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鈔本震川文後

吳敏樹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余既別鈔(分類抄寫)震川(歸有光,字震川,明朝文學家。)之文而序之。後三年甲辰,攜之京師。同年友武陵楊彝珍性農從余借去。閱數日,瑞安項孝廉(明清對舉人的雅稱)傅霖來訪余。蓋從性農所見此書,袖以來,而乞鈔其序目云。因為余言京師名能古文者,有江南梅郎中(官名,為處理各項庶務的中級官員。)曾亮其人也。又數日,余往答君,而梅先生適來,因相見于其座。余自是始識梅先生梅先生既見余此書,因以語朱御史(官名,指主管?察的官吏。)邵舍人(官名,內閣中書科設中書舍人,掌書寫誥敕。)懿辰王戶部,皆京師治古文學者。諸君皆來識余,皆以此書故。

蓋觀古人之文章,而錄出其尤可喜者,時手而讀之,此學者恆事也。余之別鈔氏之文者亦猶是。而京師之人,爭相傳語以為奇異,何哉?豈不以舉子在京者,皆相高以場屋(科舉考試的地方,又稱科場。引申指科舉考試。)之文,而言古文者,固宜性情嗜好特殊,不肯以俗學自敝者與?而今世言古文,又皆相尚(相互推崇。)氏,余特未之知也。梅先生為余言氏之學自桐城方靈皋氏後(方苞,字鳳九,號靈皋,晚號望溪,有《望溪文集》。)姚姬傳氏得之(姚鼐,字姬傳,與方苞、劉大櫆並稱「桐城三祖」,是桐城派的開創者。)梅先生蓋親受學于氏,而其為文之道亦各異。又言王戶部廣西來京師,過洞庭,坐船頭,哦(吟哦;有節奏地誦讀詩文。)所鈔氏書,失手落水中。嘗記憶其處而惜之,豈知夫洞庭之旁,固亦有私喜氏之文,別鈔為書如吾子其人者耶?

嗟乎!氏之在當時,其輕重於世人何如也?(歸有光早年數次參加科舉考試,皆落第,際遇坎坷,直到晚年才考中進士。)而至為今,其名既盛以尊,學者既皆知師仰其文矣。雖心非誠好者,猶陽事之,而有私喜其文別鈔為書如余者。諸君子視之,若林鳥之鳴而呼其類也。蓋世常習于已成,風趨于眾慕。而當其人之時,未有不忽且笑者也。余是以尤嘆之。道光乙巳(道光25年,公元1845年)正月二日,吳敏樹記。


吳敏樹(1805∼1873),字本深,號南屏,湖南巴陵人。道光十二年(1832)舉人,官瀏陽縣訓導。以不能行其志,自免歸。嘗客京師,與梅曾亮、朱琦、邵懿辰、王拯等善。曾國藩督兩江,從之閱兵,遍歷各郡,相唱和。敏樹少好為詩,繼治古文,得桐城家法。著有《柈湖文集》十二卷,《清史列傳》行於世。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