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明聖湖日記(七)

浦祊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篇選自溥祊君《遊明聖湖日記》十月五日至八日的日記內容。

十月初五日

居停主人(所居房屋之主 人)曰:「山之北,曰古蕩,頗饒幽致,諸君搜奇選勝,寧獨遺此 耶?」叔父曰:「噫,吾幾忘之。」命童子具早餐,乘肩 輿(轎子)松木場不 十里而至其地。溪光蕩漾,沿溪皆 葭荻(ㄐ|ㄚ ㄉ|ˊ蘆葦),微風 乍來,飛花若雪。秦望法華諸山, 圍若屏障,出入非小舟不可。

捨輿鼓楫(划船)而前, 約里許,抵岸。魚莊蟹舍,山市煙村,林林在望。臨水一茅庵,登其樓,四面可遠眺 ,鷗眠沙渚,菱歌漁唱,若相和答。領此一段野趣,恍然如在人漁樂圖中。 庵僧供茗飲,蔬食精潔,余尚欲遍遊墟落(村 落),見鴉翩夕照,溪界寒煙,山色迷離,冥冥欲暮,乃循舊路而歸。 歸寓,漏(古代的計時器。刻為刻度數的 漏箭,漏為盛水的銅壺,用銅壺裝水,底穿一孔,中置漏箭,壺中水從壺底漏出, 逐漸減少,箭上刻度漸次顯露,據此測知時刻。)下二聲矣。

十月初六日

熟睡至午方起,濃雲密雨,山色空濛,湖波不定,歌舫寂然,余亦偃息終日。

十月初七日

午後,微有霽色,與二二兄弟步至昭慶寺臨湖酒樓,群飲於上。 巨觥(ㄍㄨㄥ;酒杯)滿酌 ,山色湖光,盡浮酒面,諦視良久,一吸而盡,鼓腹大笑曰:「全湖景色,在吾腹 中,今而後安得謂之空洞無物哉!」兄弟為之絕倒。連吸數觥,扶醉還寓。

十月初八日

蒼屏山,約行半日,抵江口。江上有開化寺,每歲八月十八日, 士女雲集於此觀潮。潮之為物也,上落有時,大小有候,其聲若雷,勢若電 掣(形容像電光般快速), 高如 雪山,湧如白馬,隄岸為崩,陵谷為振,陰風怒號,白目黯 淡。枚乘(西漢淮陰人)所 謂曲江廣陵之濤,天下壯觀也。余以不得見為恨。

寺中有六和塔,經劫火,佛宇蕩然。循梯升高望之,富春嚴瀨據其 上游,海門三山雄其東隅,近自天台,遠屆白獄, 巘(|ㄢˇ;山峰、山頂)接雲連, 周遭千里,眼界寬大,於斯已極,下塔少坐,得一律云:「偶遊江上寺,門枕大江陰。 一水浮天地,千山留古今。帆隨雲影遠,雁帶夕陽沈,何處疏鐘起,悠悠度碧岑(山高 而小的樣子)。」 至珍珠寺,寺有珍珠泉。再遊虎跑泉而回。


浦祊,晚明文人,生平資料待查。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