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雪山記(上)(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425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425)

登雪山記(上)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兒子小東-我的行前負重訓練

大約兩年前,我開始有登高山百岳的念頭。後來意外喜獲麟兒,打亂了我原本的規劃, 直至今年下半年,我還想著要趁著冬季來臨之前,至少登一座高山百岳。

我預定的第一座百岳是合歡群峰中的合歡主峰、東峰或石門山,都在中橫公路旁, 約一個小時內就能登頂,算是低難度的百岳之選。

但想歸想,忙於生活,在柴米油鹽、奶粉尿布中,日子一天天過去,登高山的計劃只停留於紙上談兵而已,眼見這一年就要過去了。 三個星期前,老友阿賢來電,問我想不想登雪山?有個雪山行程,兩天一夜,可以輕裝攻頂。我聽了頗為心動,雖然,我知道登雪山並不輕鬆。 雪山海拔3886公尺,僅次於玉山,是台灣第二高峰,但我只猶豫了幾秒鐘,就在電話裡答應了。我對雪山的感情,遠勝過合歡山。 如果有這樣的機會,讓雪山成為我的第一座百岳,應該要把握住才是。

決定參加之後,便忙於行前準備了。爬高山得周詳準備,不能有所閃失。我爬郊山多年,經常行程出狀況;有時忘了帶水, 落得渴飲山泉水;有時忘了帶雨具,淋成落湯雞;有時忘了帶地圖,只能沿途摸索;有時忘了帶數位相機,面對美景徒呼奈何; 還有一次更離譜,午餐忘記裝進背包,幸好同行的山友垂憐接濟,才能免於飢餓。

我爬郊山經常出狀況,倒不是因為個性糊塗,而是爬郊山的風險有限,所以大意無傷大雅。爬郊山遇到雨, 還可以瀟灑地對天吟唱:「誰怕?一蓑風雨任平生。」但爬高山則不然,身體淋溼,會迅速失溫,輕則風寒,重則奪命。 豈能疏忽呢?

於是慎重列出裝備清單,不足之處,加緊添購。全部的裝備及物品補齊,一一裝入大背包。裝袋完畢, 秤背包,重約15、16公斤註1。我從未背過這麼重的背包爬山, 爬一般郊山,背包不過約重4、5公斤而已。幸好這次的雪山行,以輕裝為主,揹重裝的路程大約只有2公里。

儘管如此,我不敢輕忽,開始行前負重訓練。每天用背架揹著兒子小東在家裡附近的大街小巷走一個小時的路。 背架、小東,再加小背包,重約13、14公斤。每天練習,走著走著,小東常不知不覺地疲睏睡著,因此負重訓練也兼有哄睡小孩的效果,可說是一舉兩得。

圖:雪山登山口管制站

出發這一天終於到來。十一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多,與山友在台北集合。

同行的山友都是延平中學的教職員, 領隊是資深高山嚮導彭老師,加上我,全隊共九人,分乘兩輛車出發。

由台北至宜蘭,轉台七線(北橫公路)至棲蘭, 再轉台七甲(中橫公路宜蘭支線),續前行50幾公里,才抵達武陵農場。時間約中午十二點半。雪山位於雪霸國家公園, 登山口就在武陵農場內。

在武陵賓館用餐,休息過後,便前往雪山登山口管制站報到。今天天氣佳,晴朗無雲,天空一片海藍,在管制站眺望附近武陵四秀之一的桃山, 山頂上空蔚藍無雲,山友說,桃山不被白雲籠罩,就不必擔心會下雨了。站在管制站前的觀景台,前方遠處起伏的山巒就是有台灣屋脊之稱的中央山脈了, 著名的「五嶽」之一南湖大山、「三尖」之一的中央尖山註2都清晰可辨。 我生平第一次這麼清楚地看見中央山脈主稜。登山口海拔約2140公尺。

在管制站收看雪山登山宣導影片後,下午三點二十二分,正式踏上雪山之旅。揹著重重的大背包,踏踩石階步道, 一步步緩慢前進,我走在最後,速度放慢,穩步前行,還能適應重裝踏行。或許是海拔還不高,沿途的景致與郊山的差異並不大, 主要的植物有台灣赤楊、台灣二葉松、雲杉等。不久,石階步道變為泥土路,沿途鋪有寬長的木板工法階梯,每隔一百公尺都有路標,路況良好。

途中出現了志佳陽杜鵑花,可惜季節不對,僅剩綠叢小葉含嬌而已。約1K處,經過第一觀景台,但被林木遮蔽, 展望反不如登山口;過1.7K時,才從林間空曠處又望見南湖大山及中央尖山。 中央尖山如金字塔般地雄峙於中央山脈,氣勢極雄偉。四點四十分,抵達位於2K處的「七卡山莊」。我最慢抵達, 走了約80分鐘,順利通過了揹重裝登山的考驗。七卡山莊,海拔約2460公尺。

