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雷敦海口避暑記

薛福成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晚清薛福成曾先後出使西方英、法、義、比,而以樸實暢達的筆墨介紹遊歷歐洲各國的見聞。光緒十九年八月,作者在出使英國期間,前往倫敦以南164公里的白雷敦海口避暑,寫下這篇遊記,描寫英國人的避暑風俗、白雷敦海口的新奇風景及一己的感想。

英倫四面環海,氣和而得中,無嚴寒,亦無盛暑。然邦人士之貴富者,咸以避寒暑遠徙,一歲中恆四三月,而避暑必在新涼之後。當夫秋高日晶(清朗),天宇澄曠(澄清遠曠),去邑適野,舍業(捨棄業務)以遊,西人名之曰「換氣」。蓋都會之中人民稠密,居之久,則氣濁神昏,而百病生。必易一地以節宣之,則氣清體健,而百病卻。此於養生要術,研之頗精,意不專在避暑也。其避寒之用亦然。

癸巳(光緒19年,西元1893年)七月杪(ㄇ|ㄠˇ;末),余從西俗,避暑白雷敦(英國南部海口,在倫敦西南,臨近不列顛運河岸)海口。海口為巨紳、豪商必至之地,以海氣養人軀體,尤善於郊坰(ㄐㄩㄥ;郊野)清氣也。白雷敦倫敦西南三百餘里,乘火車約熟五斗米頃(時刻;指約煮熟五斗米的時間),即至。邦人士營此勝區,罔惜財力,歲異月新。有穹林(森林)以翳(|ˋ﹔ 遮蔽)炎陽,有幽園以栽名花,有陡入海中之新舊二堤,以待游者涵濡(ㄏㄢˊ ㄖㄨˊ;浸漬。比喻德澤優渥)海氣。岸高,則有升車(指升降的纜車)以省紆繞;波平,則有小舟以蕩漾。海岸上、中、下三層,俱羅花木,可步,可坐,可納涼焉。

余初來此,神氣灑然(不受拘束),如鳥脫樊籠而翔雲霄之表。所居高樓,俯瞰海唇(原字為水+唇;海邊)。夜臥人靜,洪濤訇豗(訇,音ㄏㄨㄥ,形容巨大的聲音;豗,音ㄏㄨㄟ,沖撞,喧囂聲;指海浪聲大),震耳盪胸,滌我塵慮。少焉(過不久),風止,日出,波瀾不驚,西望遼敻(ㄒㄩㄥˋ;廣闊遙遠),想像亞美利加大洲(美洲大陸),如在雲煙杳(遠)靄中,未嘗不覺宇宙之奇寬也。

於是攜侶扶笻(ㄑㄩㄥˊ;竹杖),任意所之。見有駛電氣車者,夷然(安閒之貌)登之,風馳雲邁,一瞬千步。製造之巧,愈於火輪(指火車)。數十年後,其將行之我中國乎!俄而下車,步往長堤,聽西人奏樂,披襟以當海風,或遙睇(ㄉ|ˋ;望)水濱(原字為水+竹+巫;指海濱)而羡鷗鳥之忘機(不存心機,淡泊無爭),或旁眄(ㄇ|ㄢˇ;指望、看)釣徒,而憫眾魚之貪餌。於斯之際,蠲(ㄐㄩㄢ;免除)煩,滌囂,心曠,神愉,竊謂世間所謂神仙者之樂,不是過也。

晷移(ㄍㄨㄟˇ,時間;時刻更移)意倦,浩歌以歸。歸而依枕高臥,亦得佳趣,夢中如遊邃古(上古)之世。既覺,偶睎(ㄒ|;看,望)窗外,海景奇麗,皜曜(皜,音ㄏㄠˋ,皓,明亮之意)萬里,恍睹金碧世界,倒景(影)入海也。無何(沒有多久),暝色已至,秉燭朗誦杜子美(杜甫)詩十餘首,以暢余氣。如是者旬(十日為一旬)餘始返。其諸所訪名蹟尚多,不盡記。光緒十九年(1893年),八月十三日。


薛福成(1838—1894),字叔耘,號庸庵,江蘇無錫人。近代著名的散文家、外交家。同治年間曾任曾國藩幕僚; 光緒年間成為李鴻章的幕僚,辦理外交事務。光緒15年(1889年)以左副都禦史出使英、法、比、意四國, 致力介紹西方科技政俗,主張變法維新。歸國後升任右副都御史,不久病故。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