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隆市].法王寺.日軍少尉碑(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第1262篇)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1262)

[基隆市].法王寺.日軍少尉碑

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
圖:法王寺(從欄杆外拍攝)
法王寺(從欄杆外拍攝

(∼續上篇

離開地藏王菩薩廟,繼續沿著龍安街198巷4弄上行。

我的下一個的目的地是法王寺,那裡有另外兩座古碑。

小巷道曲折而上,沿途有法王寺的指標。不久巷道變為石階路, 穿過民宅間的狹巷。民宅依山而建,行走其間,給人九份山城聚落的感覺。

走不到五分鐘,就抵達法王寺。清晨八點鐘,佛寺入口的小鐵柵欄還未開門。 根據資料,招魂碑、移建碑就座落於法王寺前面的民宅後方狹窄空間內。

在附近探查,找不到路徑。這時遇到一位當地居民,詢問此事, 得到的回答是必須進入法王寺才能看得到這兩座石碑。

於是又回到法王寺入口。等了一會兒,仍是一片寂靜。雖然門欄不高, 但私闖佛寺,罪過不小。於是決定原路折返,改走198巷繞往法王寺上方的嚴放寺, 先訪造其它古碑;等回程時再訪法王寺。

圖:新見碑(法王寺後門步道旁)
新見碑(法王寺後門步道旁)

回到198巷,然後沿著主要巷道上行。

巷道迂迴上行,沿途有不少岔路,大致依循主要巷道,往朝法王寺後山的方向而行。

上行約八、九分鐘,經過嚴放寺牌樓,續行不遠,即抵達嚴放寺。 嚴放寺內有日本人信仰的西國三十三所觀音靈場的幾尊石佛。本來也想順道參觀。 而此時嚴放寺也是鐵門關閉,尚未開放。

嚴放寺前續有石階小路下行通往法王寺。於是就沿著石階路下行,約三分鐘,抵達了法王寺的後門。 後門的小鐵柵門也是關閉著。

法王寺後門外面的石階步道旁,則立有一塊日治時代大正九年(1920)的直式石碑,已半埋土中, 露出的碑面,刻有「新見」,上方還類似菊花家徽的圖案刻紋,山友稱這塊石碑為「新見碑」。

法王寺創建於日治時代,是為撫慰火葬場日軍亡靈而興建的佛寺,屬於日本天台宗。新見碑或許與法王寺的歷史有關。 至於佛寺前的招魂碑,則是從它處遷移來的註1。 當年會選擇將招魂碑遷建於此,可見當時此地環境幽雅,有佛寺僧人朝夕頌經,足以撫慰亡魂。沒想到近年百之後, 環境變異,招魂碑侷促於難以接近的狹窄空間內。我從法王寺的前門繞到後門,還是無緣一睹石碑。

圖:尋找「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日軍少尉碑)
尋找「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日軍少尉碑)

於是從法王寺後門折返,回到嚴放寺牌樓,去尋訪附近另外一座石碑—日軍少尉碑。

據說這座石碑就在附近路旁的小丘樹林中。

我在附近的巷道繞來繞去,尋尋覓覓,找了二十分鐘,竟然連入口都找不到。 這時遇見一位剛忙完農事的阿伯,於是向他詢問。

阿伯知道那座石碑,他說路況不好。我回答說:「沒關係,請告訴我怎麼走。」 阿伯不放心的說:「你等我一下。我帶你去好了。」他收拾一下農具之後,就帶著我來到附近路旁一棟民宅旁。

這棟民宅的門牌為「獅球路111巷38號」,距離嚴放寺牌樓不遠的岔路,相距約100多公尺。 我剛才也有經過這裡,沒發現路旁有任何路徑痕跡。若沒見這位熱心的阿伯, 怎能知道日軍少慰紀念碑就藏身在上方的樹林中呢?

有人說:「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此時我深有同感。阿伯走在前面帶路, 沿路撥開雜草亂枝,上爬約二分鐘,即抵達上方處的日軍少慰紀念碑。


圖: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1896年)
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

這座石碑全名為「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 背面刻有「明治廿九年七月十六日有志者建之」。

石碑兩側分別刻著「明治廿九年一月一日於三貂大岭戰死」、「後備步兵第四聯隊附 石川縣金澤巿彥三二番町」。

松田篤三之戰死於1895年的元旦。當時台北附近各地的抗日軍趁著日本人慶祝新年,守備鬆懈之際, 趁機發起聯合反攻台北城。

當天台北附近各地都有衝突戰鬥,士林芝山岩學堂的六名教職員遭民眾殺害,史稱「芝山岩事件」。 三貂嶺、頂雙溪則有林李成所率領的抗日軍與日軍戰鬥,日軍少尉松田篤三戰死。

這座日軍少尉碑,有一特殊之處,是它的基座。從基座四周的刻字可知它原來是西國三十三觀音靈所的石佛基座, 刻建於昭和六年(1931),與與日軍少尉碑的年代(1896)相差了二十五年,兩者怎麼會疊合成一體呢?

