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膝軒記

管同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明祖江甯(今南京市),而楊吳城濠(指金陵城的舊護城河)圍於城內,其水流日就狹。及其東至竹橋有水穴城(穿過城牆)來會,古所謂「青溪一曲」者也。折而南流,至柏川橋,再會鐘山之水。又稍南,過大中橋,則淮水東關,與相灌注。楊吳城濠雖就狹,而會是三水(穴城之水、鍾山之水、淮河之水),半里之間,勢猶浩瀚。又其地北見雞籠(雞籠山,位於南京城北隅),東北見鐘山。而東岸率(大概)果園菜囿,雜植桃杏韭菘之屬。山林映帶,舟楫往來,雖居城中,殆無異於郊外。

予自歸江寧,家凡六徙。近乃僦(ㄐ|ㄡˋ;租賃)宅居是水之西。老屋百年,塵埃滲漏。每暑日激射(噴射;衝擊),陰雨連綿,烝炕(ㄎㄤˋ,北方各地用磚或泥坯在屋裡砌成的臥榻。)沾淋,顧視無可逃避。予居之未嘗不適也。獨其屋僅四間,自奉母處妻孥(妻子和兒女)置廚爨外,了無燕息之所,意尚闕然(缺少的樣子;若有所失的樣子。)嘉慶十五年歸自山東,始即第二室屏後一楹地,葺(ㄑ|ˋ,修補的意思)為小軒,顏曰抱膝。借書滿架,置榻一張,偃仰嘯歌,始獲其所。然其為地,前近市廛(ㄔㄢˊ,古代城市中可供平民居住的宅地),後連閨闥(ㄊㄚˋ,門),而左則直接鄰家,不壁而板。凡夫行旅之歌唱,婦孺之呼哮,雞犬之鳴吠,嘈雜喧闐(ㄊ|ㄢˊ,充塞、充滿),殆無時不至。而當予神會志得,抗聲高誦,家人每笑謂其音聒人。三者之聲,蓋往往為所掩也。

諸葛武侯隱處隆中,抱膝而吟《梁甫》(諸葛亮喜誦《梁甫吟》,這首詩講的是齊國晏嬰為齊國除去三個心腹之患的故事。)。時人問其志,但笑而不言。予之名軒,豈敢以武侯自命,蓋亦陶公(陶淵明,東晉隱居詩人)所云「容膝易安」之意而已。然予既厭薄文辭,又不汲汲然志在科舉,斗室之間,諷書不輟。有相問者,予將何以答之耶?軒既葺,居者一年。明年,予為人所招,不琣b家。而其室遂廢。然一時之興,有不能忘。故追而記之。

柏川橋者,與予所居後戶對。其前戶所臨街,稱名多異。或曰:其地古屬綿鄉,名曰綿鄉營。或曰:柏川橋北百餘步外,其地為明之東廠。至今猶名曰東廠。而此地則之餉營也。是二說者,今皆不可考云。


管同(1780--1831) 清散文家。字異之,江蘇上元人。道光舉人。曾受業於姚鼐,為桐城派作家。著有《因寄軒文集》、《孟子年譜》、《七經紀聞》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