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貞觀政要》君道(節選)

吳兢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節選自《貞觀政要》卷一《君道第一》,旨在談論帝王之道,包括以存養百姓為先, 論明君與暗君之區別,以及論守天下困難的原因在於君王貪圖安樂等。

貞觀初,太宗謂侍臣曰:「為君之道,必須先存百姓。若損百姓以奉其身, 猶割股(割大腿肉)以啖 腹(吃飽肚子),腹飽而身斃。 若安天下,必須先正其身,未有身正而影曲,上治而下亂者。朕每思傷其身者不在外物, 皆由嗜欲以成其禍。若耽嗜滋味,玩悅聲色,所欲既多,所損亦大,既妨政事, 又擾生民(百姓)。且復出一非理之言, 萬姓為之解體(指人心叛離), 怨讟(ㄉㄨˊ謗)既作,離叛亦興。 朕每思此,不敢縱逸。」

諫議大夫魏徵對曰:「古者聖哲之主,皆亦近取諸身(從自身 的修養做起),故能遠體諸物(遠遠地體察各種事 物)。昔詹何(楚國人,楚莊王召 以問國事),問其治國之要,詹何對以修身之術。楚王又問治國何如,詹何曰: 『未聞身治而國亂者。』陛下所明,實同古義。」


貞觀二年(西元628年)太宗魏徵曰:「 何謂為明君暗君?」征曰:「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 廣泛聽起各方意見);其所以暗者,偏信也(只相 信片面的意見)。《詩》云:『先民有言,詢於芻蕘(ㄔㄨˊ ㄖㄠˊ; 割草砍柴的人;指鄙陋的人)。』昔(指堯與 舜帝)之理(治理國家),辟 四門(廣開四方之門),明 四目(廣開四方的視聽),達 四聰(指全面了解國家狀況),是以 聖無不照(明)。故之徒, 不能塞也;靖言庸回(回,違也;指恭維及邪淫的言論), 不能惑也。二世(胡亥)則隱藏其身, 捐隔疏賤而偏信趙高,及天下潰叛,不得聞也。梁武帝偏信朱異,而侯景舉兵向闕 ,竟不得知也。隋煬帝偏信虞世基,而諸賊攻城剽邑,亦不得知也。是故人君兼聽納下, 則貴臣不得壅蔽,而下情必得上通也。」太宗甚善其言。


貞觀十五年,太宗謂侍臣曰:「守天下難易?」侍中(唐 初門下省的最高長官)魏徵對曰:「甚難。」太宗曰:「任賢能, 受諫諍,即可。何謂為難?」曰:「觀自古帝王, 在於憂危之間,則任賢受諫。及至安樂,必懷寬怠(懈怠),言事者 惟令兢懼,日陵月替(指逐漸衰退),以至危亡。 聖人所以居安思危,正為此也。安而能懼,豈不為難?」


註:《君道第一》另有蒐錄魏徵《諫太宗十思疏》。


吳兢(670-749),唐代史學家。開封人。少時勵志勤學,博通經史。 武后長安年間被詔入史館,撰修國史。公暇時,私撰《唐書》、《唐春秋》,撰述甚多, 僅《貞觀政要》一書傳世。《貞觀政要》分類記載了唐太宗同大臣魏征、房玄齡、 杜如晦等人的問答、大臣的奏疏以及政治上的設施。吳兢修史四十餘年,被譽為唐代良史。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