日治時代的觀音石佛遭到破壞或失竊,是在日本結束在台統治(1945)之後才發生的。 不少觀音石佛因此而消逝,或僅存基座殘跡。而石佛基座又怎會被放置於日軍少尉碑的下方呢? 以常理推測,日軍少尉碑可能也是從它處遷移來的。或許日軍少尉碑的原址後來被民眾佔用為興建住宅用地, 民眾忌諱毀壞墓碑,因而將墓碑移往偏僻高處山丘,並利用附近殘剩的石佛基座,做為遷建之後的日軍少尉碑基座。

如果不是歷經這樣的歷史滄桑與變遷,那麼又該如何解釋1931年的石佛基座會變成1896年日軍少尉碑的基座呢?

圖:日軍少尉松田篤三來自石川縣金澤市彥三二番町。
日軍少尉松田篤三來自石川縣金澤市

如今這座石碑深隱於路旁約二、三十公尺外的山丘樹林中。前往石碑的路徑竟如此荒蕪,我於是有所感慨。

地方相關單位有心在山腳下設立導覽解說牌,介紹此地五座古碑, 又為何不在石碑所在處豎立指標及整理路徑以引導遊客呢?

或許曾經整理過路況,只是後來少有遊客而變為荒蕪。

而這件事也不應寄望於地方政府。政府的作為反映民心所欲。 大多數民眾不關心的事情,政府自然不會重視,這也是民主社會之常態。

所以石碑照顧之事,也只能冀望於二、三位關心三坑文史的地方人士了。 身處這個時代,願意關心冷門歷史遺跡的人,我想應該要能擁有一顆忍受寂寞的孤獨之心。 即使你知道這樣的景點,一年不會有幾個遊客造訪,能仍願意定期的巡視及維護,不讓路徑荒蕪,不使遺跡堙滅。 即使你知道主題冷門,你能願意為它書寫及宣傳。為理想,而不為掌聲,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能持續以恆,而不會只有短暫五分鐘的熱情而已。

告別熱心幫忙的阿伯,我獨自沿著龍安街198巷下山。 回到山腳下,再次造訪198巷4弄內的地藏王菩薩廟,而鐵柵門依舊關閉。 我又沿著4弄小巷上行,又來到法王寺。結果柵門還是未開。

今天上午,三顧法王寺,依然與招魂碑緣鏗一面。我不敢逾矩,所以只好道別離。

旅遊日期:2017.06.10(寫於2017.06.26)  


臺風雜記(電子書)
價格:39元
(日治初期的臺灣社會風貌)


註1: 招魂碑,是對於戰死者的慰靈碑。法王寺的招魂碑,創建於明治三十一年(1898), 最初設於日軍基隆重砲兵營區內,明治四十二年(1909)移至高砂公園; 後來因高砂公園為市民休閒場所,常有兒童在招魂碑附近嬉戲玩耍,日本帝國在鄉軍人會基隆分會覺得招魂碑座落於此地, 缺乏肅穆崇敬之意,於是在昭和二年(1927)將招魂碑遷至法王寺,並豎立一塊遷建碑,說明遷建的緣由。 這就是法王寺這兩座石碑的由來。


【旅行照片】

從法王寺下山,繞路前往嚴放寺。

沿著龍安路198巷主要巷道上山前往嚴放寺。

龍安路198巷迂繞上山。

路過嚴放寺牌樓。

續往嚴放寺。


嚴放寺。尚未開門。

嚴放寺前有石階路,通往法王寺。

下行約三分鐘,抵達法王寺後門。也是尚未開門。

新見碑(大正九年),座落於法王寺後門步道旁。

從法王寺折返,爬向嚴放寺。接著前往尋找日軍少尉碑。

經過20分鐘迷航,幸運遇到農民阿伯,帶我抵達此處。

日軍少尉碑的入口就在這間民宅前面不到十公尺的路旁。

農民阿伯指著路旁草叢處,就是前往日軍少尉碑的入口。

阿伯走在前面領路。

路況不好,若沒阿伯帶路,我難以找到日軍少尉碑。

上行約二三分鐘,抵達日軍少尉碑。先看到石碑背面,刻著
「明治廿九年七月十六日有志者建之」等文字。

石碑正面,刻著「陸軍步兵少尉正八位松田篤三之墓」等文字。

日軍少尉碑的石碑卻是昭和九年(1931)的觀音石佛基座。
推測石碑、石佛原來不在此處,而是曾經歷滄桑,最後遷建組合於此地。


(片長:1分16秒)


裨海紀遊(電子書)
價格:29元
作者:清.郁永河
(臺灣第一本遊記文學)

[旅行地圖]

[交通地圖](可用箭頭上下左右移動及放大縮小)


Tony最新出版電子書

臺風雜記
價格:新台幣 39元
作者:佐倉孫三


日治時代臺灣風景明信片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Tony 編著


臺灣旅行記
價格:新台幣 19元
作者:邱文鸞


紅樓夢
價格:新台幣 30元
作者:清.曹雪芹


【Online線上人數】

【推薦Tony的網站】

【訂閱最新文章】



【搜尋Tony的旅記】

自訂搜尋




Tony旅記(列表)】  【Tony旅記(區域)】  【Tony已出版紙本書】   【Tony已出版電子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電子書依類別顯示,請點選此處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閱讀古典),請點選此處
【Tony旅行影片推薦】
.觀看更多Tony的旅行影片,請前往:Tony的自然人文旅記(YouTube頻道),歡迎訂閱!


【Tony旅記隨選】


註:若您對本篇旅記有任何意見交流,歡迎來信(我的e-mail信箱:tonyhuang39@gmail.com)。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