圖:七卡山莊,今晚的宿營地

七卡山莊救國團興建的山屋,最初供做冬季活動的營地,現在成了登雪山的前進營地。

這裡曾是泰雅族人的獵場, 舊稱「kikuru」。山屋的設備不錯,左右間各設有上下通鋪,約可容納160人宿營,規模約如軍隊的連隊營舍。 餐廳及衛浴設備齊全,山友可攜帶鍋爐瓦斯自行炊食。

晚上住宿於七卡山莊。今天就走這麼2公里路而已。雪山登頂全程約10.9公里。領隊說,今天是輕鬆行程, 重頭戲在明天,預計要花7個小時攻頂。雪山沿途,除了「七卡山莊」,在7K附近還有另有一間「三六九山莊」。 一般的山友多選擇住宿「三六九」,距離雪山主峰較近,但「三六九」假日一位難求,不得已便退而求其次,改住「七卡」。 住七卡山莊也有優點,重裝只須揹2公里,第二天便可輕裝直攻雪山主峰。

晚上用餐完畢,走出戶外,驚見滿天星光閃爍,一道細細繁星所構成銀河清晰可見,同行的山友立即指出獵戶星座的位置。 這樣的星空,我記得小時候在台北的夜晚見過,如今卻只能在高山重遇了。仰觀夜空數不盡的星星,感動之餘, 也感受到人類的渺小,怎能不抱持著一顆謙敬的心面對人生呢?

我們預定凌晨二點出發。因此晚上七點鐘過後就趕緊上床就寢。不習慣睡硬木板床,而又沒有準備軟墊, 輾轉難眠,睡睡醒醒。快接近凌晨一點時,山友紛紛起床,我也跟著起來。領隊已煮好稀飯早點。用完餐,走出戶外, 室外溫度約在零度左右,而天空依舊是星光燦爛。

圖:哭坡,不哭!黑暗中踽踽獨行。

凌晨兩點整,戴上頭燈,輕裝出發。由於夜間行走,領隊要求大家儘量跟緊。我走在中間。

出發後,便一路呈之字形的爬坡路, 夜間行走,毫無景觀,只能低著頭,注意頭燈照射下的路徑,偶爾抬頭,看看天上星星及月亮。星光、月光伴著前行, 感覺夜路似乎不會那麼地黑暗。

清晨三點左右,由七卡山莊(2K)前進至3.5K處。我已走在最後面了。跟不上別人的速度,於是放慢步伐, 緊盯著前面山友的頭燈燈光前進。沿途一直是爬坡,幾乎沒有平緩路段可調節腳步,雙腿愈走愈疲酸,前面的燈光漸漸遠離, 終於完全消失。這時陪伴著我的,只剩星星和月亮了。 第一次走在高山上,竟是獨自夜行。而雪山的路徑清晰,不虞迷路,在高山上,也不擔心會有什麼蛇蟲竄出來,所以心裡沒有恐懼的感覺。只是低著頭,緩步前進。

三點四十分鐘,抵達「哭坡」前的第二觀景台,大約在4K處。領隊已在此等著我。他說,前面就是著名的哭坡,大約有0.4K的陡升坡。 爬過哭坡之後,山路就會變得平緩了。領隊出發後,我仍在此休息了一會,才繼續前進。這裡的海拔已接近3000公尺了。 爬哭坡,走三、五步便得停下腳步休息,前進如龜行。沒多久,便看不見前面的燈光了,又只剩我一個人在黑夜中踽踽獨行。 這時,行進呼吸時覺得噁心、反胃、頭暈。我爬山多年,還不曾爬得如此辛苦過。

我只揹著5、6公斤的背包而已,體力不應該這麼不濟,我警覺到可能是高山症在作祟了。一般山友大約半個小時就可通過的哭坡, 我彷彿走了一個世紀。終於爬上哭坡。看見領隊的燈光在前方等著我。跟著燈光, 穿越一小段冷杉林,林中深邃黑暗, 所以領隊貼心地等著我,以免我獨自走在漆黑的森林小徑裡。出森林,路徑明確,領隊的頭燈燈火又漸行漸遠, 再次從我眼前消失。

我獨自走至5K處。看錶,時間剛好清晨五點。凌晨兩點出發,3個小時走3公里而已。這裡是雪山東峰的登山口, 雪山東峰近在咫尺而已,但黑暗中,即使登頂亦無景可觀,我們的計劃是回程時再登雪山東峰。

繼續在黑暗中前行,下坡路段漸多,行進的速度稍為加快,但仍覺得疲累,一遇上坡路,就變得舉步維艱, 走走停停。在黑暗中,終於遠遠看見「三六九山莊」的燈火,我像夜航歸來的漁舟,終於望見港口的燈塔。 五點三十分,後方的中央山脈已透出晨曦,由微光而漸漸浸染出紅橘色的霞光,天際漸漸由黑轉亮,這光明的一刻終於到來。

