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明山國家公園].石梯嶺小徑-淡基橫斷古道待解的謎團(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493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493)

[陽明山國家公園].石梯嶺小徑-淡基橫斷古道待解的謎團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石梯嶺草原眺望杏林山,兩者之間的鞍部即為石梯嶺山腰小徑

今天前往探訪石梯嶺山腰小徑,這已是最近一個多月來,第三次來探訪這條位於石梯嶺南側的山腰小路。 這條小路其實是一條冷門的路線,少有人走,我所以興趣濃厚,則是因為有山友主張這條小路是淡基橫 斷古道的一部份註1

然而,陽明山國家公園委託李瑞宗教授完成《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已清楚地描繪出淡基 橫斷古道的路線,與山友的主張恰恰相反,古道是經過石梯嶺北側,而不是南側。

根據這份調查報告,淡基橫斷古道通過石梯嶺北側的後底湖鞍部(磺嘴山生態保護區的入口),然後走往擎天崗。 既然事實如此,山友又何必執意另作主張呢?其中還包括我所崇敬的山界古道探勘好手。所以我對這條 山腰小徑感到好奇,興趣長在我心。

圖:石梯嶺山腰小徑

其實我對古道的探索,較傾向是旅人的觀點。專家學者研究古道, 講求精確,既廣蒐文獻,又實際踏查,仔細推敲,以找尋真象。而旅人的心情則著重於行旅感懷, 並不執著於窮究事實。

對旅人來說,與其耗費時間在圖書館研究古道資料,還不如揹上背包,用雙腳實際去走一趟;寧願多走 幾條古道,也不願耗費心思於探究單一古道。因此,我對古道可說是愛而不專,走古道,旨在沉澱心情 而已。古道幽徑,殘垣遺跡,草木花鳥,溪壑泉石,能愉情悅性,能抒發胸懷,則已值得一遊,至於古 道是真是假,路線是對是錯,似乎並不是那麼的重要。

雖然如此,每當走過一條古道,親身接觸與體會之後,事後仍忍不住會想蒐集資料,渴望多認識關於 這條古道的點點滴滴。對石梯嶺山腰小徑的心情也是如此。原以為這只是被山友一廂情願主觀認定的 淡基橫斷古道,但實地走過之後,再詳讀資料,對於山友的主張則漸能認同。無論如何,石梯嶺山腰 小徑都是一條不該被輕易忽略的古道。

歲月無情,古道堙滅,調查及考證舊路本就不易,古道路線踏查結果是否正確,在我看來,實不應太過苛求。 重要的是有心踏查古道,有心整理古道,使一條消逝的古道得以重見天日。盡心而已,就算立論有誤, 又有何妨?

圖:後湖底鞍部,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入口

我從擎天崗遊客服務站出發,規劃去程從石梯嶺北側進入(後湖底鞍部),走學者認定的淡基橫斷古道路線, 回程則走石梯嶺南側(石梯嶺、杏林山鞍部),踏查山友所認為的淡基橫斷古道,實地體驗兩條路線的差異。

從擎天崗走環形步道,往石梯嶺方向,經過金包里大路入口,爬過一坡,約半個小時,抵達擎天崗 與石梯嶺之間的後湖底鞍部。這裡是磺嘴山生態保護區的入口。按規定須申請才能進入保護區, 以免遭到重罰註2。不過我今天的行程 未登磺嘴山,只走保護區內邊緣的石梯嶺山腰小徑,算是借道而已。若不幸遇到巡山員,或許可以獲得寬諒。

進入保護區,循磺嘴山登山步道上爬,這條路線,也被稱為「磺嘴山古道」,可經由翠翠谷, 接榮潤古道(磺嘴山古道的一段),出金山八煙。 前方的山崙,稱為「炭窯大崙」,昔日曾有農民在此伐樹燒炭,如今已不見炭窯蹤跡, 而被新植的林木所取代。林間點綴著直挺的柳杉,都是日據時代初期引進台灣的日本杉木。

翻越炭窯大崙,前行約0.9公里,費時約25分鐘,抵達一處叉路口。這裡即是石梯嶺山腰小徑的入口。 山友認為,淡基橫斷古道由基隆經萬里大坪、鹿堀坪、大尖山風鼓手仔彎至此地時,不翻越炭窯大崙, 而是腰繞石梯嶺南側,通過石梯嶺與杏林山之間的鞍部,進往坪林坑溪(內雙溪上游),再溯紅樟湖溪出 擎天崗,至河南營。

