病歿於台灣。明治天皇及皇后聽到乃木的母親要隨行來台,都曾出面勸告,而乃木的母親則堅持隨兒子來台, 她希望能以自身為表率,教化台灣婦女,戒除纏足等不良的社會習俗。

圖:乃木希典,第3任台灣總督

乃木總督母親的心願並沒有達成,她在來台僅兩個月之後,就因染病去世。心願未了,臨終遺言要葬於台灣, 於是家屬依其遺囑葬於台北市三板橋日人墓園,在當時為一件轟動的大事。

台灣光復後,乃木總督母親的墓園遭到難民佔據,墓碑墓石及鳥居也被民眾取走,做為房屋建材,因此墓地消失不見。 直到1980年,在一間違章建築的民宅中,發現了被用來做建材的乃木總督母親的墓碑。消息曝光,才勾起世人的記憶。 隔年,這塊墓碑被日本人以重金購回日本珍藏。

乃木總督在台任期僅1年4個月,當時日本統治台灣僅2年左右,仍處於武力綏靖時期。乃木總督任內, 忙於征討各地不斷的抗日活動,對台灣並無積極建設或貢獻;他曾在寫給友人的信中,抱怨台灣難以治理, 頗能反映日本佔領台灣初期的心情。當時因台灣難治,軍費繁浩,日本政界及輿論有所謂「棄台論」的主張。 直到繼任的總督兒玉源太郎及行政長官後藤新平的治理下,日本對台的殖民統治才漸上軌道。

在日本近代史,乃木希典則受到尊崇。日俄戰爭(1901年)期間,乃木指揮日軍攻佔二0三高地,日軍犧牲慘重, 而終於奪下這座戰略要地,贏得最後的勝利。這場戰役曾被拍成電影《二0三高地》而廣為後人熟知。乃木的兩個兒子也都在日俄戰爭期間為國犧牲。 1912年,明治天皇去世時,乃木總督夫婦跟著切腹殉死,一門忠烈氣節,很得到當時日本人民的景仰,日本各地建有「乃木神社」,加以祀祭。

明石元二郎,是第7任台灣總督。日本統治台灣51年,前後共有19位總督,其中第1任樺山資紀、 第4任兒玉源太郎、第8任總督田健治郎(首位文官總督)、第19任總督安藤利吉(末代總督)的名字出現在台灣現行的高中歷史教科書。 明石元二郎的知名度不高,過去很少被提起,所以大部份人也都不知道, 他是唯一埋骨於台灣的日本總督。
(∼待續

旅遊日期:2008.06.10(寫於2008.06.16)



[旅行照片]

第3任台灣總督乃木希典的母親墓前鳥居。

第7任台灣總督明石元二郎墓前鳥居。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市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南投縣
彰化縣
嘉義市
嘉義縣
台南市
高雄市
澎湖縣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