避風岩記

張明弼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選自《晚明小品選注》卷六,是一篇別出心裁、寓意深刻的遊記。避風岩記,融合寫景、抒情、議論於一體; 避風,即避大自然的風災,也意寓躲避汙濁的官場之風。本文實寫官場腐敗之風, 寫景敘事只是反襯的手法,以散文為主,駢句為輔,是別樹一格的一篇遊記。


避風岩端州(今廣東省高要縣,出產端硯)之北 三十里許,或曰與硯坑(在柯爛山,開採硯石的地方)相近。 古未有是名,余避風其下,故贈以是名也。

余何以避風其下?崇禎(明思宗年號)己 卯(公元1639年)仲秋,余供役帷。二十 五日既竣事(完事),則遍謁之大 吏(大官)。大吏者,非三鳴鼓吹不啟戶(開 門),非啟戶則令長(縣令;作者可能是縣級官員)不敢入。 余東馳西鶩(ㄨˋ;野鴨,此為動詞,指像鴨般的飛走), 左詗(ㄒㄩㄥˋ;探詢)右需( 等待),目厭於閽(ㄏㄨㄣ ;守門人)(騶從 ,官吏的隨從)鹵簿(古代皇帝出行時的儀從和警衛。後亦泛稱一般官員的 儀仗)絳旗(深紅色的旗子)朱帽( 衙役)之狀,耳厭於笳鼓引贊(謁見)殿喝之聲, 手足筋骨疲於伏謁拜跽以頭搶地(ㄑ|ㄤ ㄉ|ˋ;以頭觸地)之事。 眩瞀(ㄇㄠˋ;眼睛昏花,看不清楚的樣子)車上, 至不擇店肆(商店)而解衣臥之。凡六日而畢,則又買舟(雇 船),謁制府。 制府官厭貴(指地方上最高長官,無人比它尊貴,所以稱官 厭貴),禮愈絕,控拜數四,頷之而已。見畢即登舟,將返楊山

九月朏(ㄈㄟˇ;每月初三,上弦月的月光),宿三十里。力引數步,偶得一岩。 江回峰抱,風力稍損,乃息焉。及旦而視之,則斷崖千尺,上侈下弇(|ㄢˇ;窄小;指 上面寬大,下面收縮),狀如簷牙。仰而睨之,若層衡之列煙上,崩巒傾返,頹石矗突,時有欲落之勢,栗( 慄) 乎不可以久留焉。狂飆不息,竟日居其下。胥(古代官府中的小吏)僕相扶, 上舟一步,得坐於石隙草際。聽怒濤聲,若奔走敗馬;望沸波 ,若一群白鵝鼓翼江心,及跳沫山足,又若千百素鱗躍上岸。石崖磔磔(ㄓㄜˊ ㄓㄜˊ;狀聲詞, 形容鳥鳴聲。),不沾土壤。面紫莖纏帶(用來纏束外衣的腰帶),青蕪數尺,一偃一立, 若青獅奮迅而不得去,又若怒毛之獸,風過毛豎,不能自休。身往江坳,目力相界,不能數里,而陰氛交作,如處黑帷 。從者皆慘容而相告曰:「日復夕矣,將奈何?」余笑而語之曰:

「第(但)安之,第安之。吾視夫復嶂重巒,繚青緯碧,猶勝於院 署之嚴麗也;吾視夫崩崖傾石,怒濤沸波,猶勝於貴人之頤頰(以面頰表情示意人)心 腑(即心腹、親信)也 ;吾視夫青蕪紫莖,懷煙孕露,猶勝於大吏 之絳騎彤騶也;吾視夫谷響山嘯,激壑鳴川,猶勝於高衙之呵殿贊唱也;吾視夫藉草坐石,仰矚雲氣,俯視重泉,猶勝於 拳跽伏謁於尊宦之階下也。天或者見吾出則傴僂,入則簿書,已積兩載矣,無以抒吾胸中之浩浩者,故令風濤阻滯,使此 孤岩以恣吾數刻之探討乎?或茲岩壁立路絕,猿徒鼯黨,猶難托寄,若非習金丹火龍之術(道 家煉丹飛升的法術),騰空躡虛,不能一到。 雖處大江之中,飛帆如織,而終無一人肯一泊其下,以發其奇氣而著其姓字;天亦哀山靈之寂寞,傷水伯之孤清 ,故特牽柅(ㄋ|;阻止)余舟,與彼結一日之緣耶?余 年少有志,養二龍於水壑,調一鶴於中峰,與羽服思玄之徒(即學道術仙的人), 上煙駕,登月館,以望四海三山,如聚米縈帶;而心為時奪,至墮俗網,往返數千里,徒以充廝養之役,有才無 時,甘於下人。今日見此水石,若見好友,猶恐諄芒盧敖諸君(秦 始皇時博士,曾慫恿始皇求仙),詆余以井甃之識(磚砌 的井,井甃之識:指井蛙之見。),而又何事愁苦於茲 岩之下乎?」

從者皆笑,余乃納以茲名。

岩頂有一石,望之如立人,或曰飛來之塔頂也;或曰當是好奇者,躋是崖之巔,如昌黎不 得下(相傳韓愈登華山,因山勢奇險,驚恐而泣), 乃化而為石雲。岩側有二崩石,一大一小,僅可束兩纜。小吏程纓曰:「當黑夜暴風中,舟人安能擇此 ,神引維以奉明府(指本文的作者張明弼;明府是下屬對長官 的尊稱;唐以後多用以尊稱縣令)耳。」語皆不可信,並記之。


張明弼(生卒年不詳),明朝末年江蘇金壇人。 曾任廣東省楊山縣(今陽山縣)知縣。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