圖:從避難小屋(聖公媽崙頭)遠眺磺嘴山

我今天預定從這裡進入石梯嶺山腰小徑。不過時間尚早,於是決定再往前走一小段,續行的古道變為平緩, 沿途以柳杉林為主,是磺嘴山登山步道難得平緩的一段。

不久,看見路旁有一「大嶺牧場」的界柱,路旁有明顯的牛埒(防止牛隻逃離的矮牆)遺跡,這附近有一條叉路, 淡基橫斷古道與磺嘴山古道在此分道,轉入叉路,腰繞過前方的「聖公媽崙頭」,繞往大尖山的「風鼓手仔彎」 (富士坪第三草原)。

我仍循主步道,爬往磺嘴山的方向,爬上「聖公媽崙頭」,這裡有一座避難小屋, 我五年前登磺嘴山,曾 路過此地,當時避難小屋正在改建,只豎立幾根鐵柱而已。如今已蓋好,是一座堅固的水泥小屋。站在避難小屋前, 正可遠眺磺嘴山的壯麗山容。我的行程僅至此而已。磺嘴山,美麗誘人,卻不是一座容易親近的山峰。三十年前, 這裡的一場山難奪走了三名台大學生的性命,也促成了避難小屋的建立。

圖:石梯嶺山腰小徑,沿途以柳杉林為主

我循原路返回0.9K的石梯嶺山腰小徑的入口,在叉路口稍停留,想像自己是 一百一十多年前的河南勇。眼前兩條山路,難易分明。直行是上坡路,爬向炭窯大崙; 取左,則是平緩的腰繞路。

若觀察附近柳杉林種植的方向,也是明顯地綿延往石梯嶺山腰小徑,轉入這條小徑後,沿途盡是柳杉森林。 路徑清楚,山路好走,林木又雅,不由得讚嘆起來。約10分鐘左右,接上我上次探訪的位置, 附近有小草原,於是挑塊草地,席地休息。林間草地,自成一片天地,環境清雅,而不遠處偶爾傳 來遊客路過的聲嚷,這裡離石梯嶺主步道已不遠。

走出去就接上石梯嶺步道了。石梯嶺山腰小徑橫越主步道,續走往坪林坑溪。我上次已走過,這次改循著 主步道,爬上石梯嶺,再返回後湖底鞍部。

站在石梯嶺上,不禁南顧北盼,思索這兩條路線。南線的石梯嶺山腰小徑是淡基橫斷古道的可能性 並不低於北線。我的理由並不只單單是因為南線山路平緩,走來舒適而已。而是有重要的文獻支持。

李瑞宗教授考證淡基橫斷古道東線時,訪談當地耆老,並由耆老帶路,多次親自踏查,以找出淡基 橫斷古道的可能路線,而住在萬里大坪的蕃薯伯協助最多。蕃薯伯從18歲起,就在陽明山大嶺牧場工作, 相當熟悉這條山路,親自帶領著學者及工作人員多次踏查這條古道。

調查當時(2004年),蕃薯伯已高齡84歲,則其18歲時,大約是1938年,則距離淡基橫斷古道闢建時(1892年), 已將近半個世紀之久。蕃薯伯其實也未必清楚古道真正的路線,只能根據其親身的經驗提供參考而已。 《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一文,則輕描淡寫地提及在燒炭大崙附近「有一條叉 路通往風櫃嘴」(石梯嶺山腰小徑)。

圖:石梯嶺、杏林山之間的鞍部(石梯嶺山腰小徑通過此處)

我翻閱《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全文,發現並未引用日據時代的《台灣堡圖》資料,而是 仰賴於耆老協助踏查,這點頗為耐人尋味。

《台灣堡圖》是台灣總督府於明治31年(1898年)開始, 對台灣進行全面的土地測量,結合了土地調查、地籍測量與地形測量而製成的二萬分之一的地形圖, 繪測內容詳細,舉凡村庄、道路、山徑、等高線、地形、土地耕作物等都標示清楚。且《台灣堡圖》 出版於1904年,距離淡基橫斷古道闢建時僅12年而已,其參考價值自不待言。

山友獨行俠指出,從《台灣堡圖》即可發現,地圖上有一條山路,從大尖山與聖公媽崙頭的鞍部 (風鼓手仔彎)沿著750至760等高線,然後通過石梯嶺、杏林山鞍部,再沿著北五指山北側的山谷 抵達坪林坑溪;然後路線一分為二,一往南向坪頂地區,一循著紅樟湖底溪翻越擎天崗,大約在雞心 崙河南營附近接上金包里大路註3。而當時炭窯大崙、 後湖底鞍部至擎天崗的路線,反而並未出現 在《台灣堡圖》。倘若1892年時的淡基橫斷古道是走這條後湖底鞍部至擎天崗的路線,那麼從1898年開始進行 的土地測量調查,何以會漏掉這條這麼重要的一條山路泥?

