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明聖湖日記(九)

浦祊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篇選自溥祊君《遊明聖湖日記》十月十四日至二十三日的日記內容。

十月十四日

汎扁舟渡湖,換肩輿(轎 子)清波門,遍遊吳山,先至三茅觀,有泉名天然泉。 樓上有三仙人像;一坐、一立、一臥,旋至紫陽庵, 有飛泉石垂雲石驁峰紫陽洞瑞石月波池芙蓉石瑪瑙石空翠亭白鹿泉諸 勝,丁野鶴夫婦羽化於此(丁野鶴夫妻曾在紫陽庵修道二十年,羽化,道家稱成 仙為羽化)。口占一絕:「城市來蓬島,煙霞此地多。紅塵飛不到,止許白雲過。」歷 十廟,登鎮海樓,蓮漏(蓮花漏,因山中無時鐘,乃於水上立十二葉門芙蕖,因波輪以 定十二時,做為報時之用)在焉。出湧金門,堤上有問水柳洲二亭,為冠蓋(官吏的官 帽服飾和車乘的頂蓋。後用以稱達官貴人)送迎之所。 復登舟,暝煙生水,燈火逗(惹、引弄)床,船亦就岸矣。

十月十五日

長空一色,隨叔父至斷橋上,席地坐飲,以待月來。少焉(過了不久), 東南諸山林杪,閃爍有光,知冰輪(明月)已 離海嶠(海邊多山的地方); 俛酌仰望,團團玉盤(月亮的代稱),已照 見杯勺矣。茂之曰:「曹孟德對酒當歌(曹操短歌行:「 對酒當歌,人生幾何!」), 孰若吾曹之清雅乎?」 叔曰:「庾亮南樓,老子興復不淺,庶幾近之。」(語出世說新語。庾太尉(亮)於秋夜 ,氣佳景清,使吏殷浩、王胡之之徒,登南樓理詠,音調始遒,聞函道中屐聲甚厲,定是庾公。俄而率左右十許人步來,諸賢欲起避之,公徐云:「 諸君少住,老子於此處,興復不淺。」)皆曰:「然。」互相問答,杯行無算。月近中天, 或散步長隄,倚樹舒嘯,嬉笑自如,各得所適。及疏鐘遞響,棲鶻(ㄏㄨˊ; 部分鳥綱隼科隼屬動物的舊稱。行動敏捷,凶猛有力,獵人常馴以捕捉鳥兔)驚飛,不知漏下(古 代的計時器。刻為刻度數的漏箭,漏為盛水的銅壺,用銅壺裝水,底穿一孔, 中置漏箭,壺中水從壺底漏出,逐漸減少,箭上刻度漸次顯露,據此測知時刻。)幾點。 姮娥(后羿的妻子。比喻月亮) 漸西, 相與聯袂(衣袖相連。比喻進退行止一致)踏歌回寓舍,不解衣而臥。

十月十六日

月色如昨。仍至斷橋,徘徊不忍去,蓋言歸有日矣。

十月十七日

嚴束歸裝,明日與湖山相別。攜酒上石嶒山暢飲,憑高縱目,不覺竟日。

十月十八日

舉酒酹(ㄌㄟˋ;以酒灑地而祭)湖山而行。 從北郭登舟,出北新關,過謝邨,心神懶散,略飲數杯, 即掩篷窗而睡,夢魂猶在兩峰、三竺(指西湖的三間天竺寺)間也。

十月十九日

宿石門

十月二十日

嘉興。遊三塔寺,過岳園,登煙雨樓,境地與湖心亭相似, 而風景不如,然四時遊人,殆無虛日。壁上題詠甚顆(很多), 有蔣如奇一詩最佳:「樓閣起湖中, 蓬瀛四望通。席分孤浦月,林響隔溪風。話久歌方歇,談高酒不空。歸來遲蕩槳,漁火數星紅。」 是夜泊北門。

十月二十一日

重遊東塔寺,訪朱買臣墓。余數載前曾客嘉禾,見甲第之盛,人物之 殷,六里街為最。而東塔居其中,金碧煥然,士女春遊,月夕花朝,鈿釵相競。 今則佛像塵封,紫苔白草,遍生庭砌。嗟乎!不十年而盛衰之異有如此者!遊項家園(項元汴,嘉興人, 明代藝術家,稱墨林居士), 園為墨林先生小築。奇峰曲徑,引水為溪,穿林繞砌,中瀦(ㄓㄨ;蓄積、積聚)為池。其一亭、一榭、一花、一竹, 位置不俗。此老胸中,本有丘壑(語出黃庭堅詩:「胸中原自有丘壑」;謂畫家也;凡是人的意致深遠者,亦可 稱有丘壑)檇李(一種李子。皮色鮮紅,肉富漿質,味甘美, 以浙江嘉興一帶所產最佳。遂被用來指稱嘉興的地名)名園, 此其甲也(第一名)。夜,宿橫江涇

十月二十二日

石尤(相傳石氏女與其夫尤郎情好甚篤,尤郎將遠行從商,石氏勸阻未成 。其夫既出,久而未歸,石氏思夫甚深,轉為重疾,臨終時長嘆說:「吾恨不能阻其行,以至於此,今凡商旅遠行, 吾當作大風為天下婦人阻之。」見元˙伊世珍˙瑯嬛記˙卷中引江湖紀聞。後因以喻逆風、 颶風。)大作,舟不能前,泊吳江三里橋下。

十月二十三日

胥江,抵家,計四十有三日。歷記所遊,止遺(遺漏)西溪雲棲。夙願既償,歡暢已極, 然但賞其刻露清秀一時耳。若夫「蘇堤春曉」、「柳浪聞鶯」、「曲院風荷」、「斷橋殘雪」(皆指西湖著名的景色), 此中樂事, 胡可勝言!異日當構別業(亭園之所,亦稱別墅)於湖山幽處,供我清遊,山靈有知,余終不寒(歇;停止)白 水之盟(語出左傳。公子曰:「所不與舅氏同心者,有如白水。」乃指白水為誓也)

-《遊明聖湖日記》全文完


浦祊,晚明文人,生平資料待查。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