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北市三峽].大豹忠魂碑(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1334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1334)

[新北市三峽].大豹忠魂碑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三峽大豹忠魂碑
三峽大豹忠魂碑

七、八年前,登三峽鹿窟尖,探訪福元山隘勇所遺址,因緣而認識發生於日治時代的大豹社事件。

後來得知附近山區有一座與大豹社事件有關的忠魂碑,於是而有想探訪的念頭。 當時蒐尋資料,發現忠魂碑的位置隱密,造訪並不容易。

閱讀山友探訪大豹忠魂碑的記錄,大多辛苦穿梭於竹叢雜草間,尋尋覓覓,才能順利達成目的。 我因此而畏步,造訪忠魂碑的想法暫且擱下,而一擱就是多年之後了。

去年(2017)十月,有緣讀到高俊宏所著、遠足文化出版的《橫斷記—臺灣山林戰爭、帝國與影像》, 書中〈大豹〉之節的四篇文章,述及大豹社事件的相關史事,勾起我了當年未竟的心情。

這些年來,大豹忠魂碑漸漸獲得地方文史人士的重視,如今石碑位置不再隱密,路徑有跡可循。 於是我就有了再探訪忠魂碑的想法。儘管有此心意,不過忙著忙著,竟也拖了大半年之後,直到今天才終於成行。

圖:三峽大義橋附近產業道路,通往大豹忠魂碑
三峽大義橋附近產業道路,通往大豹忠魂碑

清晨,我獨自來到了三峽。

開車從三峽市區往大板根、滿月圓的方向,路過湊和橋,前行約1.5公里,抵達大義橋。

公車站牌旁有一條產業道路通往山上的農家,忠魂碑就座落於山上的一片竹林中。

沿著蜿蜒的產業道路步行上行,約10分鐘,抵達一處轉彎岔路處,路旁有一座小亭子, 路旁電線桿編號「大豹幹41二9B4804FC57」。現場並沒有任何忠魂碑的指標。 不過走進小亭子,即可看見亭子的另一邊,有一條山徑,通往山林裡。

圖:通往大豹忠魂碑的山徑
通往大豹忠魂碑的山徑

這條狹窄的山徑,設有黃色的柱子,以繩索為護欄。

看到柱子和繩索,就可以確認這條山路無誤了。

獨自步入這條通往大豹忠魂碑的山徑。作為清晨第一個訪客, 既得留意腳下崎嶇不平的路面,還得時時注意迎面而來,隱而不明的蜘蛛牽絲。

不久之後,柱子護繩消失,山林小徑變得質樸原始。竹林漸多,小徑穿梭於竹林之中, 有時須俯身彎腰,有時須側身閃過。幸好沿途路跡明朗,也一路都有登山條指引,不虞迷路。 只是路況並不太適合一般遊客的造訪。

大約步行15分鐘,轉彎爬上高處,驀然瞥見了右側竹林間,矗立著一座古樸的石碑。 我終於抵達大豹社事件的歷史現場。

圖:大豹忠魂碑
大豹忠魂碑

忠魂碑位於竹林間的一塊空地平台,竹林圍繞,陽光潑灑,環境幽雅,寂靜於山林之中。

石碑之前,有下行的殘階,是昔日參訪忠魂碑的步道,僅存一小段殘跡而已。

大豹忠魂碑的碑體及基座,能夠保存完整,得幸於地處偏僻,久而遭人遺忘。 而座落於三峽市區中山公園的表忠碑則早已碑斷跡毀,消逝人間。

大豹忠魂碑是日本政府為了悼念征討大豹社時,在此地作戰陣亡的士兵。 當年為何雙方在此地激戰呢?觀覽地圖,即可明白,這處山頭距離大豹社主要部落所在地—插角, 僅僅不到一公里。日軍攻佔這座山頭要地,大豹社就在砲火之下而無所掩蔽了。

圖:忠魂碑鄰旁的老樟樹
忠魂碑鄰旁的老樟樹

忠魂碑的周遭,如今一片竹林,是後來農民拓墾種植的經濟作物,已不復當年景象。

我發現石碑旁的幾公尺外,仍有一棵老樟樹,孤零生長其間,樹幹枝葉伸向天空。

大豹社事件,可說是一場樟腦戰爭。戰役結束,大豹社被迫遷往他地, 這片大豹社傳統生活領域的山區成了日本財團三井合名會社的樟腦開採基地。

這座忠魂碑,雖然是紀念陣亡的日本士兵,卻是見證大豹社事件的歷史紀念物, 自然引起地方人文士的重視而呼籲維護保存。

走訪忠魂碑,有一償宿願的心情。然後循路下山,返回到大義橋,接著開車續往前行,抵達插角,探訪大豹社故地。

插角,或許多人不太熟悉這個座落三峽山中、大豹溪畔的小聚落。著名的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就座落於此地。 我讀《橫斷記》,才知原來當年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Watam.Shetsu)的住家就在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這一帶。

