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政要》君臣鑒戒(節選)

吳兢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選自《貞觀政要》卷三《君臣鑒戒第六》, 選錄魏徵著名的《論治道疏》,指出君王必須倚賴股肱大臣的輔佐,然而自古以來,君臣相處不易,彼此之間往往有許多矛盾,造成對國家的危害。因此魏徵提出諸多建議,期使君臣上下同心,治理天下。

貞觀十四年,特進魏徵上疏(即《論治道疏》)曰:

臣聞君為元首,臣作股肱(比喻重要的輔佐), 齊契同心,合而成體。體或不備,未有成人(無法成為完整的人)。 然則首雖尊高,必資手足以成體;君雖明哲,必藉股肱以致治。《禮》云:「民以君為心,君以民為體, 心莊則體舒,心肅則容敬。」《書》(尚書.益稷篇)云: 「元首明哉!股肱良哉!庶士康哉!」 「元首叢脞(ㄘㄨㄥˊ ㄘㄨㄛˇ;煩瑣細碎)哉! 股肱惰哉!萬事墮哉!」然則委棄股肱,獨任胸臆(指君王獨斷), 具體成理,非所聞也。

夫君臣相遇,自古為難。以石投水,千載一合(拿石頭去順從水流,千百年才會遇到一次); 以水投石,無時不有(讓流水順從石頭,則隨時都有這種情形)。 其能開至公之道,申天下之用(任用人才), 內盡心膂(ㄒ|ㄣ ㄌㄩˇ;心與脊骨,都是人體中重要的部分。比喻親信的人), 外竭股肱,和若鹽梅(指彼此調和,充份合作), 固同金石者,非惟高位厚秩,在於禮之而已(君臣之間不只靠高官厚祿來維繫,而是以禮相待)

周文王游於鳳凰之墟(土丘),襪系解 (襪帶子鬆掉了),顧左右莫可使者, 乃自結之(自己綁鞋帶。指周文王的左右都是賢才,而綁鞋帶是卑微的工作, 所以周文王不忍使人為之,乃自己綁鞋帶)。豈周文之朝盡為 俊乂(ㄐㄩㄣˋ |ˋ;傑出賢能的人才), 聖明之代(指唐朝當代)獨無君子者哉?但知與不知, 禮與不禮耳!是以伊尹有莘之媵臣(|ㄥˋ ㄔㄣˊ; 隨嫁的臣僕;伊尹是有莘氏陪嫁至夏的臣僕)韓信項氏之亡 命(韓信原為項羽的部下,因不被重用,而投奔劉 邦)殷湯致禮,定王業於南巢(湯放逐 夏桀於南巢)漢祖登壇(劉邦設壇場,拜韓信為大將), 成帝功於垓下(漢兵圍困項羽,項羽兵敗,自殺於垓下)。若夏桀不 棄於伊尹項羽垂恩於韓信, 寧肯敗已成之國,為滅亡之虜乎?

微子(商紂王的庶兄), 骨肉也,受茅土(古代分封諸侯,以茅草包覆土地 ,象徵授與土地)箕子(商 紂王的諸父),良臣也,陳《洪範》於(向 周武王呈獻《洪範》之書)仲尼稱其仁,莫有非之者(沒有人非議他的行為)。 《禮記》稱:「魯穆公子思曰:『為舊君反服(被放逐的臣子為舊君穿喪服),古歟( 古代是否有這種禮節)?』子思曰:『古之君子,進人以禮,退人以禮,故有舊君反服之禮也。 今之君子,進人若將加諸膝(放在膝蓋上),退人若 將隊諸淵(墜諸淵;推落深淵)。毋為戎首(叛亂首領), 不亦善乎,又何反服之禮之有?』」

齊景公問於晏子曰:「忠臣之事君如之何 ?」晏子對曰:「有難不死,出亡不送。」公曰:「裂地(分封土地)以封之, 疏爵(分予官爵)而待之, 有難不死,出亡不送,何也?」晏子曰:「言而見用,終身無難,臣何死焉?諫而見納, 終身不亡,臣何送焉?若言不見用,有難而死,是妄死也;諫不見納,出亡而送,是詐忠也。」

《春秋左氏傳》曰:「崔杼齊莊公晏子立於崔氏之門外, 其人曰:『死乎(要殉死嗎?)?』曰:『獨吾君也乎哉?吾死也? (齊莊公是我一個人的國君嗎?我為什麼要殉死?)』曰 :『行乎(逃亡嗎?)?』曰: 『吾罪也乎哉?吾亡也?(我有犯罪嗎?為什麼要逃亡?)故 君為社稷死,則死之;為社稷亡,則亡之。若為己死,為己亡,非其親暱,誰敢任之?』門啟而入, 枕屍股而哭,興,三踴而出(伏屍器泣,起身,做了三次,然後走出去)。」

孟子曰:「君視臣如手足,臣視君如腹心; 君視臣如犬馬,臣視君如國人(一般國民);君 視臣如糞土,臣視君如寇仇。」雖臣之事君無二志(二心), 至於去就之節(關鍵時刻),當緣(根據)恩 之厚薄,然則為人主者,安可以無禮於下哉?

