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蠹(一)

韓非子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五蠹,就是五種蛀蟲,韓非子認為學者(儒者)、言談著(縱橫家)、帶劍者(俠客)、患御者(害怕戰爭當兵的人) 、商工之民是擾亂法治的五種人。 本篇是韓非重要的一篇文章,據《史記》記載,秦王讀到這篇文章時,慨嘆說:「寡人得見此人,與之遊,死不恨矣。」這篇文 章強調法治的重要性,以及時代的不同,治理的方式亦不同,反對儒家的崇古(法先王、講仁義),而強調重賞嚴刑的重要性。

上古之世,人民少而禽獸眾,人民不勝(無法忍受)禽 獸蟲蛇。有聖人作,搆木為巢,以避群害,而民悅之,使王天下,號之曰「有巢氏。」民食 果蓏 (ㄌㄨㄛˇ ;草本或蔓生植物所結的果實)蚌蛤, 腥臊惡臭而傷害腹胃,民多疾病。有聖人作,鑽燧取火,以化腥,而民說之,使王天下,號之曰「燧人氏。」

中古之世,天下大水, 而決瀆(ㄉㄨˊ注海的大河)。近古 之世,暴亂,而征伐。今有搆木鑽燧於夏后氏(指大禹 的時代)之世者,必為笑矣,有決瀆於之世者,必為笑矣。 然則今有美之道於當今之世者,必為 新聖(當代新的聖人)笑矣。 是以聖人不期循古,不法常行(永遠不變的常法), 論世之事,因為之備(研討當代的情況,而採取因應的辦法)人 有耕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ㄌㄟˇ; 古代木製耕具上的曲柄)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復得,而身為宋國笑。 今欲以先王之政,治當世之民,皆守株之類也。

古者丈夫不耕,草木之實足食也;婦人不織,禽獸之皮足衣也。 不事力而養足,人民少而財有餘,故民不爭。是以厚賞不行,重罰不用, 而民自治。今人有五子不為多,子又有五子,大父(祖父)未死而有二十五孫。是以人 民眾而貨財寡,事力勞而供養薄,故民爭。雖倍賞累罰,而不免於亂。(∼待續


韓非(約前275年-前221年),為中國先秦法家的代表人物, 為韓國貴族子弟,他綜合了申不害、商鞅等人的法家思想,發展成為完整的理論。 韓非多次上書韓王,卻不為所用,憤而著《孤憤》、《五蠹》等篇,十餘萬言。 其後,秦王嬴政讀到韓非的文章,大為讚賞,於是以戰爭為要脅,逼韓非出使秦國。 韓非至秦國後,卻受李斯忌妒,向秦王進讒,陷韓非入獄,最後在獄中服毒自盡。

韓非子一書所談論的核心主題是「主道」(君主的統治術),這套學說成為秦統一 天下之後兩千年來帝王專制統治所奉行的法則。韓非的政治主張未必全然適用於 現代社會。而從文學的角度來看,《韓非子》一書,是中國文學的瑰寶。兩千多年前, 韓非竟已能寫出如此犀利深刻的議論文,其文章修辭語言精練,句法富於變化, 極具邏輯及分析力,又善於運用大量的歷史、傳說、典故、寓言以強化論證的說服 力及生動性。據《史記》記載,秦王贏政(秦始皇)看到韓非的《孤憤》、《五蠹》 文章時,慨嘆說:「寡人得見此人,與之遊,死不恨矣!」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