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園復興].角板山.佐久間總督紀念碑.森丑之助的蕃界人生(上)(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523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523)

角板山.佐久間總督紀念碑.森丑之助的蕃界人生(上)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專賣局角板山收納詰所

上一次來桃園復興鄉角板山公園,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

當時遺漏了一些景點,所以這次 趁著來爬枕頭山的機會,順道前來舊 地重遊。

旅行是一件很奇妙的事,同樣的景點,當你愈用心,認識愈多,你就能看見愈多。

對很多人來說,角板山公園只是一座小公園而已,這裡最棒的景色, 大概就是憑欄俯瞰大漢溪溪谷,欣賞吊橋及河階台地。此外,便是在街上的 商店購買季節性的水蜜桃或香菇等當地特產。

近年來,拜網路發達之賜,許多文史資料垂手可得,讓我知道更多角板山一帶的 景點及史事。例如,我上次來時曾見過的一座日式破舊老屋,當時不知其歷史。 原來這棟老房子是日據時代台灣總督府「專賣局角板山收納詰所」,建造於昭 和14年(1939年)。這棟殘破的舊房子已被桃園縣文化局列為歷史建築, 搭設遮雨棚保護,以免被風雨破壞;同時也增設一條棧道通過建物中央,讓遊客可以進入參觀。

圖:專賣局角板山招待所(新竹林區管理處大溪工作站)

角板山公園旁仍可看見一些日式宿舍建築,其中有一棟保存良好的建物,是日據時代專賣局 的招待所,現為新竹林區管理處大溪工作站復興分站招待所,也已被桃園縣文化局登錄為 歷史建築,亦值得參觀。

救國團復興青年活動中心位於角板山公園旁,其實也是歷史建物,不過遲了一步,舊屋已經改建 為大樓。它原是日據時代的「角板山賓館」,建於大正3年(1914年),是一棟木造建 築物,木材取自附近插天山區的檜木及樟木。

大正12年(1923年)4月,的日本皇太子裕仁訪台,角板山賓館預定做為太子的御泊所, 因此又被稱為「太子樓」。不過,裕仁因為行程緊湊,並沒有親臨角板山, 而是改派親王替代他前來角板山巡訪。

台灣光復後,「太子樓」移作蔣介石總統的行館,行館前有蔣總統與蔣夫人手植的榕樹,至今依然枝葉茂盛。 後來總統另建角板山行館,這裡便移交給「中國青年反共救國團」,提供青年學子活動使用;幾年前,救國團拆除 舊屋,改建為大樓。新的大樓提供了更舒適及更多的活動空間,卻使角板山平白喪失了一處重要的歷史建築。 其得與失,明顯可見註1

日據時代的角板山賓館(昔日) 救國團復興青年活動中心(今日)

圖:復興亭(佐久間總督追懷紀念碑舊址)

角板山還有一處重要的歷史遺跡,卻只剩殘跡而已。

這是建造於昭和5年(1930年)的「佐久間總督追懷紀念碑」。佐久間左馬太是第五任台灣總督, 在位9年,是日據時代任期最久的台灣總督。

佐久間總督任內採強硬軍事手段,進行理蕃事業,討伐不肯歸順的山地部落,激起原住民層出 不窮的反抗事件。歷經數年征討,終於以優勢的武力迫使原住民部落紛紛歸順。而其中最慘烈的戰役, 就是著名的「太魯閣戰役」。佐久間總督親身參與這場戰役,還墜馬受了傷。

台灣光復後,「佐久間總督追懷紀念碑」被拆除,僅存留基座石材。原址改建為「復興亭」, 亭匾有「蔣中正」題字。佐久間左馬太迫害台灣原住民,戰後,紀念碑遭到拆除,並不令人意外。 而事過境遷,半個世紀之後,以今天的眼光來看,紀念碑拆與不拆,則或許可以有不同的 思考角度。倘若這座紀念碑仍然保存至今,成為歷史古蹟,用以見證歷史;則遊客來角板山旅遊時, 在飽覽山水美景之餘,亦可藉由古蹟認識過往的史事,或許更具教育意義。

佐久間總督追懷紀念碑 復興亭的基座,為昔日紀念碑的一部份

圖:角板山(日據時代舊照片)

角板山是佐久間總督「理蕃事業」的開始之地。

明治40年(1907年),他發動大軍,攻下附近的枕頭山, 迫使大嵙崁溪上游的泰雅族人歸順,所以後來日本人選擇在此地建碑以歌頌其政績。

我站在佐久間總督紀念碑遺址處,遙想當年,心裡卻想起一位日本學者。他在角板山開始他的蕃界人生。 這個人是森丑之助。

森丑之助是誰?大概很多人都沒聽過這個名字。他是日據時代最早從事台灣原住民研究調查 的日本學者之一,他踏查的範圍及規模,遠超過同時代的鳥居龍藏、伊能嘉矩等知名學者。 而森丑之助的年紀最小,又僅擁有高中一年級肄業生的學歷而已。他憑著一股衝勁,苦學自修, 冒著生命危險,幾乎踏遍全台蕃地,從事蕃族調查,最後卻又極戲劇性的結束其一生。