淡基橫斷古道存在的文獻佐證來自於光緒十九年(1893年)時,任職臺東知州的胡傳在私人日記「臺灣日記與稟啟」中的記載。 日記寫道:

「自基隆西北取道循山而行,四里至三角嶺,六里至大武崙,七里至馬鋉莊,八里至大坪腳,四里至鹿角 坪,七里至磺山頂,七里至竹子拗,十四里至水竟渡,十里至滬尾。皆由山間取徑,海上窺望不及;無險 阻,直捷而平坦。」

其中鹿堀坪(鹿角坪)至擎天崗(磺山頂)的路段,若依《台灣堡圖》的資料,那麼胡傳很可能就是走這條石梯嶺山腰 小徑。則山友的主張,亦有《台灣堡圖》的證據可供佐證。《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報告書雖然提及這條 路線,卻僅以「有一條叉路通往風櫃嘴」片語帶過,可惜當時未再深入探究。

圖:石梯嶺草原

我寫本文的動機,並非企圖推翻現有調查的結果,而是呼籲更重視這條石梯嶺山腰小徑。不管這條山腰小徑 是不是淡基橫斷古道的一段,都無損於它的價值。

從《台灣堡圖》即可證明,這是一條具有百年以上歷史的古道, 是當年頂萬里加投庄與坪頂庄的聯絡道路,也是走往滬尾(淡水)的一條道路。在這附近,山友常走的「荷蘭古道」、 「瑪礁古道」,雖然古道名號響亮,但這些古道都未見於1904年出版的《台灣堡圖》,應都只是更後期才出現的古道, 其古道歷史地位無法與石梯嶺山腰小徑相比擬。

這條石梯嶺山腰古道值得推薦給山友,以我分三次走完的經驗,將古道粗分為「西二段」、「西一段」及 「東一段」;「西二段」因劉老先生熱心整路,目前路況最佳, 可與「荷蘭古道」連走;我在颱風過後走「西一段」, 路況稍差,但只要山友勤走,路況應隨時可獲改善;今日走「東一段」,則路況甚佳,走來自在,不虞迷路。 這條具有百年歷史的古道位於陽明山國家公園的菁華區域內,距離主要遊憩區又近,實值得推廣,勿使古道因冷清 乃至於逐漸堙滅。

至於古道部份路段位於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內,如何是好?我則熱烈響應李瑞宗教授的建言:
「現今 頂山-石梯嶺的部分路段,進出於磺嘴山生態保護區,有修正該生態保護區範圍的必要。」
我衷心盼望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放寬這段古道的路禁,使山友得以親近這條古道, 既不妨害生態保護,而國家公園又能增添一條美麗的古道路線。

旅遊日期:2007.09.10


【路程時間記錄】
擎天崗遊客服務站---30分鐘---後湖底鞍部---25分鐘---石梯嶺小徑叉路口--- 15分鐘---避難小屋---12分鐘---石梯嶺小徑叉路口---15分鐘---石梯嶺步道--- 5分鐘---石梯嶺大草原---10分鐘---石梯嶺---15分鐘---後湖底鞍部---25分鐘--- 擎天崗遊客服務站

【延伸閱讀】

李瑞宗教授著,《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353篇旅記-淡基橫斷古道東段

註1:請參考山友Peter Pan著,《「淡基橫斷古道」風華再現,平等古圳可直通鹿堀坪》, 網址: http://www.keepon.com.tw/ActiveSite/Article/One.asp?ArticleID=13315

註2:請參考《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生態保護區進入申請須知》,網址:
https://www.ymsnp.gov.tw/web/system/apply1/

註3:請參考山友獨行俠著,《 「淡基橫斷古道」存否之研究》,網址:
http://www.keepon.com.tw/ActiveSite/Article/One.asp?ArticleID=13060

【補記】

關於「淡基橫斷古道」是否建於1892年,且是否如李瑞宗教授所言,是「清末最後一條官道」或「清末最後一條軍道」, 一直存在不同的看法。本文附註3山友獨行俠所著《「淡基橫斷古道」存否之研究》已有精闢的見解。

關於這條古道的文獻記錄,李瑞宗教授在《淡基橫斷古道自然及人文資源調查》報告書中,引用兩份歷史文獻, 一是光緒十九年(1893)時任職臺東知州的胡傳在十二月十五日的私人日記《臺灣日記與稟啟》中寫道:

「自基隆西北取道循山而行:四里至三角嶺,六里至大武崙,七里至馬鋉莊,八里至大坪腳,四里至鹿角坪, 七里至磺山頂,七里至竹子拗,十四里至水竟渡,十里至滬尾。皆由山間取徑,海上窺望不及;無險阻,直捷而平坦。」

