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石甫文集序

方東樹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文章如面(臉孔),萬有不同,而要有同乎古今者,所以為文之心而已。 不能同其心而強同其面,則入於偽。偽不可久居,雖有見於今,必不足傳於後。 是故為文者,必有仁義之質(質,主體;指仁義之心), 道德之積,如不得已而後有言,然後其言有物,其言信,乃久傳。 而方其學之始,又必深求古人之心,研說(研究、解說)之久, 然後古人之精神面目與我相覿(ㄉ|ˊ,見), 而我之精神面目亦自以見於天下後世。少與石甫(姚瑩, 字石甫)學文時,持論如此。

石甫平居,慕賈誼王文成(王陽明)之為人, 故其學體用兼備,不為空談,其文一自抒所得, 不苟求形貌之似。其齒(年齡)少於余,而其才、 識與學之勝余,相去之遠,中間畯Y可容數十百人者。 既成進士後,嘗遊數年, 歸則出示以其所為文數大束(捆)。 余讀之駭服,既為題論而去。

嘉慶二十四年(1819), 余客。是時石甫仕於漳州,為平和令。 往來之人,皆傳其政事之美異,而不及其文。 久之,石甫中以其集來寄(寄來),且命為之序。 急讀之,則視向(昔日)所見益充實, 不可涯際(作品雄闊,看不到邊際)。 觀其義理(文章義理) 之創獲(創見), 如雲霾過而耀星辰也; 其議論之宏宕,若快馬逸(奔) 而脫銜羈也(銜,馬口中馬嚼子,用以制馭馬之行止。羈,馬籠頭。); 其辨證之浩博,如眺溟海(大而深的海)而睹濤瀾也。 至其鋪陳治術,曉暢民俗,洞極人情白黑,如衡(秤)之陳, 鑑(鏡子)之設,幽室昏夜而懸燭照也 ,而其明秀英偉之氣,又實能使其心胸面目,聲音笑貌,精神意氣,家世交遊, 與夫仁孝愷悌之效于施行者,畢見於簡端(紙上。 簡,古代書寫用的竹條。),使人讀其文,如立石甫於前, 而與之俯仰抵掌(擊掌)也。 嗟夫!石甫之得于古見於今者如是,其傳於後世宜何如也。

石甫固願學陽明,而其出宰之縣(平和縣), 適即陽明所開(明正德年間,王陽明攻破農民起事後,設立平和縣)。 其民俗根株(指本性), 獷悍(蠻橫)難治, 又與陽明當日所征八排洞猺無異(八排洞,即八寨,位於廣西。 猺,舊時漢民族對西南少數民族的侮辱稱謂)石甫之治此地,禽獮(殺戮) 獸薙(剃,剪除), 剔抉爬梳(ㄊ| ㄐㄩㄝˊ ㄆㄚˊ ㄕㄨ;形容蒐集極廣博,選擇極正確。), 化誘若雨露,震讋(ㄓㄜˊ;恐懼、喪膽)若風雷, 申嚴之法,誥誡(古代二種文體。誥,勸告之文; 誡,警戒之文。)之文, 朗暢剴切(切中事理),恢闊明白,又若無一不與陽明氣象相似者。 吾不知天特遺此盤根錯節(比喻事情繁難複雜)以別利器乎? 抑故遣石甫居此,行其學,顯其才,以蹈陽明之跡,俾天下後世知其志願之不虛乎? 石甫(從前)為書達諸公, 論治劇(治理繁難的事務)之理, 及石甫為縣,一一行之如其言。

嗟乎!石甫之學既見於治矣,石甫之治既見於文矣, 石甫之治與文既見於當世,而又將揭以示後世矣。 然而人之知其文者或寡,知其文之效於治,與夫其治與文之氣象之何似益寡矣。 知不知亦何足損益,余獨恥讀人之文,而不能識其真,使作者之心不著於天下, 亦古今斯道文章之大憾也。故亟(ㄐ|ˊ, 急)為箸(通「著」;標舉)之, 使讀石甫之文者,有以考其跡焉。

道光二年(1822)秋八月 , 同邑(同鄉; 方東樹與姚瑩都是安徽桐城人)方東樹


方東樹(1772—1851),字植之,別號副墨子,世稱儀衛先生,安徽桐城人。 諸生。幼承家學,後治經史、理學。二十二歲從姚鼐學習古文, 與梅曾亮、管同、姚瑩(或說劉開)同為姚門四大弟子。 嘉慶二十四年(1819)赴粵東,受阮元之聘,編纂《廣東通志》。 道光年間,先後主講海門書院、韻陽書院、廬陽書院、松滋書院等。 咸豐元年(1851),受安徽祁門令之聘主東山書院講席,不久去世。 一生以游幕、教授為業,為學竭力維護程朱理學,反對漢學。 著有《漢學商兌》、《書林揚觶》、《儀衛軒詩文集》、《昭昧詹言》等。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