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闕齋記

曾國藩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國藩讀《易》,至〈臨〉而喟然嘆曰:「剛浸而長矣。至于八月有凶,消亦不久也。」(〈臨〉是《易》中卦名之一,有「至於八月有凶」之句。臨,大也。以陽之逐漸盛長,其德壯大,可以監臨於下,故曰臨也。至於八月有凶者,以物盛必衰,陰長陽退,小人道長,君子道消,故八月有凶也。以盛不可終保,聖人作《易》以戒之也。)可畏也哉!天地之氣,陽至矣,則退而生陰!陰至矣,則進而生陽。一損一益者,自然之理也。

物生而有嗜欲,好盈而忘闕(同缺;不足。)。是故體安車駕,則金輿聰衡(ㄘ ㄨ ㄥ ㄏㄥˊ,嵌金飾的車轅端橫木。聰,原字左邊部首為為"金"字。),不足於乘;目辨五色,則黼黻文章(黼黻:ㄈㄨˇ ㄈㄨˊ,古代禮服上繪繡的華美花紋。文章:錯雜的色彩或花紋。),不足於服。由是八音繁會(八音:古代稱金、石、絲、竹、匏、土、革、木為八音。),不足於耳;庶羞珍膳(庶羞:佳餚。),不足於味。窮巷甕牖之夫(甕?:ㄨㄥˋ ㄧㄡˇ。指貧窮人家。甕:盛水或酒的陶器。牖:窗?),驟膺(突然獲得授予)金紫(金魚袋及紫衣。唐宋的官服和佩飾。因亦用以指代貴官。),物以移其體,習以蕩其志。向所謂搤腕而不得者(搤腕:握住手腕。表示激動、悲憤、惋惜等的動作。),漸乃厭鄙而不屑御。旁觀者以為固然,不足訾議(詆毀,議論。)。故曰:「位不期驕,祿不期侈。」(地位不與驕傲相約,而驕傲自來;厚祿不與奢侈相純,而奢侈自來。見《尚書周書周官》。孔安國傳:「貴不與驕期而驕自至,富不與侈期而侈自來。」)、「彼為象箸,必為玉杯。」(指愈來愈驕奢。語出《史記宋微子世家》。是箕子批評商紂王的話,象箸:象牙所製的筷子。)積漸之勢然也。而好奇之士,巧取曲營,不逐眾之所爭,獨汲汲於所謂名者,道不同,不相為謀。或貴富以飽其欲,或聲譽以厭(滿足)其情,其于志盈一也。

夫名者,先王所以驅一世于軌物也(軌物:法度與準則。)。中人以下(中人:平常人),蹈道不實(蹈:履行),於是爵祿以顯馭之,名以陰驅之。使之踐其跡,不必明其意。若君子人者,深知乎道德之意,方懼名之既加,則得于內者日浮,將恥之矣。而淺者嘩然驚之,不亦悲乎!

國藩不肖(不肖:自謙之詞。),備員東宮之末(東宮:太后所居之宮。),世之所謂清秩(清秩:清貴之官。)。家承餘蔭,自王父母(祖父母)以下,並康強安順。孟子稱「父母俱存,兄弟無故」,抑又過之。《洪範》(《尚書》篇名。)曰:「凡厥庶民,有猷有為有守(有猷:有謀略者。有為:有設施者。有守:有操守者。);不協于極(不符合善。),不罹于咎(不陷於惡。罹:遭遇。),女則錫之福(汝:你。錫:賜。)。」若國藩者,無為無猷,而多罹于咎。而或錫之福,所謂不稱其服者歟?(不稱其服:不符合他應得的地位。)於是名其所居曰「求闕齋」。凡外至之榮,耳目百體之嗜,皆使留其缺陷。

禮主減而樂主盈,樂不可極,以禮節之,庶以制吾性焉,防吾淫焉。若夫令聞廣譽(令聞:好名聲),尤造物所靳予(ㄐㄧㄣˋ,吝惜;靳予:吝惜給予。)者。實至而歸之,所取已貪矣。況以無實者攘之乎?(攘:奪取)行非聖人而有完名者,殆不能無所矜飾(誇耀裝飾)于其間也。吾亦將守吾闕者焉。


曾國藩(1811∼1872),字滌生,湖南湘鄉白楊坪人。道光18年(1838年)進士。咸豐、同治年間,內有太平天國之亂,外有英法聯軍之禍。咸豐二年(1852年)冬,太平軍之亂,曾國藩以在籍兵部侍郎奉命督辦湖南團練,乃集合羅澤南、胡林翼、彭玉麟等創立湘軍,初肅清湖南,進而與太平軍角逐長江,卒平定太平天國之亂。曾國藩積極提倡洋務運動,為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同時是一位軍事家、文學家。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