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年前臺灣初體驗-讀《東番記》雜感(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405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405)

四百年前臺灣初體驗-讀《東番記》雜感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坤輿萬國全圖(利瑪竇繪,1602年)局部圖

中國史書很早就有關於澎湖的記錄註1,然而臺灣本島卻一直若隱若現,位置曖昧不明。

三國時代的東吳皇帝孫權,曾於黃龍二年(230年)派兵一萬人出海尋求「夷州」, 擄獲千人而還。史學家推測,夷州可能就是臺灣,但缺乏直接的證據。臺灣,一直到了十六世紀,才漸漸與世界接軌,躍上了歷史的舞臺。

明神宗萬曆三十年(1602年),明朝將領沈有容率艦追剿倭寇,渡過大洋,追至臺灣。明軍於大員(臺南)附近登陸, 擊垮海盜。當地的原住民頭目大彌勒,率領族人數十位,獻鹿餽酒,以感謝明軍為民除害。當時已62歲的參謀陳第隨同沈有容來到臺灣, 因此有機會接觸到了臺南附近的原住民(西拉雅族),親身體驗了臺灣的原住民風土民情。

陳第返回大陸後,向友人談及在臺灣的所見所聞。友人聽後,鼓勵陳第為文記之,陳第於是寫下了約一千五百字的《東番記》(1603年),成為最早記錄臺灣實際情況的文獻。

《東番記》的篇幅不長,成就無法與郁永河所著的《裨海紀遊》 相比,但《東番記》創作的年代比《裨海紀遊》更早了近一百年,可說是漢人對臺灣的初體驗,自有其特殊的歷史意義與價值。

《東番記》寫作於十七世紀初,正是所謂的「大航海時代」。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荷蘭人的船艦紛紛東來, 尋求海外殖民地及貿易商機。剛結束戰國時代的日本,一度亦對海外殖民與貿易興趣濃厚。當時中國的明朝政府則對海外拓張領土興趣缺缺,且苦於應付騷擾中國沿海數十年的日本及中國海盜集團。

福爾摩沙、澳門及廣東地圖(約1636年)。臺灣南部的大海灣,漢人稱之為「大灣」(閩南語;「臺灣」)。

在大航海時代,荷蘭人、西班牙人都曾經佔領臺灣,統治的時間,或長或短,最後都黯然退出臺灣。臺灣終於成為一個以漢人為主體的社會。耐人尋味的是,中國的海盜集團在其中扮演了關鍵性的角色。

這些中國海盜,有學者用較為中性的稱呼,稱其為「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

最早進入臺灣的,就是這股來自中國民間的海上武裝力量。這些海盜肆掠中國沿海,橫行海上,遇到明朝派兵追剿時, 則遠遁大洋,以避官軍。臺灣就成了這些海盜的巢穴,做為養兵休息及後勤補給的基地之一。

早在沈有容及陳第登陸臺灣之前,嘉靖42年(1563年),明朝都督俞大猷就曾追剿海盜林道乾至臺灣外海。 林道乾遁入臺灣,俞大猷偵知港道迂迴,船艦不敢入;於是留偏師駐澎湖,派船艦於鹿耳門外警戒。後來成為海盜集團首領的顏思齊、 李旦、鄭芝龍,都曾待過臺灣。早在各國勢力進入臺灣之前,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就已踏上臺灣這塊土地上。

陳第登陸臺灣的那一年(1602年),荷蘭成立「聯合東印度公司」,次年,在爪哇萬丹設立商館, 積極擴大東亞貿易。隔年(1604年),荷蘭提督韋麻郎(Wijbrandt van Waerwijk)率領的艦隊就已登陸澎湖了。明朝政府急派都司沈有容前往談判,初生之犢的荷蘭人不願 得罪大明帝國,於是乖乖退出澎湖註2

明熹宗天啟2年(1622年),荷蘭人捲土重來,再佔領澎湖,這次打算長期佔領。明朝派兵征討, 雙方在澎湖長期對峙。兩年後,雙方談判,荷蘭人同意退出澎湖,明朝則默許荷蘭人轉據臺灣。

