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園記

康范生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ㄡˊ;由)北郭門外, 有長虹跨江,吾邑(吾鄉)所稱鳳林橋也。踰橋而 北,沿河西行數十武(古時以八步為一武),則偶園在焉。 三面環山,一面距河。左右古剎鄰園,多壽樟修竹(老樟樹及修長的竹子), 高梧深柳。竹柳之間,有小樓隱見者,芳草閣也。據高眺遠,西山爽氣( 世說新語王微之云:西山朝來致有爽氣),倍覺親人。下臨澄江,晴光映沼,從竹影柳陰中視之,如 金碧鋪地,目不周玩(看盡)。頃之,有小艇穿橋東來, 掠岸而西,波紋盡裂,乃知是水。春霖(連續下三天以上的雨)積旬,秋 江方漲,樓邊洲渚,盡成湖海。遊舫直抵檻(門檻;門下所設的橫木)下, 門前高柳,反露梢中流(門前的高柳,樹梢出現在江流中)西山百尺老樟,可攀枝直上。若乃雪朝憑欄(倚著欄杆), 千山皎潔;月夕臨風,四顧淒清;南望樓臺浮圖(佛寺),盡供點綴矣。

芳草閣而北,為江霞館,洞門重門(ㄔㄨㄥˊ ㄇㄣˊ; 一層一層,許多層的門戶)長江在几席(ㄐ|ˇ ㄒ|ˊ; 几、席皆為坐臥所憑靠的器具)間。判(分、分開)以 衛垣(護衛的矮牆), 使波光玲瓏透入。鄰園竹高千尋(尋, 計算長度的單位,古代八尺為一尋。千尋形容極長。),隨風狂舞,亂擁階前;積雪壓之,直伏庭下;日見雪消,則以次漸起。

繇江霞館而北,為蘭皋(ㄍㄠ;高地),深隱可,坐上有 小樓,可眺北山。山下半疇百畝,寓目曠如(開朗、豁達)

蘭皋折而西,為夕攬亭。開窗東向,芙蓉柏栗諸樹,頗堪披對。距鄰寺僅隔一垣,暮鼓晨鐘,足發深醒; 梵貝(佛經聲;梵,即佛;貝 ,貝葉經)琅琅(形容清朗的讀書聲),可從枕上聽。

凡是數者,皆名號僅存,風雨粗蔽,遂儼然以偶園題之。

客有教余樓前鑿池,池上安亭,檻內蒔花(ㄕˊ ㄏㄨㄚ;種花、 栽花),庭前疊石者;余唯唯否否(指虛與應付的態度, 心中並不贊成)祖生擊楫(祖逖渡江擊楫,誓曰 :不清中原而復濟者,有如此江!)陶公運甓(陶侃 為廣州刺史,日運百甓習勞,曰:吾方致力中原,過爾優逸,恐不堪事。甓,ㄆ|ˋ,磚也),彼何人哉!士 不獲蚤庸(功勞)於時,寄一枝以避俗 藏身(莊子曰:鶴鳥巢林,不過一枝),豈得已也。 且夫聖人不凝滯於物,而能與世推移(變遷、轉換;言聖人不固 執己見,而隨世移轉),一切嗜好,固無足以累(ㄌㄟˊ;綑綁, 束縛)之。坡老(蘇軾,字東坡)與舅書云: 「書畫寄物,吾視之如糞土耳。」此語非坡老不能道,非坡老不肯道,非坡老亦不敢道也。 書畫且然,況其他乎?園亭固自清娛,然著意簡飾,未免身安佚樂,無裨(助益)世用。 即神明(心靈),亦幾何為山水花木所凝滯哉! 全之為是園也,庶幾(希望)弗為吾累也。偶然而園, 之亦姑偶然而記之云爾。


唐范生,晚明文人,生平資料待查。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