另一份文獻是大正七年(1918)臺灣總督府事務官藤井恭敬在《臺灣郵政史》一書中,提到光緒十八年(1892)清政 府開鑿了基隆、滬尾之間的道路,即由基隆的河殼港(蚵殼港)起,過大武崙、瑪鋉橋頭,至內港腳,再經鹿窟坪、 後尖山尾、竹仔湖,過小基隆,最後抵達滬尾。

關於第一份文獻,歷史學者法賓兄指出,胡傳在十二月十五日日記中所載,查閱上下文的關係,胡傳當日身處於 台東的官署,因此這段文字只是胡傳抄錄自他書或聽聞的隨手札記,而非當天的日記內容。翻閱《臺灣日記與稟啟》 全文,也找不到胡傳曾親自走過這條路線的證據, 因此,胡傳是否曾親自走過這條古道,仍須進一步求證。

關於第二份文獻《臺灣郵政史》所述的內容,我個人則認為仍待進一步的澄清與求證。《臺灣郵政史》記載的 內容,並無清代的文獻可資佐證。不知其所據為何?而1904年出版的《臺灣堡圖》則未見「淡基橫斷古道」的 路線。倘若「淡基橫斷古道」果真是清代最後一條官道,則在《臺灣堡圖》上不應如此隱誨不明。 所謂的「淡基橫斷古道」,很可能就是指《堡圖》上繪出來的各村庄之間的聯絡小徑而已, 則道路其存在的歷史必然更早於1892年。所謂「光緒十八年(1892)清政府開鑿了基隆、滬尾之間的道路」, 若有其事,可能只是將現存的道路加以整修而已。其用途是否做為官道或軍事用道?則並無直接的證據。 擎天崗附近雖有清軍營盤(河南營),但可能有其本身防衛的目的,未必能直接推論淡基之間這條山徑就 是做為軍事用道。

以上討論的訊息,可供有興趣的讀者參考。「淡基橫斷古道」做為「清末最後一條官道」或 「清末最後一條軍道」,是歷史事實?亦或只是歷史想像?可由讀者自行判斷。

由於文獻不足,或許真象永遠無法獲知。但無論真象如何?並不減損我對李瑞宗教授的尊敬與感佩。 誠如我在本文中所言:「歲月無情,古道堙滅,調查及考證舊路本就不易, 古道路線踏查結果是否正確,在我看來,實不應太過苛求。重要的是有心踏查古道,有心整理古道, 使一條消逝的古道得以重見天日。盡心而已,就算立論有誤,又有何妨? 」 使被遺忘的古道得以重新被注意,得到更多的關心,這才是我們探討古道真正的本意與心情。
--- Tony補記於2007.09.27 (感謝法賓兄熱心參與本文討論及提供的協助)


[行旅照片]

擎天崗環形步道。

走往石梯嶺方向。

後湖底鞍部(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入口)。

磺嘴山步道,爬向炭窯大崙。

柳杉林道(1)

柳杉林道(2)

牛埒(矮牆)遺跡。

大嶺牧場界柱。

避難小屋。

從避難小屋遠眺磺嘴山。

進入石梯嶺山腰小徑。

沿途幽雅的柳杉林。

酒瓶叉路。

路徑清晰,平緩腰繞。

遇見小草原時,離石梯嶺主步道已不遠。

石梯嶺山腰小徑與主步道交會處。

爬往石梯嶺草原。

一頭水牛擋住去路,旁繞過去。

石梯嶺大草原(1)

石梯嶺大草原(2)

石梯嶺大草原(全景)。

石梯嶺,基石在步道旁,很不顯眼。

石梯嶺上,視野開闊。

遠眺七星山,俯瞰魚路古道。

金包里大路城門。

擎天崗遊客服務站附近(遠處為竹篙山)。

[行旅圖]

【附錄】台灣堡圖


◎路況評價:

(佳)------ ------ (不佳)

◎我的交通路線:

從士林走仰德大道上陽明山,至山仔后,右轉菁山路,再左轉菁山路101巷至冷水坑,再右轉中湖戰備道路至擎天崗遊客服務站。

◎注意或建議事項:

本路段位於磺嘴山生態保護區內,須申請核准,否則遭取締時,依情節最高罰款新台幣一萬五仟元。 請特別注意。此外,由石梯嶺、杏林山鞍部走往坪林坑溪的前段(本文中提到的「西一段」),路徑 尚未整理,若遇天氣起霧時,應謹慎注意,勿冒然深入,以免發生危險。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檢視較大的地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