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山.西雲寺.凌雲寺.開山院.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0185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0185)

觀音山.西雲寺.凌雲寺.開山院.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三十三觀音靈場之第六番觀世音菩薩

這次重返觀音山,與其說是來爬山,不如說是一趟寺廟之旅。

觀音山的凌雲寺與西雲寺,都是歷史超過兩百年的古寺, 素有「內外岩」註1之稱。

「內岩」為山上的凌雲寺,「外岩」為山下的西雲寺,是日據時期台灣四大禪寺之一註2。 內外岩之間的道路,是一條歷史悠久的禮佛古道。

早期外來的信眾,搭船經由淡水河至五股成子寮註3下船, 先來到西雲寺進香,然後循著山路上山,抵達凌雲寺參拜。日據時期大正十五年(1926年), 日本佛教界由各地佛寺捐募33尊觀世音菩薩石佛來台,在觀音山建置「西國三十三觀音靈場」,石佛安置於內外岩之間的朝山道路旁。

為什麼是安置33座觀音像呢?根據《法華經•普門品》的說法,觀世音菩薩有三十三種化身, 以不同形象現身人間,或男身,或女身,因緣際會,以救世人。

佛教自東漢由印度傳入中國,再東傳至日本。相傳日本高僧花山法皇是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的創立者, 起始於日本關西一帶,後漸流傳各地。其道場設置三十三座觀音,此後各地的觀音靈場,都會在設立33座觀音之處, 增設一尊華山法皇像,以表達對這位創立者的尊崇與追思。

觀音山的禮佛古道早已被現代公路所取代。如今凌雲路從五股直上觀音山凌雲寺,而八十年前設置的33座觀音石佛, 經時空變化,現今僅存二十座,有的只剩殘座,有的經過重塑,真正維持原貌的,大約只剩一半左右而已。

圖:觀音山凌雲禪寺

我並不是佛教徒,這次尋找三十三觀音靈場的舊跡,純然只是古道探索的興趣而已。

最初,我讀到林宗聖先生所寫關於觀音山禮佛古道的文章註4; 後來山友Daniel、蕭郎兄都曾實地走訪觀音山,拍回十餘尊觀音舊跡照片註5

今天的觀音山之行,我追尋前輩們的腳步,從西雲寺的牌樓註6出發, 沿著西雲路185巷的巷道,走往西雲寺,尋找這33座觀音菩薩的遺跡。

來到上坡轉彎處的高氏墓園前方涼亭,我找到了第2番(號)的石觀音。但這座石佛外觀粗糙,明顯是後人重新雕刻的; 續行,馬路兩旁的坡地都是墓地,右側有一座「道光丁酉仲秋」(1837年)的古墓,距今一百六十餘年, 墓碑刻著「清敕封贈脩職郎兼武校尉…」,應是官宦人家,這也顯示觀音山成為墓地的歷史已相當悠久。

續行不遠,道路的右側,出現第3番觀世音菩薩。這座石佛比剛才的第2番精緻,但基座刻著「歲次己已年春」,字跡鮮明, 顯然亦已經過後人變造更改。

再往上走,我被路旁的兩座古墓所吸引,一座是建於咸豐丙辰年(1856年)的臨濟第二代師祖建平法師的墓, 另一座是建於嘉慶乙亥年(1815年)的圓通開山祖師省源法師的墳墓註7。 兩座墳墓都經過整修,外觀相當新穎。


圖:西雲寺(外岩)

續行約兩三分鐘,繞過一處小彎,就來到了西雲寺。

西雲寺建於清朝乾隆十七年(1752年),歷史超過二百五十年,為國家第三級古蹟。

西雲寺,廟身簡樸,單殿式帶左右護龍的三合院格局, 與大溪齋明寺相似。左右廂房外牆則採斗砌磚牆,大塊的紅磚,在陽光下顯得醒目,散發著古雅的魅力。 拾階而上,來到入口,左側有三座古碑及文物解說牌,簡介這座古寺的各期整修歷史。