圖:金色晨光照耀白木林及玉山箭竹草坡(三六九山莊附近)。

只不過二、三十分鐘,整個天空就亮了起來。已看見三六九山莊的屋影,就位於前下方的山腰處, 整個山腰是一大片「玉山箭竹」大草坡。

草坡的上方處,聳立著一根根的白色的枯木,正是著名的雪山「白木林」,白色的枯木間卻見嫣紅無數,是「巒大花楸」秋天綻開的花果。

白木、花楸、玉山箭竹 大草坡在金色晨光潑灑下,呈現黃金般的光耀,遠處則有壯闊的山巒為背景,襯托出這我未曾見過的山岳奇景。 在黑暗中獨行幾個小時之後,我終於初識雪山之美。

這時,望見領隊正佇立在山屋外不遠的山徑上,焦心地望向這裡來。領隊苦等許久。看見我的身影, 他才放心地轉身走回山屋。六點四十分,我終於抵達三六九山莊,總計花了四個小時又四十分鐘,才從「七卡」走至「三六九」, 而隊友們大約清晨五點就抵達這裡了。三六九山莊,海拔約3100公尺。

我一到達,山友們便繼續出發,朝雪山主峰前進。我的身體仍然感到疲憊與不適。領隊說,等我休息夠後, 他再陪我一起出發。我則告訴領隊說,我決定放棄攻頂雪山主峰,要留在「三六九」休息,等候山友們攻頂歸來。 我認為,身體狀況既然不佳,則不應勉強攻頂,否則就算能僥幸成功登頂,大概也會全身狼狽疲憊,哪還有心情賞景及享受登山的樂趣呢? 不如留在三六九山莊充分休息,欣賞附近的白木林、巒大花楸、玉山箭竹草坡,以及遠近壯麗雄偉的山岳美景。我已經爬上台灣3000公尺的高山了, 並不在意能否登上雪山主峰。對我來說,能夠平安回家,遠比成功登頂更重要多了。
(∼待續

旅記日期:2006.11.12 - 11.13



【路程時間記錄】
雪山登山口管制站→80分鐘→七卡山莊→4小時30分鐘→三六九山莊

註1:我帶的裝備及物品如下:
●大背包(容量80公升) ●小背包 ●睡袋 ●禦寒防水羽絨外套 ●保暖排汗衣2件 ●手套 ●登山帽及毛線帽 ●透氣雨衣、雨褲 ●折疊式小雨傘 ●登山鞋 ●登山杖 ●鋼杯及筷子 ●個人醫藥: 普拿疼加強錠、田邊腸胃藥、健鼻膠囊、維它命B、 護膚保溼霜、酸痛凝膠  ●頭燈及備用電池 ●數位相機及備用電池 ●行動口糧一餐份(其餘公糧集體採購):麵包 ●零食:巧克力、 米果餅乾、雞蛋糕、葡萄乾 ●水壺(容量2200cc) ●登山襪 ●防透排汗登山褲 ●護膝綁帶 ●毛巾 ●衛生紙 ●小鏡子 ●手機 ●拖鞋 ●錢包及證件 ●書籍:連志展著,《聽看雪山》 ,野人文化出版...總重約15、16公斤。

註2:
五嶽:玉山(3952m)、雪山(3886m)、秀姑巒山(3825m)、南湖大山(3740m)、北大武山(3092m)
三尖:中央尖山(3705m)、大霸尖山(3492m)、達芬尖山(3135m)
一奇:奇萊北峰(3605m)

[行旅照片]

雪霸國家公園入口標誌(進入武陵農場前)。
雪山登山口停車場,遠方為桃山(武陵四秀之一)。
雪山登山口管制站。
進入管制站,觀看「雪山登山安全宣導短片」。
管制站觀景台,面對著中央山脈的南湖大山(3742m)。
遠眺中央山脈,左側突出的山峰為中央尖山(3750m)。
告別管制站,踏上雪山行。
重裝上坡行。
大階梯步道,爬向七卡山莊。
路旁造型奇異的松樹。
途中遠眺南湖大山。
途中遠眺中央尖山。
抵達七卡山莊。
今晚的宿營地。次日凌晨兩點出發。
凌晨3:42。抵達哭坡。男兒有淚不輕彈。
清晨5:36。晨曦乍現,逐漸擺脫黑暗。
清晨5:50。朝霞初升。
清晨6:20。三六九山莊在望。領隊在下方苦候已久。
金色晨光照耀白木林及玉山箭竹草坡。
終於接近三六九山莊了!
抵達三六九山莊。
三六九山莊,背倚玉山箭竹草坡及白木林。
金色晨光下,巒大花楸、白木林、玉山箭竹及附近壯麗的山巒,相互輝映,美不勝收。
【Tony最新出版的電子書】
書名: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1915年台灣遊記)
書名:鯤瀛日記
價格:新台幣 15元
作者:施景琛
(1912年台灣遊記)

[行旅圖]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