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鄉昭忠祠記

曾國藩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咸豐二年(1852年)十月, 賊圍攻湖南省城(粵賊:指洪秀全太平天國)。 既解嚴,巡撫亮基檄調湘鄉團丁千人至長沙檄:ㄒㄧˊ, 古代官府用以徵召或聲討的文書),備防守。羅忠節公澤南王壯武公鑫等,以諸生率千人者以往。 維時國藩方以母憂(母親喪事)歸里,奉命治團練于長沙。 因奏言團練保衛鄉里,法當由本團醵金(ㄐㄨˋ ㄐㄧㄣ,集資,湊錢。)養之, 不食于官,緩急終不可恃。不若募團丁為官勇,糧餉取諸公家,請就見調之千人, 略仿戚元敬(戚繼光,字元敬,明代將領)成法, 束伍練技,以備不時之衛。由是吾邑團卒,號曰湘勇

三年春,平土寇于衡山,破逆黨于東。其夏,賊圍江西省城,國藩湘勇二千,楚勇千人, 羅忠節公輩率之東援。初戰失利,營官謝邦翰易良乾等殉難。湘勇之越境剿賊,將領之力戰捐軀, 實始於此。余聞而悼之。議立忠義祠于縣城,祀人與于南昌之難者。

其冬,余奉命籌備舟師,乃募湘勇水陸萬人。明年,率之東討。岳州之役,陸兵敗挫。 雖旋有湘潭之捷,而士中熠(ㄧˋ,光耀。)。 既而整軍再出,羅公李忠武公續賓湘勇以從。於是大雋(ㄐ ㄩ ㄢ ˋ, 指美好。)岳州,克武漢,下蘄黃,破田家鎮, 復江西弋陽信州寧州, 又以其間由江還(湖北省),掃蕩枝縣, 再克武昌省會。咸豐五六年間(1855∼1856年)(羅澤南、李續賓,均為湘軍名將。)湘勇之名震天下。 而王壯武公劉武烈公騰鴻蕭壯果公啟江, 暨巡撫蔣公益澧,皆提湘勇征戰湖北江西廣西廣東等省,所在有聲。 然公、公、公,遂以六七年間,先後徂謝(ㄘㄨˊ ㄒㄧㄝ ˋ, 死亡。),而將士傷亡者滋益多。前所議建之忠義祠, 規制隘庳(ㄞˋ ㄅㄧˋ,狹小低矮。),不足以嚴典祀。

咸豐八年秋,國藩乃與公具疏會奏,請立昭忠祠湘鄉, 令有司春秋致祭。天子許之。吾邑軍士,歿有餘榮已。未幾而舒城三河之難作, 公殉節(三河之役,李續賓率六千湘軍赴援安徽, 遭太平軍十萬大軍包圍,全軍覆沒。),部下死者殆六千人。國藩私憂,以謂中士氣恐不復振。 其後公之弟勇毅公續宜,重輯部曲,轉戰北,張忠毅公運蘭唐總戎義訓輩之師,轉戰南, 而吾弟國荃,遂以士克復安慶金陵兩省。 蔣公楊公昌浚亦用人平浙江,伐福建張忠毅公亦戰歿于。東南數省,莫不有湘軍之旌旗,中外皆嘆異焉。其西北諸道, 則提督松山追逐捻匪于河南山東直隸, 征叛陝西甘肅(捻匪:指捻軍, 一個活躍在安徽北部及江蘇、山東、河南三省部分地區的反清農民武裝勢力,與太平天國同時期。 「捻」是淮北方言,意思是「一股一夥」。)。而按察使防守山西。 其西南諸道,則蕭壯果公率師入,而巡撫屢平寇, 總督劉公岳昭暨諸湘軍,又自而南入,西入

一縣之人,征伐遍于十八行省,近古未嘗有也。當其負羽(背負羽箭?)遠征, 乖離骨肉,或苦戰而授命,或邂逅而戕生,殘骸暴于荒原,凶問遲而不審,老母寡婦,望祭宵哭, 可謂極人世之至悲。然而前者覆亡,後者繼往,蹈百死而不辭,困厄無所遇而不悔者,何哉?豈皆迫于生事, 逐風塵而不返與?亦由前此死義數君子為之倡,忠誠所感,氣機鼓動而不能自己也。君子之道,莫大乎以忠誠為天下倡。 世之亂也,上下縱于亡等(謂無視禮法、等級制度。)之慾, 奸偽相吞,變詐相角,自圖其安,而予人以至危。畏難避害,曾不肯捐絲粟之力以拯天下。得忠誠者起而矯之, 克己而愛人,去偽而崇拙,躬履諸艱,而不責人以同患,浩然捐生,如遠遊之還鄉,而無所顧悸。由是眾人效其所為, 亦皆以苟活為羞,以避事為恥。

嗚呼!吾鄉數君子所以鼓舞群倫,歷九州而戡大亂,非拙且誠者之效與?亦豈始事時所及料哉!今海宇粗安,昭忠祠落成有年, 而邑中壯士效命疆場者,尚不乏人。能常葆(保)此拙且誠者, 出而濟世,入而表裡,群材之興也,不可量矣!又豈僅以武節彪炳寰區(?ㄏㄨㄢˊ ㄑㄩ, 天下,人世間。)也乎!


曾國藩(1811∼1872),字滌生,湖南湘鄉白楊坪人。道光18年(1838年)進士。咸豐、同治年間,內有太平天國之亂,外有英法聯軍之禍。咸豐二年(1852年)冬,太平軍之亂,曾國藩以在籍兵部侍郎奉命督辦湖南團練,乃集合羅澤南、胡林翼、彭玉麟等創立湘軍,初肅清湖南,進而與太平軍角逐長江,卒平定太平天國之亂。曾國藩積極提倡洋務運動,為晚清著名的政治家,同時是一位軍事家、文學家。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