台灣的廟宇,約每隔四、五十年進行整修一次。西雲寺分別在嘉慶十六年(1811年)、咸豐二年(1852年)、 光緒九年(1883年)歷經大修,整修完成時並立碑以為紀念,正是我眼前所見的這三塊石碑。

讀解說文時,不免有所疑惑。光緒九年至今已超過120年,其間豈無整修記錄呢? 走進西雲寺,殿內石柱刻寫的年代均為「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解答了我的疑惑。

1904年,這座廟應該曾進行過第四次的大修。為何年代愈近,記憶反而被遺漏(抹煞)? 西雲寺的第五次整修,是在被核定為「國家三級古蹟」後,於民國八十四年(1995)間所完成的修護工程。

我在正殿後方找到第6番「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這一尊是大正十五年(1926年)時的原作,古樸充滿原味。 因為久歷風霜,石觀音面貌已漸模糊,基座有漢字及日文,寫番號、捐獻者及觀音法號,側面則刻寫著捐獻者的姓名。

向寺方人員詢問,得知這裡共有三座石觀音。除了第6番以外,另外兩座第8番、第9番座落於禪寺左護龍後方的庭園。 第8、第9番也都古樸有致。第8番有涼亭遮蔽,保存情況較佳;第9番在亭外,長期受風吹雨淋,石碑有苔痕, 觀音的鼻頭已毀損。

走出禪寺外,卻尋不著附近的第4番觀音菩薩,至於第10番,據說是在寺後方上坡的墓地區。於是我繞往寺旁墓區, 發現附近不少高官貴人的墳墓。觀音山為風水福地,吸引無數名人長眠於此。

這裡屬於五股鄉示範公墓,有兩大特色,一是達官貴人多,各個墓園的墓型、材質、格局各具巧思, 各有千秋;另一特色是古墓多,今天所看見的古墓,嘉慶、道光、咸豐、光緒、大正年代都有, 同一地點,新舊墓並存,彷若時空交錯。例如,禪寺右側坡地的黨國元老陳立夫墓園的鄰居,是咸豐已未年(1859年)誥封淑人林媽古墓。 兩人年代相差將近一百五十年。

我在墓地流連,卻未找到第4番及第10番觀音菩薩註8

圖:凌雲寺(內岩)

於是我開著車由凌雲路上山,轉往觀音山凌雲寺。

凌雲寺,也是一座名寺,創建於清乾隆年間,俗稱「內岩」。

光緒年間,因有匪徒藏匿於此,劉銘傳下令焚毀凌雲寺。 後來凌雲寺原址重建,以觀音山石建造,與西雲寺一般,維持古貌,寺的左側有一巨碩的茄苳老樹。

凌雲寺位於觀音山主峰的山腰處,後來陸續在上方增建寺廟。凌雲寺上方新建的後殿,艷俗而已,與古寺的風格不搭調。

更上方的凌雲禪寺,則是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所建,寺正殿立面為洋樓式,是一般台灣廟宇少見的格局。 凌雲禪寺前則又有新建的大殿。由上而下,呈現舊新、新舊四種不同風格的寺廟建築。

我沿著凌雲古寺旁的禮佛古道走往上方的凌雲禪寺。往返一圈,在步道沿途分別找到第20、21、22、23番石觀音, 其中第22、23番僅剩殘座而已,第20、第21番保存的狀況也不理想。 我在凌雲禪寺前看見第24、17、26、27、28番並列於走道石欄杆前。第24、17座之間,還有一殘座, 刻字已模糊,無法辨識是第幾番觀音菩薩。

明治四十二年,有近百年歷史的凌雲禪寺,因民國八十一、二年(1992∼1993)連續兩年禪寺後方山崩,造成建物嚴重受損, 迄今仍在修復中,已封閉無法使用。下方新建的大殿,黃瓦紅柱,如一般廟宇,沒有特色。 十五年前,我曾來過凌雲禪寺,如今的景象難與記憶接軌。

新建的大殿附近堆置不少舊寺的石柱、樓牌的基石,上面還刻有各地捐獻者的地名及姓名,如臺北市,中壢郡等刻字,都被任意棄置。 不知是因為山崩,還是因為興建新廟而被拆毀?

