己亥六月重過揚州記

龔自珍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居禮曹(在禮部任職。),客有過(訪)者曰:「卿知今日之揚州乎?讀鮑照《蕪城賦》(鮑照:中國南北朝詩人,蕪城賦借廣陵在漢代的繁華和今時的荒涼對照,以抒發懷古之幽情),則遇之矣(遇之:得之,能夠了解實際情況)。」余悲其言(我聽了此話,為揚州的滄桑感到悲傷)

明年乞假南遊(己亥年:道光十九年,公元1839年)。抵揚州。屬有告糴謀(糴:買米。告糴:請求買穀,指請求資助窮困之意。 ),舍舟而館(住旅館)。既宿,循館之東牆,步遊,得小橋俯溪,溪聲讙(諠嘩)。過橋,遇女牆(城牆上的矮牆),齧(咬;此指女牆破缺處)可登者登之。揚州三十里,首尾屈折高下見。曉雨沐屋,瓦鱗鱗然,無零甃斷甓(殘垣斷壁碎磚。甃:ㄓㄡˋ,磚砌的井壁。甓:ㄆㄧˋ,磚。)。心已疑禮曹過客言不實矣。

入市求熟肉,市聲讙。得肉,館人以酒一瓶、蝦一筐饋(贈送)。醉而歌。歌長短言樂府(即詞。詞,又稱長短句,可以入音樂。),俯窗嗚嗚,驚(驚嚇)對岸女夜起。乃止。

客有請吊蜀岡(蜀岡:土崗名,今揚州市西北,瘦西湖北,為唐代古城遺址。)。舟甚捷。簾幕皆文繡,疑舟窗蠡也。審視玻璃五色具(此句指舟窗晶瑩透亮,五彩繽紛,疑為貝殼所飾;細看才知是五顏六色的玻璃。蠡 :螺類動物的統稱,此指貝殼。)。舟人時時指兩岸曰:某園故址也,某家酒肆故址也。約八九處。其實獨倚虹園圯無存(倚虹園:揚州名勝,因鄰近大虹橋而得名。)。曩所信宿(曩:從前。信宿:連住兩晚)西園(西園:原名芳圃,在平山堂西,建於清乾隆十六年。),門在,題榜在,尚可識。其可登臨者,尚八九處。阜有桂,水有芙渠菱芡(芙渠:荷花。菱:菱角。芡:水草名。)。是居揚州城外西北隅,最高秀,南覽,北覽江淮數十州縣治,無如此治華也(冶:秀麗)。憶京師言,知有極不然者。

歸館,郡之士皆知余至,則大讙。有以經義請質難者(經義:經書的解釋。質難:詢問疑難),有發(提出)史事見問者,有就詢京師近事者,有呈所業,若文、若詩、若筆、若長短言、若雜著、若叢書,乞為敘、為題辭者,有狀其先世事行乞為銘者(指拿著為先人撰寫的行狀,請求我為其先人撰寫墓誌銘。),有求書冊子書扇者,填委(堆滿)塞戶牖,居然嘉慶中故態(作者意指現在已是外國勢力漸侵中國之際,而士大夫仍然沉溺於這種傳統舊習,感受不到世事時變的危機。),誰得曰今非承平時邪?惟窗外船過,夜無笙琶聲。即有之,聲不能徹旦(徹旦通宵達旦)。然而女子有以梔子華髮為贄求書者(梔子:花名。梔子花中有同心梔子,常被用作定情之物。華髮:舞妓所戴的花飾。贄:ㄓˋ,初次見面所送的禮物。)。爰(乃)以書畫環瑱互通問,凡三人(這樣的女子共有三人),淒馨哀豔之氣,繚繞於橋亭艦舫間。雖澹定,是夕魂搖搖不自持(我雖然淡定,那晚也覺得難以自持。)

余既信信(連住四晚),拿流風,捕餘韻,烏睹所謂「風號雨嘯、鼯狖悲、鬼神泣」者?(鮑照《蕪城賦》之文詞)君病(作者友人宋翔鳳),存亡弗可知。又問其所謂賦詩者,不可見,引為恨。臥而思之,余齒垂五十矣。今昔之慨,自然之運(自然界的運動、變化),古之美人名士富貴壽考(長壽)者,幾人哉!此豈關揚州之盛衰,而獨置感慨于江介(江邊,此指揚州)也哉?抑予賦側豔則老矣(側豔:指文辭艷麗的詩詞壽。龔自珍年輕時曾作豔詞。)。甄綜人物(綜合分析,品鑑人物。),搜輯文獻,仍以自任,固未老也。

天地有四時,莫病(難過)於酷暑,而莫善於初秋。澄汰其繁縟淫蒸(澄汰:澄清、淘汰。繁縟:繁雜。淫蒸:濕熱。),而與之為蕭疏澹(淡遠空寂),泠然瑟然(清涼爽潔的樣子),而不遽使人有蒼莽寥泬(空曠蕭條)之悲者,初秋也。今揚州其初秋也與?予之身世雖乞糴(指貧窮,向人借米糧。),自信不遽死,其尚猶丁(當、值)初秋也與?作《已亥六月重過揚州》記。

(清代文人龔自珍在散文《己亥六月重過揚州記》中表達了「人生五十似初秋」的心情,感慨年華易逝及自已抱負未減的志向,而亦隱隱表達了對時代的憂心。此時的清朝社會,宛如初秋景象,雖然表面仍然美好,已漸有衰敗沒落的徵兆,而士大夫卻毫無警覺之心。龔自珍寫此文章的次年,中英爆發鴉片戰爭,又隔一年,龔自珍辭世。)


龔自珍(1792∼1841),清末思想家、文學家。字爾玉,更名易簡,字伯定;又更名鞏祚,號定庵。浙江仁和人,道光進士。曾任內閣中書、禮部主事。家學淵源,從文字、訓詁入手,涉金石、目錄,泛及詩文、地理、經史百家,受「春秋公羊學」 影響甚深。面對嘉慶道光年間社會危機日益嚴重,龔自珍棄絕考據訓詁之學,講求經世之務,追求政治社會改革。面對中英鴉片問題,他支援林則徐禁煙,主張加強戰備對付英國。詩文皆有名,有《定庵文集》3卷、《餘集》1卷等著作傳世。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