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防輯要序

嚴如煜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自昔談海防,以禦外洋、堵海口為要策。我國家于崇明舟山玉環海壇金門澎湖南澳匋洲島嶼(匋:原字為「石+匋」)深阻之處,皆特設鎮將。而台灣澎湖外,距海岸水程千里,雞籠風山,隸我版圖,設官蒞長,人物繁昌,屹然為海外巨鎮,聲威雄壯,杜(阻塞)島夷之窺伺矣。口岸則直隸天津山東登萊江南狼山浙江黃岩溫州福建福寧廈門漳州廣東潮州碣石虎門高廉瓊州,各設專閫(ㄎㄨㄣˇ,門檻、門限。),分佈重兵。而天津以畿輔要地,舊制已設陸營。近又增以水師。松江劉河吳淞川沙要口,寧波定海象山要口,泉州金門廈門要口,惠州密邇(貼近;靠近。)碣石虎門,特駐軍門,就近統領防禦,營城泛堡,炮台煙墩,星羅棋布,口岸之綢繆密矣。

至于擇將弁(ㄅ ㄧ ㄢ ˋ,舊時稱低級武官。),練兵卒,整備船隻器械,斷接濟,嚴透漏,禁奸徒出入,哨巡岸稽,著為令甲,罔不嚴密整齊。沿海人民,農桑弦誦,二百年來,晏然無此鬯(ㄔㄤˋ,弓套。通「韔」。)警。未不知前代之失,無由知國家之所以為得也。

嘉靖以降,陵夷(由盛到衰。衰頹,衰落。)不可言矣。當信國公(湯和,明朝將領,開國功臣。)沿海設立衛所之初(衛所:明朝自京師達於郡縣,皆立衛所。數府劃為一個防區設衛,下設千戶所和百戶所。各衛所分屬於各省的都指揮使,統由中央的五軍都督府分別管轄。清初亦沿襲。),棄昌國浯嶼澎湖南澳各要不守,論者已有撤我藩籬,貽寇巢窟之憾。迨後紀綱日弛,衛所虛存,內地奸民勾結倭夷,乘間發難。東南濱海數千里,生靈塗炭。一時名臣宿將,群策群力,經營十數年。會倭飽思歸,直海受餌(指明朝誘降王直海商海盜集團。)吳越烽煙浸息。而閩廣洋患旋撲旋生,蔓延而不已。失要則亂,詎(ㄐㄩˋ,豈、何,表示反問的語氣。)不信與?

嘉靖用兵時,唐順之茅坤譚綸胡世寧諸名人,身在行間,目擊失事之端委,屢條防堵之機宜。其他吳越先哲,就所見聞,存之記載,皆得失之林也。顧寧人(顧炎武)景范兩先生,當勝國(指明朝)末造,視洋患為切膚災,蒿目時艱(蒿目:極目遠望;時艱:艱難的局勢。指對時事憂慮不安。蒿:ㄏㄠ),憂深慮遠,而生長吳越文獻之邦,野史家集,郡邑志乘,足以供其採擇考訂。景范之學,長於輿地,寧人之識,兼通方略。其愾嘆而發之議論,往往一篇中,三致意焉,較之諸家尤精而切。

予往佐那制軍籌辦廣東洋匪于海防形勢,略悉一二。守郡無事,乃取緣海山川險要,輯直隸山東浙江福建廣東海疆輿地,並次其兵防軍政兵事,他如水戰之臨機決勝,出洋之風信潮候,船筏帆櫓臨敵之火器弓弩,皆洋防之要,以次輯焉。元明之衛所,運道鹽政,外夷市貢,雖得失參半,亦莫非當年要務。輯之以備參稽,成書二十四卷,名曰《洋防輯要》。覽此者,知勝國疏於防制,因以啟釁召侮。諸君所太息為未能舉行者,至聖朝而措置罔遺也。書曰:「鑒於成憲(既有的法律、規章制度。),其罔有愆(罔:無。愆:ㄑㄧㄢˉ,過失)。」有封疆之責者,尚留意哉!


嚴如煜(1759—1826),湖南?浦人。字炳文,一字蘇亭,號樂園(一說字樂園),清代地理學家。留心經世之學,精研天文,地理,兵法。嘉慶五年(1800)應試孝廉方正,上《平定川、楚、陝三省方略策》,得仁宗讚賞,拔為第一,授陝西洵陽知縣,參與平定白蓮教,頗有軍功。道光元年(1821),奉命勘察川、陝、楚三省邊防,提出增設城口、白河、太平等五廳,添兵關津要隘等建議。升貴州按察使,復調陝西,卒於任內。纂《洋務輯要》、《苗防備覽》、《三省邊防備覽》。有《漢中府志》、《樂園文鈔詩鈔》等著述傳世。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