1624年,荷蘭人正式佔領臺灣。這一年,鄭芝龍的日本妻子在平戶生下一個兒子,取名鄭森(鄭成功)。

兩年後(1626年),西班牙艦隊從基隆社寮島登陸,佔領基隆。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在臺灣形成南北對峙的局面。 另一個東海強權日本,則在這個時候改採閉關自守的鎖國政策,退出了東亞海上霸權的角逐。1642年, 荷蘭人驅逐西班牙,獨霸臺灣。

熱蘭遮城(英國攝影學家John Thomson攝於1871年,同治10年)

當荷蘭人與西班牙人角逐臺灣時,縱橫海上的中國海盜首領之一的鄭芝龍則接受了明朝政府的招降,從黑漂白, 由海盜變身為官員,趁勢將其它海盜一一剿滅。鄭芝龍擁有強大的艦隊,成了新的海上霸主。

1633年,已立足 臺灣的荷蘭人企圖侵略福建沿海,卻不敵鄭芝龍的艦隊,只得與鄭芝龍妥協合作,由鄭芝龍壟斷臺灣與中國之間的貿易,坐享鉅利。

不久,明朝局勢急轉直下,李自成攻入北京城,明思宗自殺;接著清兵入關,鄭芝龍擁唐王即位福州。清兵大軍壓境時, 鄭芝龍為保富貴,於是不戰而降。兒子鄭成功則不屈,帶領鄭芝龍遺留下來的船艦抵抗清朝。滿清八旗兵席捲神州, 所向無敵,而鄭成功以金門、廈門兩島為基地,恃海為險,頑強抵抗清軍。

新興的大清帝國無力消滅這股海上反抗勢力,康熙皇帝只好下令採取堅壁清野政策,將沿海居民全部內遷30里, 寸舨不許下海,以斷絕鄭軍取得後勤補給。

1661年,鄭成功率領龐大的艦隊進軍臺灣,從鹿耳門登陸,攻下普羅民遮城,並包圍熱蘭遮城。荷蘭人不敵,次年, 與鄭成功簽定和平條約,荷蘭人放棄臺灣。鄭成功能夠擊敗當時西方新興的海上強權,憑恃的不是明朝政府軍的力量,而是他父親縱橫海上數十年所累積的「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

鄭氏三代統治臺灣22年,清康熙22年(1683年),清朝派遣平臺將軍施琅率大小船艦二百餘艘征臺,澎湖一戰, 擊潰鄭軍,於是明鄭政權投降。大清帝國能夠擊敗明鄭的艦隊,倚靠的是善於海戰的將領施琅。而施琅原是鄭成功的舊部屬, 後來投降清廷。清朝取得臺灣,所憑恃的仍是來自於「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的傳承。

清廷消滅明鄭政權後,在施琅極力建議下,康熙皇帝終於下令將臺灣納入版圖。十七世紀初,臺灣初躍上了國際政治舞臺, 在各國勢力角逐下,最後由中國民間的海上武裝力量取得勝利,使臺灣成為一個以漢人為主體的社會。

大航海時代的東亞海上霸權爭奪戰,何以「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能夠擊敗荷蘭這樣一個新興的西方海上霸權, 也成了一些歷史學者感興趣的主題。

這些中國海盜不是魔法師,無法用魔法擊敗船堅砲利的荷蘭艦隊。背後當然有一些歷史條件做為支撐。

中國至兩宋時期,科技文化發展臻於高峰,領先全世界;元朝時,泉州成為世界最大的商港。明朝的明成祖時代, 鄭和在1405年至1433年率領龐大的船隊,七次下西洋,艦隊遠及東非,比哥倫布發現新大陸(1492年)還早了八、 九十年。鄭和的龐大船隊,正是以中國兩宋以來的造船科技做為憑藉。

明成祖歿後,繼位的皇帝改弦易轍,認為鄭和七次下西洋,造成國家財政嚴重耗損,因此下令禁止。 並將造船技術及鄭和下西洋所有的相關檔案全部銷毀,以杜絕將來有好大喜功的皇帝起而仿效。學者認為, 明朝政府的這項措施,使中國先進的航海科技失傳,甚至倒退,以至於讓西方國家後來居上。

