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天平山記

高啟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至正二十二年九月九日(至正二十二年:1362年。至正為元順帝年號),積霖既霽(霖:連綿不停的雨。霽:ㄐㄧˋ,雨停止,天放晴。),灝氣澄肅(灝:ㄏㄠˋ,廣大。灝氣:彌漫在天地間之氣。澄肅:肅清。)。予與同志之友以登高之盟不可寒也(寒:背棄。),乃治饌載醪(ㄌㄠˊ,酒),相與詣天平山而遊焉。

山距城西南水行三十里。至則舍舟就輿,經平林淺塢間(塢:ㄨˋ,泛指四周高而中央低的地方,如山塢。),道傍竹石蒙翳(ㄧˋ,遮蔽。蒙翳:遮蔽;覆蓋。),有泉伏不見,作泠泠琴築聲(泠泠:ㄌㄧㄥˊ ㄌㄧㄥˊ,流水聲,借指清幽的聲音。築:古代一種打擊的絃樂器。)。予欣然停輿聽,久之而去。

白雲寺(寺名。在天平山南麓。),謁魏公祠,憩遠公庵,然後由其麓狙杙以上(狙杙:ㄐㄨ ㄧˋ,謂猴緣木。形容行動矯捷。)。山多怪石,若臥若立,若搏若噬(搏:對打。噬:ㄕˋ,咬。),蟠拏撐住(蟠:ㄆㄢˊ,盤曲。拏:ㄋㄚˊ,同「拿」。),不可名狀。復有泉出亂石間,曰白雲泉,線脈縈絡(縈:繚繞。線脈縈絡:形容泉水細如線脈,繚纏在一起。),下墜於沼;舉瓢酌嘗,味極甘冷。泉上有亭,名與泉同。草木秀潤,可蔭可息。過此,則峰回磴盤(磴:ㄉㄥˋ,石階。磴盤:石階盤曲。),十步一折,委曲而上,至於龍門(龍門:為登山要道。其地兩岩壁立對峙,中通一小徑,僅容一人側身而過,稱為龍門,又名一線天。)。兩崖並峙,若合而通,窄險深黑,過者側足。又其上有石屋二:大可坐十人,小可坐六、七人,皆石穴,空洞,廣石覆之如屋。既入,則懍然若將壓者(懍:ㄌㄧㄣˇ ,畏懼。懍然:危懼貌;戒懼貌。),遂相引以去,至此,蓋始及山之半矣。

乃復離朋散伍,競逐幽勝。登者,止者,哦者(哦:ㄛˊ, 嘆詞,唉嘆聲。),嘯者,憊而喘者,恐而啕者(啕:ㄊㄠˊ,大聲哭泣。),怡然若有樂者,悵然俯仰感慨,若有悲者,雖所遇不同,然莫不皆有得也。予居前,益上,覺石益怪,徑益狹,山之景益奇,而人之力亦益以憊矣。顧後者不予繼,乃獨褰裳奮武(褰:ㄑㄧㄢ ,揭起。褰裳:提起衣裳。武:半步,泛指腳步。),窮山之高而止焉。

其上始平曠,坦石為地,拂石以坐,則見山之雲浮浮(氣體上升的樣子。),天之風飂 (ㄌㄧㄠˊ,狀聲詞。形容風的聲音。)太湖之水渺乎其悠悠(渺:渺遠的樣子。悠悠:眇遠無盡的樣子。)。予超乎若舉(超:高出。舉:飛。),泊乎若休(泊:安靜,如淡泊。),然後知山之不負于茲遊也。既而欲下,失其故路,樹隱石蔽,愈索愈迷,遂困于荒茅叢筱之間(筱:ㄒㄧㄠˇ,細竹子。)。時日欲暮,大風忽來,洞谷谽呀(谽岈:ㄏㄢ ㄒㄧㄚ,山谷空闊的樣子。),鳥獸鳴吼,予心恐,俯下疾呼,在樵者聞之,遂相導以出。至白雲亭,復與同遊者會。眾莫不尤予好奇之過(尤:責怪),而予亦笑其恇怯頹敗(恇怯:ㄎㄨㄤ ㄑㄩㄝˋ,畏縮害怕。頹敗:衰敗。),不能得茲山之絕勝也。

於是采菊泛酒(亦作「泛酒」。古代風俗。每逢三月三日,宴飲于環曲的水渠旁,浮酒杯于水上,任其飄流,停則取飲,相與為樂,謂之「汎酒」。此指在水邊流觴飲酒。),樂飲將半,予起,言於眾曰:「今天下板蕩(板蕩:《詩•大雅》有《板》、《蕩》兩篇,都是寫當時政治黑暗,政局動亂。後用指政局混亂、社會動盪。),十年之間,諸侯不能保其國,大夫不能保其家,奔走離散于四方者多矣。而我與諸君蒙在上者之力,得安於田里,撫佳節之來臨,登名山以眺望,舉觴一醉(觴:音ㄕㄤ,酒杯。),豈易得哉!然恐盛衰之不常,離合之難保也,請書之于石,明年將復來,使得有所考焉。」眾曰:「諾!」遂書以為記。


高啟(1336-1374),字季迪,號青邱子,元明間著名詩人,兼長各體;散文成就亦高。明太祖洪武初年,應詔入京修元史,後歸鄉教書,曾作詩諷刺,受朱元璋忌恨,後被人誣告,遭腰斬,年僅三十九歲。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