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明聖湖日記(八)

浦祊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篇選自溥祊君《遊明聖湖日記》十月九日至十三日的日記內容。

十月初九日

早,過八盤嶺。其下即水樂洞,水由洞底涓涓不絕而來,鏘鏘有聲, 如樂作焉(如音樂作響)。洞中門戶重重, 徙跣(赤足步行)可涉, 數十武(古時以八步為一武)外, 水忽深不可測,涉者乃去。去洞即楊梅嶺,嶺接九溪十八澗。十里, 至理安寺,寺為日佛開士(佛教用語,指得道的 菩薩高僧,能開示眾生)手胼(原字為井+刃; 指親手開闢),在巖石之下。溪泉可汲,山果可餐。以朝雲暮靄,清風明月為 長物(ㄓㄤˋ ㄨˋ;多餘的東西),真禪家淨修地也。

禪堂後精舍,室中爐煙一縷,《法華》(佛經經名)一卷, 清致翛然(ㄒ|ㄠ ㄖㄢˊ;毫無牽掛、自由自在的 樣子)。室後有樓,直踞危峰之巔,曰:「來青」。四圍虯松古檜,與山翠相接。竹爐湯沸, 茶香逆鼻(撲鼻), 細啜一甌(喝酒、飲茶的碗杯),兩腋 間清風習習(舒和的樣子)。 俄而(不久)作別,日佛曰:「 此山深僻,遊者絕少,居士惠然肯來,老僧當掃榻留居士一賞空山夜色,何如?」許之。

夜半,與日佛談禪,機鋒(佛教禪宗以 含意深刻,不落跡象的言語彼此問答,互相啟發,有如弩箭觸機而發其鋒銳,稱為「機鋒」。)正洽, 忽大聲作,響振林木,如長風怒濤,窗戶為之蕩搖,同人咸屏息。日佛云:「虎嘯。山中常有之,不足驚也。」

十月初十日

日佛(理安寺的住持)設 伊蒲饌(佛寺素食席), 既飽,日佛指示西去有飛泉可觀,命侍者相導。緩步穿林,歷磴(石 階)二三里方至其處。近視如珠明皎室,雪舞長空;遠望如白虹飲澗,匹練垂雲。坐石靜對, 寒氣逼人毛髮,塵煩熱惱,渙然冰釋,安得長留此清涼世界也!

歸至庵,日佛迎謂曰:「今日之遊樂乎?」叔父曰:「領師(擔 任導引的師父)惠多矣。」相送過橋而別。得詩一首:「十里潺湲接小橋,峰迴巖轉白雲遙。禪關深鎖香塵繞 ,梵宇幽棲法雨飄。絕壑猿啼驚客夢,長林鳥語伴山樵。年年花落無人到,惟有疏鐘帶月敲。」

十月十一日

半陰半晴,信步上斷橋。霜林映水,雁字數點,山色蒼然,疏柳葉脫,吾秋思愈遠矣。

十月十二日

訪青樓(妓院),無一可意,令人追念吳孃不置(不止)也。 回寓,城內火大作,烈焰燭天,下映湖水盡赤。遠近犬吠如亂蛙,人喧若怒潮。驟雨摧頹之聲,似山崩川潰。噫! 豈造化(指大自然;上帝)之不仁, 抑理數(宿命)之莫逃歟?

十月十三日

早,入錢塘門,觀西教場演武廳。後有火神廟,往拜見,神貌凜然可畏, 遂趨而出。過孩兒巷,即被回祿(火神; 用以指火災)處。一門失謹,災及數百家,達旦火猶未滅。神祠僧舍,同歸灰燼。焦爛額, 吟呻於篾(ㄇ|ㄝˋ;用竹片或蘆葦片等編成的)篷之下, 耳不忍聞,目不忍見。城常罹此厄,莫可誰何,為之長嘆。


浦祊,晚明文人,生平資料待查。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