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才

曾國藩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風俗之厚薄(淳厚樸實與浮薄衰弱)奚自乎?一二人之心之所向而已。民之生,庸弱者戢戢(聚集、眾多貌)皆是也。有一二賢且智者,則眾人君之(以之為君長)而受命焉;尤智者,所言尤眾焉。此一二人者之心向義,則眾人與之赴義;一二人者之心向利,則眾人與之赴利。眾人所趨,勢之所歸,雖有大力,莫之敢逆!故曰:撓萬物者莫疾乎風(撓:動搖。疾:急速。二句出自《易說卦傳》。)。風俗之於人之心,始乎微而終乎不可禦者也。

先王之治天下,使賢者皆當路,其風民(教育感化人民)皆以義;故道一而風俗同。世教既衰,所謂一二人者,不盡在位,彼其心之所向,勢不能不騰為口說,而播為聲氣(聲勢與風氣)。而眾人者,勢不能不聽命而蒸為習尚(蒸:興起,漸成之意。)。於是徒黨蔚起(聚集),而一時之人才出焉。有以仁義倡者,其徒黨亦死仁義而不顧;有以功利倡者,其徒黨亦死功利而不返。水流濕,火就燥,無言不讎(響應),所從來久矣。

今之君子之在勢者,輒曰天下無才。彼自屍(居於)于高明之地,不克(不能)以己之所向,轉移習俗,而陶鑄(培養造就)一世之人。而翻(反而)謝曰無才。謂之不誣,可乎否也?

十室之邑,有好義之士,其智足移十人者,必能拔十人中之尤者而材之。其智足移(改變)百人者,必能拔百人中之尤者而材之。然則,轉移習俗,而陶鑄一世之人。非特處高明之地者然也;凡一命(命:官階。周代時官階從一命到九命,一命為最低級別。後泛指官職低微。)以上,皆有責焉者也。

有國家者,得吾說而存之,則將慎擇與共天位之人;士大夫得吾說而存之,則將惴惴(ㄓㄨㄟˋ ,憂懼戒慎)乎謹其心之所向,恐一不當而壞風俗,賊人才。循是為之,數十年之後,萬一有收其效者乎?非所逆睹(預見)已。


曾國藩(西元1811-1872年),字滌生,湖南湘鄉白楊坪人。道光18年(1838年)進士。咸豐、同治年間,內有太平天國之亂,外有英法聯軍之禍。咸豐二年(1852年)冬,太平軍之亂,曾國藩以在籍兵部侍郎奉命督辦湖南團練,乃集合羅澤南、胡林翼、彭玉麟等創立湘軍,初肅清湖南,進而與太平軍角逐長江,卒平定太平天國之亂。曾國藩積極提倡洋務運動,為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同時是一位軍事家、文學家。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