圖:三十三觀音靈場之創立者花山院法皇

離開凌雲禪寺,我轉往開山院,尋找第32、33番及花山法皇像。

開山院位於凌雲禪寺以西,公路更上方處,有兩棟主要的建築物,一為開山院,一為楞嚴閣。

楞嚴閣,建於大正十五年(1926年),以觀音山石所建的兩樓石屋,造型兼採歐式巴洛克的柱頭雕飾、 閩南式騎樓廊道及印度佛教的三角頂立面,建築幽雅,可惜未對外開放,只能隔牆欣賞。

接著,我走往附近的開山院。花山院法皇石佛就位於開山院外的大樹下, 基座側面刻寫著「願主奈良縣奈良市鎌野芳松、香川縣木田郡大神久吉」,法皇石佛長年被日曬雨淋, 容顏看起來相當滄桑。

開山院也未對外開放,僅能從高高的圍牆外觀望而已。這座開山院也是用觀音山石所打造的, 建築外觀為印度式的建築,在台灣很少有這種佛寺建築。 開山院鐵門深鎖,上頭寫著「內有惡犬」。佛門內怎麼會有惡犬?我試探了一下,證實所言不虛。

我攀在外牆拍攝院內景物。院內有一座「台北西國三十三所紀念碑」,是大正十五年(1926)時,由西雲寺、 凌雲禪寺的住持及發願人奈良縣、香川縣這兩位願主共同設立的。開山院、楞嚴閣也是在這一年興建的, 或許正與日本來台傳播「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有關。紀念碑旁有一座觀音菩薩,但佛像背對著外牆, 無法得知是第32或是第33番。

我的探訪於是到此為止。

在開山院與凌雲禪寺之間的公路旁,有觀音山的登山口,這條路線為「硬漢嶺路線」。觀音山有數個登山口, 硬漢嶺路線距離短但較陡,既然來了,怎能不登觀音山登覽呢?於是選擇從硬漢嶺路線上山。 登山口海拔320公尺,觀音山海拔612公尺,約陡上300公尺,都是石階路。

一路走走停停,約走了五十分鐘,終於登上觀音山。這是我第二次登上觀音山,十五年前和老婆來過,當時還沒結婚, 登頂時,只見霧茫茫而已,今日終於第一次體驗觀音山的展望之美。因為天氣灰濛,視野不清,但可以想見,若天朗氣清, 八里、淡水、關渡一帶的海天河景會是何等綺麗。

今昔對比,我比較懷念上一次登觀音山。 當年登山途中,還有小攤販賣泡麵,寒天裡,山上吃泡麵,特別津津有味。而我懷念的不是泡麵的滋味,而是年輕的歲月。

下山途中,我仍然思索著這些遺失的觀音菩薩石佛,失落的原因為何?觀世音菩薩的信仰本是跨越地域及政權, 這三十三座石觀音,應不致於因為民國三十四年(1945)的政權移轉而遭到民眾破壞; 即使後來修建公路,築路的工人亦不致於敢破壞佛像,那麼觀音菩薩石佛為何會遺失呢? 現存的石佛,有不少僅存基座而已,顯然觀音石佛是被取走的。

會是何人所為呢?凌雲寺沿途有不少新建的寺廟,有無可能是當時別的寺廟趁時局混亂之際, 私下取走觀音石佛去供奉?會不會是宵小之徒盜走石佛,轉賣給古物蒐藏家呢?

我曾讀過一份報導註9,提及二次世界大戰後, 西雲寺的日僧曾攜走一些石碣返回日本,有無可能當時也曾帶走了一些石佛呢?但以當時的局勢, 幾十萬日本軍民等待遣返,要運送笨重的石雕作品,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這些失落的觀音菩薩是否仍然平安無恙?倘若不幸流落他鄉,這六十年來,會不會想念觀音山?