中國的航海技術是否因政府銷毀而失傳?答案應是否定的。國家銷毀航海技術,船匠師傅紛紛遣散,這技術自然流入民間。 這樣的航海技術,成為後來福建、廣東沿海居民遠渡重洋,移民東南亞的憑藉。擁有航海技術的人民,在承平時期,為善良漁民百姓;遇到戰禍荒年時,則變成了海上盜匪。

明朝中葉以後,政局日非,民不聊生,中國民間海上武裝力量於是興起, 騷擾中國東南沿海,直到明末才被政府收編。 明朝滅亡,這股力量在鄭成功領導下,成為反清復明的主力。最後,靠這股來自民間的力量擊敗了荷蘭艦隊,取得了福爾摩沙臺灣島。

陳第登陸臺灣之後的22年,荷蘭人在臺灣正式建立了政府組織,統治臺灣38年。這已是380年前的陳年往事了。 往事雖然如煙,但荷蘭人留下的統治痕跡,在今日的臺灣仍隨處可見。例如,臺灣人衡量土地單位,習慣稱「甲」,而不是用「畝」,就是源自於荷蘭統治的時代。臺灣的水牛,也是荷蘭人引進的; 還有臺灣人習慣稱水泥為「紅毛土」(台語發音),也是因為荷蘭人的緣故;我從小就會唱的《安平追想曲》, 也有一句歌詞這麼唱著:「啊∼∼伊是荷蘭的船醫。」

讀《東番記》,遙想大航海時代的臺灣,天馬行空的漫抒雜感,謬誤之處,敬請讀者諒察。最後,趕緊回到正題, 讓我們一起來瞧瞧四百年前陳第先生的「臺灣初體驗」註3

日期:2006.09.14



註1:例如:
(1)宋朝趙汝括著《諸蕃志》:「泉有海島曰澎湖,隸晉江縣」
(2)元汪大淵著《島夷誌略》:「(澎湖)地隸泉州晉江縣。至元年間(約西元1335-1340年),立巡檢司。」

註2:事平之後,沈有容的友人為他立碑,以紀念沈有容這次諭退荷蘭人 的功蹟。這塊「沈有容諭退紅毛番韋麻郎等」石碑,現保存於澎湖馬公天后宮(國家一級古蹟)內,為臺灣現存歷史最悠久的石碑。

註3:《東番記》全文翻譯如下:

東番記

東番人居住於澎湖島之外,大洋中的海島,不知起源於何時;從魍港(嘉義布袋)、加老灣(鹿耳門附近), 一直到大員(臺南)、堯港(高雄茄定)、打狗嶼(旗津)、小淡水(屏東東港)、 雙溪口(嘉義溪口)、加哩林(臺南佳里)、沙巴里(金包里或淡水)、 大幫坑(臺北八里)等地,都是他們的居住地。南北長約一千多里,番族的種類甚多,分為許多社(部落),或千人, 或五、六百人。東番人沒有設立酋長制度,凡是子女生得眾多的,大家就奉為頭目,聽從他的號令。

東番人生性勇猛,喜歡戰鬥,習於走路,腳底皮厚,可以輕鬆地踏在荊棘上行走。他們走路的速度不輸給 馬匹,跑一整天也不會累,一天可走數百里。東番人與鄰社有怨,則兵戎相見,雙方約定日期戰鬥, 當天拼命廝殺,但第二天就和解,往來如初,不會彼此記恨。東番人獵取人頭時,將肉剔去,留下頭骨, 高懸在屋門前。門前懸掛骷髏頭愈多者,就會被族人尊為壯士。

東番的氣候溫暖,婦女結草裙,稍為遮住下體,沒有繁文縟節,沒有文字。東番人也沒有天文曆法, 每次月圓時,當作一個月,以十個月為一年,但久了便忘記。無論年輕或年長,都不知道自己的歲數。

東番人交易貨物時,則在以結繩作為記號。耕種沒有水田,而是放火燎原,然後再耕種; 山花開的時候,就是農作季節;收割時,用手拔取稻穗,所產米粒比中國內地的還要大顆, 而且味道甘香。東番人又採苦草,來混雜稻米來釀酒,釀出的酒若夠香甜,則能豪飲一斗。

