戶部郎中湯君墓誌銘

梅曾亮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君姓氏,諱,字海秋湖南益陽人。父義岦(ㄌㄧˋ),妣某恭人道光三年(1823),君年甫二十,成進士。所為制藝(指參加科舉考試的八股文),列書肆中(店鋪中),士子模擬,相接得科第(科考及第)。而君是時已專力為詩歌。自上古歌謠至《三百篇》、《離騷》、六朝,無不形規而神絜之(絜:度量;矩:畫直角或方形用的尺子,引申為法度、規則。)。未幾,成詩集三千首。其始官禮部主事,既兼軍機章京,旋補戶部主事。轉貴州司員外郎,擢山東道監察御史。

年始三十餘,意氣蹈厲(行動迅猛),謂天下事無不可為者。其議論所許可,惟李文饒張太岳輩。徒為詞章士無當也,於是勇言事。未逾月,三上章。最後以宗室尚書叱辱(斥責侮辱)滿司官,非國體,言過當,且在已奉旨處分後,罷御史,回戶部員外郎,轉四川司郎中。

是時夷擾海疆,求通市。君已黜,不得言事,猶條上奏書,轉奏夷務善後者三十事。雖報聞而後美利堅求改關市約,有奏中不可許者數事。人以是服其精,非疏闊(不精密、不詳備)大略者也。

君既負才氣,久居曹司,以為事無論利鈍成敗,有所為,當震爆人耳目,拘拘(拘泥貌)焉成易就之功,弗貴也。既不得施事,則將著之言。吾書出而人以為古嘗有是言,雖工弗貴也。於是為《浮邱子》一書,立一意為幹,一幹而分數支,支之中又有支焉,則支復為幹,支幹相演以遞於無窮。大抵言軍國利病,吏治要最,人事情偽,開張形勢,尋躡(尋蹤探索)要眇(要妙;深精微妙。),一篇數千言者九十餘篇,最四十餘萬言。每遇人輒曰:「能過我一閱《浮邱子》乎?」其自喜如此。

姚石甫(姚瑩,曾任職台灣道,鴉片戰爭期間,指揮軍隊,擊退來犯的英艦。),以台灣道夷,受誣訴(英艦犯台時,因船艦擱淺,多名英軍被俘,後遭到清軍處死。中英議和之後,英方追究此事,姚瑩撤職處分。)。事白出獄,君大喜,觴(ㄕㄤ,舉杯稱賀)客于萬柳堂,為石甫賀。余於是始識君,得讀《浮邱子》者。君嘗為會試同考官,門下士多至九列,譽君者不患無其人,顧欲得余言為可否。於是嘆世徒畏君之才而豪,不知其不自足者,乃如是也。

嗚呼!君今其死矣!士而才,固宜負病如是。迨既死而世無復見其病者,獨其才在耳。君之名,其可無慮于後世矣。

君卒以道光二十四年(1844)七月九日,年四十四。未卒前,過予曰:「石甫以同知官四川,為大吏者當何如?」既而曰:「天下事恐難滿人意也。」後八日而卒。余過長春寺,記與君揖張亨甫柩而歸也。未逾歲,而君復殯於是,黯然傷之。君娶于某,子俶昭佶昭佑昭什昭啟昭、孫惇允,女二人適、適。以道光二十五年(1845)某月日,葬君于某縣某鄉之原。 其友王少鶴謂予曰:「銘以屬君。」乃為之詞曰:
天與以才副之氣,神豪語快士所悸。
大力者推幸以遂,容頭(借指藏身。)平進(謂以次進而不越等。)不可意。
摧堅犯難壯莫掣(ㄔㄜˋ,牽引、牽動。),厥而改圖幾後世,
四十餘萬載厥字,魂雖埋幽靈不翳(隱藏;摒棄)


梅曾亮(1786∼1856),近代散文家。字伯言。江蘇上元(今南京)人。道光二年(1822)>進士。授知縣不就,援例為戶部郎中。道光二十九年告歸,主揚州書院講席。咸豐三年(1853),太平軍克南京,梅曾亮後輾轉至清江。梅曾亮少喜駢文,與同邑管同交好,轉攻古文。姚鼐主講鐘山書院,二人俱出其門。管同早卒,曾亮居京師20餘年,師承姚鼐,文名頗盛,治古文者多向其詢問義法。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