旅遊日期:2004.09.29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註1:「內岩」、「外岩」亦稱「內巖」、「外巖」。

註2:日據時期,五股西雲禪寺、基隆靈泉禪寺、苗栗法雲寺、 台南開元寺並稱為台灣四大佛教聖地。

註3:成子寮,在今五股成泰路三段一帶的淡水河岸。

註4:「陽明山十大傳奇」,第131-134頁,林宗聖著,人人出版(2001年)。 林宗聖先生提及,西雲寺(外岩)附近找到第2、3、4、6、8、9、10座;在凌雲寺(內岩)找到第17、21、22、23、24 、26、27、28座;凌雲新殿內有三尊石佛;在開山院找到第32、33石觀音,共20尊。

註5:Daneil兄拍回第第2、3、4、6、10、17、20、21、24、26、27、 28共12尊,第32、33尊 因位於開山院,無法進入拍攝。共找到14尊。其中第20尊,林宗聖書裡未提到,為新發現,因此已發現的數目為21尊。
尋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 (by Daniel)

蕭郎兄則找到2,3,4,6,9,10,18,19,20,21,23,24,17,26,27,28,32,33,總共18尊。其中第18、19尊為林宗聖先生未記錄,已發現的數目增為23尊。
獅子頭山,石佛古道,鷹仔尖,北橫古道,龍形古道,烏山頭山

註6:西雲寺的門牌位於成泰路三段311號附近,牌樓寫著「西雲禪寺」。

註7:省源大和尚為西雲寺的開山祖師,為福建鼓山源泉寺之高僧。據傳因受觀音大士托夢, 於是渡海來台,開闢道場宏揚佛法,落腳興直山(觀音山舊名【請參考註10】)下,於五股成洲之靈龜山興建西雲禪寺,名曰「靈龜山西雲寺」。

註8:第四番石觀音應該就在寺旁,可能因只剩底座,目標不清楚,我一時錯過;第十番的石觀 音應該在寺右側後方的山坡上,須走掃墓小徑往上走。第四番及第十番石觀音的照片,可參考註5(Daniel兄的網頁)。

註9:民國八十九年十一月出版之妙心雜誌,《台灣佛教辭典》選刊之西雲禪寺,曾有以下一段 敘述: 「...日據時代,日僧曾在本寺通往觀音山凌雲禪寺之步道旁,豎立一○八塊刻有千手千眼觀音佛像之石碣,二次大戰後,部分石碣為遣返日 本之日僧攜回。其後數十年間,石碣亦失竊殆盡。...」

註10:關於觀音山的舊名,感謝山友提供見解如下:

關於興直山腳,我找到的是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的陳賴章墾號的『大加臘墾荒告示』,內容約為:
台灣府鳳山縣正堂紀錄八次署諸羅縣事宋,為墾給單示以便墾荒裕課事,據陳賴章稟稱,竊照,台灣荒地現奉憲行勸墾,章查上淡水大佳臘地方,有荒埔壹所,東至雷厘、秀朗,西至八里坌、干脰外,南至"興直山腳"內,北至大浪泵溝,四至並無妨得民番地界,現在招佃開墾,合情稟叩金批給單示,以便報墾陞科等情,...
如此看來,所謂的興直山腳,對於寫這篇告示的人來說是在他的南邊,因此比較為興直地區的山腳這個地方應是比較合理的,對於台北盆地內的人來說,觀音山應該不會描述在南方才對(觀音山應該在西至八里坌那邊,康熙年間,觀音山不是稱八里坌山就是稱坌嶺)。也無怪於Tony兄找到資料會有寫興直山是林口台地,因為離泰山鄉 較近的山就是林口台地。以上合為我的猜測,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另1654年荷蘭人繪製的『淡水與其附近村社暨雞籠島略圖』中編號37的Tamswijse berch(淡水山)就是觀音山,旁有繪一番社,應該就是大坌坑。大坌坑遺址現為一級古蹟,但已是墳墓地,可由台15線上(八里中華路)的永清釣魚池旁進入,原台北縣文化局有在該處立一級古蹟大坌坑遺址的小石牌數個,但後來全數撤除,不知何故,不過那堛漲a主很強勢是事實。
... Liao (2004-10-06 08:58:13)