東番人歡宴時,則放置盛酒的大容器,大家團團圍坐,沒有準備飯菜,只是以竹筒盛酒暢飲,然後高興的 跳舞作樂,嘴裡也嗚嗚地叫,好像在唱歌。

東番的男人會剪短髮,在兩側保留幾寸,散垂而下,女人則不剪髮。男人穿耳朵,女子則鑿斷牙,做為裝飾 (女人約十五、六歲時斷去嘴唇旁邊的兩顆牙齒)。


東番當地盛產竹子,竹子高約十丈,大的竹叢要幾個人才能圍抱。東番人砍竹子來蓋房子,然後用茅草覆頂。 房屋長寬各好幾丈。同族的人住在一起,而保留一區較大的空間,稱為「公廨」,年輕力壯,還沒結婚的男子就集體 住在「公廨」裡。部落議事就在公廨舉行,以方便召集大家。

東番人的婚姻採自由戀愛,年輕男子會送一對瑪瑙珠給喜歡的女子,女方若不接受,則戀情就告吹;一旦女方 接受禮物,男子當晚就前往女子的住處。男子來時不敲門,而是吹口琴以表達情意。口琴由薄鐵製成,咬著 吹氣,就會發出聲音。女子聽到琴聲,就開門引導男子其入內,天亮時男子自行離去,不拜見女方父母。 從此之後,男子夜來晨去,長期維持這種關係。等到女子生產後,女方才到男方家迎親;迎回家時,這時男子才 拜見女方的父母,然後住在女方家,終身奉養女方父母。男方的父母反而得不到奉養。 因此,東番人重女輕男,生女兒比生兒子更為高興,因為女兒可以繼嗣。

男子喪妻,可以再娶;女子喪夫,則不再改嫁,稱為「鬼殘」,終身都不再嫁。家裡有死人,則擊鼓哭泣,將屍體放置在地上, 以火烘乾屍體,放置於屋內,並不棺殮。一直等房子壞損,要重蓋房子時,才在房子的地基挖個墓穴, 再將屍骨以直立的方式埋葬於墓穴中;房子就蓋在墓穴上面。若沒新蓋房子,則乾屍就一直不埋葬。 東番人用竹子及茅草蓋的房子,可以使用十幾年,所以最終還是將屍骨埋於墓穴裡,沒有祭祀的問題。

東番人耕作的時候,不講話,也不爭鬥,男女在山野耕種,都默默無語;遇到年長者,年輕人會轉身背對, 讓長者經過,不會問答。這個時候,即使有漢人欺負東番人,東番人也不會生氣。 等到稻子成熟了,東番人才又恢復原來的習性。他們認為,如果不這麼做,則老天不會保佑,神明不會降福, 農作將會歉收。東番人的婦女都勤於耕種,常常辛苦忙碌,男人反而過得很悠閒安逸。

東番人嚴禁盜賊,若有觸犯者,則加以處死,所以夜不閉戶,稻穀堆放在廣場,也沒人敢偷竊。屋內只有床,沒有 器具桌椅,都席地而坐。穀類有大小豆、胡麻,又有薏仁,吃了可以除去瘴癘之氣。蔬菜則有蔥、薑、番薯、蹲鴟(芋頭)等; 水果有椰子、毛柿、佛手柑、甘蔗等。家畜有貓、狗、豬、雞,但沒有馬、驢、牛、羊、鵝、 鴨。野獸有虎、熊、豹、鹿。鳥有雉、鴉、鳩、雀。山裡的環境最適合鹿生長,經常百千隻的成群結隊而行。


東番人善長用鏢,鏢柄用竹製,鏢頭鐵製,長約五尺,非常的銳利。番人出入隨身攜帶,射鹿、射虎,都靠這長鏢。 平時,東番人不許族人私自捕鹿;等到冬天,鹿群跑出來,則約一百多人合力追逐鹿群,追及時,圍住鹿群,然後發鏢 射鹿。捕獲的鹿隻,堆積如山,每個部落都能飽食鹿肉。吃剩的餘肉,則切下來曬乾,做成臘肉,鹿舌、鹿鞭、鹿筋 亦做成臘肉。鹿皮及鹿角則堆聚積極多。小鹿則加以馴養,可與人親近。