森丑之助出生於1877年,日本京都人,就讀長崎商業學校時,學過一點粗淺的中文。由於嚮往冒險 的生活,明治26年(1893年),16歲時,「棄家,輟學,決心過流浪生活。」次年,中日甲午戰爭爆發, 森氏志願從軍。明治28年(1895)年,日本接收台灣,森氏以陸軍通譯的身分搭乘軍艦來台。

次年(1896年)一月,森丑之助因公務前往(桃園復興鄉)大嵙崁番地,結識了大科崁山 蕃總頭目Taimo Misel。這是森氏第一次進入台灣山地,異文化的接觸,使他對蕃界產生了 莫大的興趣,從此踏上了他的蕃界人生。他開始勤學原住民語言, 在短短一年內,就已熟悉幾種語言,後來還編寫成蕃語教材,呈交給總督府蕃務本署刊行於世。

日本領有台灣,學界對於這塊新取得的國土,亦產生極濃厚的興趣。尤其是台灣的高山原住民 與世隔絕,其文化仍保有原始性及完整性,更是當時新興的人類學(anthropology)者所夢寐 以求的田野調查研究對象,因此吸引不少學者前來台灣從事蕃族研究。

其中,伊能嘉矩於1895年11月抵達台灣,從事人類學研究。次年,東京帝國大學 亦派遣人類學者鳥居龍藏來台,由森丑之助擔任其助手,負責嚮導、蕃語通譯, 同時參與調查。鳥居龍藏成為森氏的人類學啟蒙老師。鳥居龍藏先後幾次來台從事 研究,都由森氏陪同。而森氏因對蕃地興趣濃厚,經常獨自在山地旅行,以調查台灣蕃人 的風俗民情。

1900年,鳥居龍藏第4次來台,森丑之助陪著他深入台灣各地進行調查。4月11日 ,兩人登上玉山,創下台灣登山史上玉山的首登記錄。而這幾年之間,森氏在勤奮 自修與實務歷練之下,人類學的知識已有長足的進步。這一年,在鳥居龍藏引薦下, 森丑之助加入「東京人類學會」。由於森氏敢於深入蕃地,走遍各山地,記錄無人可及, 因此贏得了「台灣蕃通」、「台灣蕃社總頭目」等暱稱及綽號。

圖:霧社泰雅族人(1906年)

1900年,森丑之助繼承了父親的遺產,於是更以「無業遊民」的身分,狂熱地投入蕃族調查研究。

森丑之助一向獨自行動,不帶武器,態度真誠,很能獲得原住民的信任;但也曾數次歷經險境, 差點遭遇馘首的命運。

1905年(明治38年),台灣總督府殖產局成立「有用植物調查科」,因森丑之助熟悉山地, 聘其為「囑託」(約聘職員),從事高山植物的調查與採集。森氏熟悉高山環境,勇於 深入險境,因此發現了不少新品種。至今台灣的高山植物,冠以森氏之名的植物至少就有二十種之多。

當時的植物學家矢佐木舜一說:「從明治39年至42年的三年期間,(森氏)勤奮工作幾乎到了 廢寢忘食的程度。殖產局所累積的高海拔地帶植物標本,幾乎全是森氏冒險採集回來的。」

1906年,佐馬間總督上任,決心採取強硬手段,使山地原住民部落歸順,以利於開發山地森林資源。 這一年,森丑之助曾陪同佐馬間總督上阿里山巡視原住民部落,並向總督諫言,勿對蕃人採取強硬 措施,以免激起更大的反抗。這建議並沒有得到佐馬間總督的採納。次年,「五年理蕃計劃」 正式展開。

官方對原住民部落採取強硬作為,使得台灣的山地變為不平靜,原本友善的部落,開始對日本 人產生敵意。後來,森丑之助感慨地說:「往年平靜無事的蕃地,現在已變成危險之地。」

對於佐久間總督的理蕃計劃,他更嚴詞批評說:

「我國領台之後,為了理蕃事業,直接從國庫撥出一億元以上,且犧牲了一萬人的性命, 用於壓制十三萬性情單純的未開化蕃人,成果與付出是不成比例的。」

續篇:第0524篇-角板山.佐久間總督紀念碑.森丑之助的蕃界人生(下)

旅遊日期:2007.12.07(寫於2007.12.16)



註1:據山友告知,角板山的復興山莊並非人為拆除的, 而是於民國81年(1992年)4月間,因館內電線走火,引發大火而焚毀。之後才重建為新的大樓。.... Tony補註於2007.12.19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市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南投縣
彰化縣
嘉義市
嘉義縣
台南市
高雄市
澎湖縣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