竊觀在朝群臣,當主樞機(重要部門)之 寄者,或地鄰(指防守邊疆的重臣), 或業與經綸(處理國家大事),並立事立功, 皆一時之選(指當世 傑出的人才),處之衡軸(指中樞地位), 為任重矣。任之雖重,信之未篤,則人或自疑。人或自疑,則心懷苟且。心懷苟且,則節義不立。節義不立, 則名教(正名份的禮教)不興。名教不興, 而可與固太平之基,保七百之祚(年歲),未之有也。

又聞國家重惜功臣,不念舊惡,方之前聖,一無所間( 不計較臣子過去的錯誤,與從前的聖君比較起來,並沒有差別)。然但寬於大事,急於小罪, 臨時責怒,未免愛憎之心(免不了有愛憎之心), 不可以為政(不可能將政事做好)。 君嚴其禁,臣或犯之,況上啟其源,下必有甚(國君在上先違法,則臣下必定更多 犯罪),川壅而潰,其傷必多,欲使凡 百黎元(百姓), 何所措其手足?此則君開一源,下生百端之變,無不亂者也。

《禮記》曰:「愛而知其惡,憎而知其善。」若憎而不知其善,則為善者必懼 ;愛而不知其惡,則為惡者實繁。《詩》曰:「君子如怒,亂庶遄沮(叛亂或許 可以很快被阻止),」然則古人之震怒,將以懲惡,當今之威罰,所以長奸。 此非之心也,非之事也。

《書》曰:「撫我則后(國君), 虐我則仇。」荀卿子曰:「君,舟也,民,水也。水所以載舟,亦所以覆舟。 」故孔子曰:「魚失水則死,水失魚猶為水也(魚指君王, 水指百姓)。」故戰戰慄栗(畏懼謹慎), 日慎一日。安可不深思之乎?安可不熟慮之乎?

夫委大臣以大體(大任),責小臣以小事,為國之常也, 為治之道也。今委之以職, 則重大臣而輕小臣;至於有事,則信小臣而疑大臣。信其所輕,疑其所重, 將求至治,豈可得乎?

又政貴有恆,不求屢易(屢次變更)。 今或責小臣以大體,或責大臣以小事,小臣乘非所據,大臣失其所守,大臣或以小過獲罪, 小臣或以大體受罰。職非其位,罰非其辜,欲其無私,求其盡力,不亦難乎?

小臣不可委以大事,大臣不可責以小罪。 任以大官,求其細過,刀筆之吏,順旨承風,舞文弄法,曲成其罪。自陳也, 則以為心不伏辜;不言也,則以為所犯皆實。進退惟谷,莫能自明,則苟求免禍。 大臣苟免,則譎詐萌生。譎詐萌生,則矯偽成俗。矯偽成俗,則不可以 臻(到達)至治矣。

又委任大臣,欲其盡力,每官有所避忌不言,則為不盡。若舉得其人,何嫌於故舊。 若舉非其任,何貴於疏遠。待之不盡誠信,何以責其忠恕哉!臣雖或有失之, 君亦未為得也。夫上之不信於下,必以為下無可信矣。若必下無可信,則上亦有可疑矣。

《禮》曰:「上人疑,則百姓惑。下難知,則君長勞。」上下相疑,則不可 以言至治矣。當今群臣之內,遠在一方,流言三至而不 投杼者(指流言說曾參殺人,曾參的母親不相信, 至第三次有人說時,曾母便投杼下機,害怕地翻牆逃走),臣竊思度, 未見其人。夫以四海之廣,士庶之眾,豈無一二可信之人哉?蓋信之則無不可, 疑之則無可信者,豈獨臣之過乎?

夫以一介庸夫結為交友,以身相許,死且不渝,況君臣契合,寄同魚水。 若君為,臣為(堯舜時代的農官, 為周朝的始祖)(商族的始祖,曾助禹治水), 豈有遇小事則變志, 見小利則易心哉!此雖下之立忠未有明著,亦由上懷不信,待之過薄之所致也。 豈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乎?

以陛下之聖明,以當今之功業,誠能博求時俊, 上下同心,則三皇可追(可與三皇的功業相同), 而四,五帝可俯而六矣(可與五帝並列,成為第六 位不朽的帝王),夫何足數!」

太宗深嘉納之。


吳兢(670-749),唐代史學家。開封人。少時勵志勤學,博通經史。 武后長安年間被詔入史館,撰修國史。公暇時,私撰《唐書》、《唐春秋》,撰述甚多, 僅《貞觀政要》一書傳世。《貞觀政要》分類記載了唐太宗同大臣魏征、房玄齡、 杜如晦等人的問答、大臣的奏疏以及政治上的設施。吳兢修史四十餘年,被譽為唐代良史。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