東番人喜歡剖開鹿的胃腸,取出鹿剛吃下去,尚未消化完畢的青草,稱為「百草膏」。東番人覺得「百草膏」是人間美味, 百吃不膩。漢人看見時,卻覺得噁心而嘔吐。東番人吃豬肉,不吃雞肉,養雞任其自生自滅,只拔雞尾羽毛做為裝飾之用。 東番人看見漢人吃雞肉,卻覺得噁心想嘔吐,同樣是人,彼此的飲食習慣卻如此不同。

東番人居海島中,不會造船,又害怕大海,所以只在溪澗裡抓魚。老死不與其它蠻夷往來。明成祖永樂年間 ,鄭和率艦出海諭告各地蠻夷國家,唯獨東番人遠竄,不理會朝廷的諭告。於是鄭和遺留一個銅鈴給東番人, 讓他們掛在脖子上。其實是將他們鄙視成未開化的狗,東番人則至今仍將銅鈴視為寶貝。

東番人最初聚居在海邊,明世宗嘉靖(1552-1567年)末年,遭海盜入侵焚掠,於是避居於山區。 海盜使用威力強大的鳥嘴銃(長槍),而東番人只使用鏢槍,所以打不贏海盜。東番人居山地之後, 才開始與中國有所往來,貿易逐漸興盛,漳州、泉州的惠民、充龍、烈嶼等港口人民,能翻譯東番土語, 與東番人貿易,用瑪瑙、磁器、布、鹽、銅簪環等物品,向他們交換鹿肉、鹿皮及鹿角。漢人贈送他們一些舊衣, 東番人都會高興的收藏起來。與漢人見面時,會穿起衣服;事後,則又脫去衣服。東番人得到布料,也會收藏起來 ,但東番人不戴帽子,也不穿衣服,以裸身出入,認為這樣比較簡單方便。

(作者)論曰:東番真是一個奇異的地方!從烈嶼等港口趁著北風航海,一天一夜可至澎湖,又一天一 夜可至加老灣。中國與東番距離相當近。這裡卻存在著一群沒有歲月、沒有天子、裸體結繩的原始民族, 不是很奇異嗎?這些東番人靠海,卻不以捕魚為生、男女雜居而不會紛擾、重女輕男、住所和墓地在一起, 整年捕鹿,而野鹿也不會竭盡。若將這些小島(當時台南及附近外海的幾個沙洲島)合起來,也相當於中 國一個縣,好好加以教養,也都會有曆法及文字,應不會有如此差異。

中國南方的倭夷與北方的野蠻民族,都有文字,字跡就像古代篆書及鳥爪痕,或許是最初有聰聖的賢人所創制 的。為何獨獨東番人沒有文字呢?雖然如此,東番人每天吃飽嬉戲,自得其樂,又何必有聰聖賢人制禮作樂呢? 東番人就像是上古時代的無懷氏、葛天氏那般,無知無智,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

自從東番人與中國接觸後,漸漸喜愛物質,而一些奸巧的漢人又以濫惡的東西欺騙他們,東番人也漸漸懂事明白, 恐怕他們的純樸本性也將會逐漸消失。萬曆三十年(1602年)冬天,海盜盤據東番島,禍及當地的原住民。沈有容將軍 前往征剿,我也隨同前往。擊敗海盜之後,船艦停泊大員(臺南附近),東番原住民頭目大彌勒率數十人前來叩謁, 並獻酒餽肉,以感謝我們為民除害。我親自目睹了東番原住民的人物與民情,回來之後,告訴友人陳志齋先生這趟東番行 的經歷,陳志齋說,不可不將它寫出來以做為記錄,於是我寫出大略的情形。

更多Tony譯述的...《前人台灣遊記

【尋找旅行地點】
陽明山國家公園
台北市
新北市
基隆市
宜蘭縣
桃園市
新竹縣
新竹市
苗栗縣
台中市
南投縣
彰化縣
嘉義市
嘉義縣
台南市
高雄市
澎湖縣
花蓮縣
旅行遇見歷史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對本篇旅記留言 【可使用Facebook、Google+1、Twitter、Disqus、OpenID或一般身分(輸入e-mail)留言。】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