圖: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故居)
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的故居之地)

大豹社事件之後,瓦旦.燮促被迫帶著族人遷往他鄉,這裡就成了三井合名的地盤。

1920年代,樟腦產業逐漸式微,三井合名轉而大豹山區發展茶業,在這裡設立了當時東亞最大的製茶廠—大豹茶場。

二次大戰結束,國民政府接收台灣,三井的產業被政府接管,在此地成立海山茶場; 後來政府開放林地,租給民間經營「海山樂園逍遙遊」,此後幾經易手,而成為今日的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

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之子—樂信.瓦旦(Losin.Watam),在日治時期受日本政府栽陪, 畢業於台灣總督府醫學專業學校,成為知名的泰雅族菁英。光復後(1945), 樂信.瓦旦當選臺灣省臨時議會議員,他提出「大豹社原社復歸陳情書」,主張大豹社重返故地。 民國41年(1952),樂信•瓦旦,被以叛亂罪起訴,判決死刑,成為白色恐怖時期的政治受難者。

我來到大板根溫泉酒店前,懷想歷史往事;漫步於大豹吊橋,眺覽大豹溪風光, 街上的插角派出所及插角國小,歷史皆可追溯自日治時代;街上的土地公廟,取名為「廣福宮」, 則反映了當年三井合名引進桃竹一帶客籍茶農工人移墾此地的歷史。

圖:萬善堂
萬善堂

離開插角,我來到了今天旅行的最後一站,位於湊和橋上方不遠處的萬善堂。

萬善堂設立於明治四十四年(1911),是當時入墾此地的漢人收拾無主骨骸,集體合葬於此。

廟旁有兩塊古碑,刻寫著善心捐款建廟的信眾姓名,不過刻字因風化模糊,已難以辨讀。 廟後有隆起的一座墓塚,可見收埋了不少遺骸。

讀《橫斷記》,得知這裡埋葬著大豹社事件中戰亡的大豹社泰雅族人遺骸,所以也前來此地憑弔歷史。 萬善堂牌位刻文「忠義靈應萬善同歸墓」,重修之後的廟楹,對聯寫著:「湊萬同烈堪稱英雄,合善歸坟名永流芳。」 也隱隱透露出埋骨於這裡的人,不只是一般生老病死的亡魂而已。

今日三峽大豹之旅,短短半日遊,走訪幾處大豹事件的遺跡。旅行,有所謂「輕旅行」與「重旅行」之分。 路途短,輕鬆行,可謂之輕旅行,反之則為重旅行。

而旅行的輕重,亦以心情來稱量。今天的旅行,以旅程而言則輕,以心情而言則重。


旅遊日期:2018.06.26 (寫於2018.06.29)  



【路程時間參考】
大義橋→10分鐘→小亭子入口→15分鐘→大豹忠魂碑

【延伸閱讀】
.第0815篇 -2010.12.24 鹿窟尖.福元山隘勇線.大豹悲歌


【旅行照片】

大義橋旁產業道路通往大豹忠魂碑。

道路旁的小涼亭,山徑入口。忠魂碑位於遠處竹林中。

山徑通往忠魂碑。

山徑穿梭竹林間。

抵達忠魂碑。


大豹社事件忠魂碑。

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昔日大豹社頭目瓦旦•燮促故居之地)。

三井合名大豹製茶工場老照片(今大板根森林溫泉酒店)。
新式製茶工場全景(臺北州海山郡大豹),1935年,臺灣新聞社。
(圖片來源:國立臺灣大學圖書館特藏資源展示系統)

插角大豹吊橋。

大豹溪。

萬善堂,位於湊和橋上方,公路旁山坡。。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Tony已出版電子書推薦

臺灣寫真帖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臺灣總督府官房文書課


霧社討伐寫真帖
價格:新台幣 59元
作者:海老原興


臺灣蕃界展望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鈴木秀夫


臺灣國立公園寫真集
價格:新台幣 29元
作者:岡田紅陽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影片推薦】

宜蘭礁溪好好玩


內洞國家森林遊樂區


四獸山縱走


台北大縱走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旅行影片隨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以下圖片)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