有關觀音山,早在康熙二十四年蔣毓英「臺灣府志」記載的八里分(坌)山應該就是觀音山。而1654年荷蘭人古地圖中在淡水河出海口西側繪有一山、名曰「淡水山」、應該也是指觀音山。
而興直山就比較複雜點。興直(非漢語、語意不明)大概是淡水河西岸的平原地帶,包含現在的三重、蘆洲、五股、泰山、新莊、泰山等地,我在文獻裡看到過「興直山腳」或「興直山腳下」,這有兩種可能,一是指「興直山」的山腳,一是指「興直」地區的「山腳」(地名、今泰山鄉山腳村),而看來後者的情形才是正解。所以、究竟清代是否有座山叫做「興直山」是尚待商榷的。
... 法賓 (2004-10-06 02:06:28)


清代地圖將觀音山稱作八里坌山,河對面的山區稱大豚山。我倒不知道有興直山這個名字。
觀音山像觀音?我也是瞧不出來,勉強說她的天際線很俐落,有點像觀音的額頭。會不會因為山上有觀音寺才得名?
小觀音山的來歷就更奇了,曾看過一篇報導(民生報),陽管處委託文大某教授考證,發覺早年人稱小觀音山作竹子山(現今空照圖上,小觀音山的某山頭還是被稱作竹子山),而那座形容不可一世的竹子山,則因熔岩迤邐,「看起來像觀音的裙擺」,而被稱作小觀音,但是為什麼是「小」,我仍不明白。後來地圖繪製人員把它們調了包,從此就顛鷥仃倒鳳,一路錯到現在。
開山院裡有公孫樹一株,在台北也算難得一見。
... 樹大•半•棵 (2004-10-05 09:46:06)


[山友迴響]

今天「因故」又去了觀音山,補完了大部分的觀音石像。但是第22的基座還是疏忽掉了。 總計我所看到的有1,2,3,4,6,8,9,10,17,18,19,20,21,23,24,26,27,28,32,33。 ... Daniel (2004-10-04 00:03:20)


我上次去走找石佛,找到2,3,4,6,9,10,18,19,20,21,23,24,17,26,27,28,32,33,總共18尊。 Tony找到的第22尊那地方我有經過,可惜沒注意到。 山友affa2222找了西雲禪寺的師父,進入韜園,順利找到第1尊的基座,與第8尊石佛。 此外,據那位師父說,第7尊在後山,只是佛像裂成兩半而且還有部份埋在土堙A地點尚待考察。 總之,33尊之中還有22尊可尋,還不錯玩。對了,第18與19尊都只剩基座,位於凌雲路上往凌雲寺步道中途。 ...蕭郎 (2004-10-04 10:11:42)


註:綜合各山友意見,目前已確認可找到者,為1,2,3,4,6,7,8,9,10,17,18,19,20,21,22,23,24,26,27,28,32,33,共21尊。 另外有1尊(第7番)在後山,地點不詳;還有3尊在凌雲新殿內,番號不詳,總計25尊。尚餘8尊下落不明。歡迎山友提供線索! ... Tony (2005-10-4)


[行旅照片]

西雲寺牌樓,位於成泰路三段311號附近。
西雲寺。
西雲寺。
西雲寺舊石碑。
觀音山凌雲禪寺。

凌雲寺,上方為後殿。
舊凌雲禪寺,建於明治四十二年(1909年)。
舊凌雲禪寺前五座石觀音並排。
楞嚴閣。
開山院(左)及西國三十三觀音靈場紀念碑。
硬漢路。
石階路通往硬漢嶺。
硬漢嶺。
硬漢嶺眺望淡水河景。
硬漢嶺眺望淡水河景。
第3番。 第6番。  第8番。  第9番。 

第17番。 第20番。 第21番。  第22番。 

第23番。  第24番。 第26番。 第27番。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行旅圖]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