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南錄》後序

文天祥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指南錄》是南宋文天祥的詩集,共收錄四卷,約180首詩作。文天祥在宋恭帝德祐二年(1276年)出 使元營議和,被羈留北去,及至京口,脫險南歸,在出生入死的艱難處境中,所寫下的詩作, 以寄寓感懷及表明愛國的心志。其《揚子江詩》云:「幾日隨風北海游,回從揚子大江頭。臣心一片磁針石, 不指南方不肯休。」於是以《指南》為詩集名。作此序時,文天祥年41歲。

德佑二年(1276年)二月十九日, 予除(拜官)右丞相兼 樞密使(掌管全國軍政 兵權),都督(統領)諸路軍馬。 時北兵(指元兵)已 迫修門(南宋首都臨安城門名)外, 戰、守、遷皆不及施。縉紳、大夫、士萃(聚集)于左 丞相府,莫知計所出。會使轍(使者的車輪軸)交 馳(指兩國使者往來不停), 北邀當國者(元兵邀請南宋主持國政者)相見,眾謂予 一行為可以紓禍(減緩國禍)。國事至此,予不得愛身; 意北亦尚可以口舌動也(以外交言論以勸退元朝)。初, 奉使往來,無留北者,予更欲一覘北(覘,ㄓㄢ;窺 刺元兵虛實),歸而求救國之策。於是,辭相印不拜,翌日,以資政殿學 士(宋官名,退職的宰相,多由皇帝授與此尊榮官職)行。

初至北營,抗辭(直言)慷慨,上 下頗驚動,北亦未敢遽輕(隨意輕視)吾國。 不幸呂師孟構惡于前,賈餘慶獻諂於後(呂師孟, 為宋兵部尚書,倡和議,於前一年出使元營乞和,造成宋朝形勢不利;賈餘慶,時繼文天祥為右丞相, 文天祥奉使至元營,賈餘慶隨即呈獻降表至元營),予羈縻(被羈 留)不得還,國事遂不可收拾。予自度不得脫,則直前詬虜帥失信,數呂師孟叔 侄(呂師孟的叔父為呂文煥,守襄陽,以城降,元人任為參 知政事)為逆,但欲求死,不復顧利害。北雖貌敬,實則憤怒,二貴酋(指 元將唆都、忙古歹)名曰「館伴」(名義說是就館陪伴, 實則監管),夜則以兵圍所寓舍,而予不得歸矣。

未幾,賈餘慶等以祈請使(二月初,宋恭帝正式降元, 派賈餘慶等人擔任祈請使,奉表往元京,以祈求保存宋朝社稷)詣北。北驅予並往,而不在使者 之目(文天祥未被列入祈請使,但仍被元兵脅迫北行)。 予分當引決(自殺),然而隱忍以行。昔人云:「將以有為也。」 (準備有所作為)

京口(今江蘇鎮江), 得間(乘隙)真州(江 蘇儀徵縣),即具以北虛實告東西二閫(ㄎㄨㄣˇ;國門;指方界守將;二閫, 指當時南宋淮東、淮西兩路制置使),約以連兵大舉。中興機會,庶幾(希 望)在此。留二日,維揚(指楊州;禹貢: 「淮海惟揚州」)帥下逐客之令(駐揚州城淮東制置使李庭芝, 懷疑文天祥已密降元朝,不肯收留及舉兵)。不得已,變姓名,詭蹤跡,草行露宿,日與北騎相出 沒於間。窮餓無聊,追購(懸賞追捕)又急, 天高地迥(遠),號呼靡及。已而得舟, 避渚洲(長江的沙洲), 出北海(長江口東海的北方), 然後渡揚子江(長江下游), 入蘇州(上海東南方的海面), 輾轉四明(今浙江鄞 縣)天臺(今浙江天台 縣),以至於永嘉(浙江永嘉; 溫州)

嗚呼!予之及于死者不知其幾矣!詆(辱 罵)大酋(元朝的將帥)當死; 罵逆賊(指呂師孟叔姪)當死; 與貴酋處二十日,爭曲直,屢當死;去京口,挾匕首以備不測,幾自剄死; 經北艦(穿越元兵船隊)十餘里, 為巡船所物色(根據通緝圖貌以盤查),幾從 魚腹死(差點投水自殺)真州逐之 城門外(指被李庭芝誤為元諜,而驅逐出境), 幾徬徨死;如揚州,過瓜洲揚子橋,竟使遇 哨(元人哨兵),無不死;揚州城下 ,進退不由,殆例(恐怕)送死; 坐桂公塘土圍中,騎數千過其門,幾落賊手死;賈家莊幾為 巡徼(ㄐ|ㄠˋ;巡察)所陵迫死; 夜趨高郵,迷失道,幾陷死(幾乎受困而死); 質明(天剛亮時),避哨竹林中,邏者數十騎, 幾無所救死;至高郵,制府檄(ㄒ|ˊ;官方文書)下, 幾以捕係( 捕繫)(指李庭芝通令各地關守擒 拿文天祥的文書);行城子河(在高郵東南),出 入亂屍中(當時宋兵與元兵在城子河血戰,此役元兵大敗, 積屍水邊),舟與哨相後先,幾邂逅死;至海陵(今 江蘇泰縣),如高沙,常恐無辜死(常擔心又被懷疑 為間諜而無辜遇害);道海安如皋,凡三百里, 北與寇(元兵與盜匪)往來其間, 無日而非可死;至通州,幾以不納死(當時文天祥變換姓名, 被疑為元兵奸細,被盤查數日);以小舟涉鯨波(指海浪)出, 無可奈何,而死固付之度外(意度之外;不再多想)矣!嗚呼!死生, 晝夜事也(死生如日出日落,是人生必然的現象),死而死矣, 而境界危惡,層見錯出,非人世所堪。痛定思痛,痛何如哉!

予在患難中,間以詩記所遭,今存其本,不忍廢,道中手自抄錄。使北營,留北關外( 指杭州城以北的元營),為一卷;發北關外,歷吳門(今江 蘇吳縣)毗陵(今江蘇武進),渡瓜洲, 復還京口,為一卷;脫京口, 趨真州揚州高郵泰州(海 陵)通州,為一卷;自海道至永嘉來三山(指 福建福州),為一卷。將藏之於家,使來者讀之,悲予志焉。

嗚呼!予之生也幸,而幸生也何所為?求乎為臣,主辱,臣死有餘僇;所求乎為子,以父母之遺體行殆(不敢以父母賜給的 身體做危險的事)而死,有餘責。 將請罪於君,君不許;請罪於母,母不許;請罪于先人之墓。生無以救國,死猶為厲鬼以擊賊,義也!賴天之靈、 宗廟之福,修我戈矛(指正器), 從王于師,以為前驅,雪九廟之恥(指歷代皇 帝受元人欺侮之恥),復高祖(指開國君主趙匡胤)之業, 所謂「誓不與賊俱生」,所謂「鞠躬盡力,死而後已」,亦義也!嗟夫!若予者,將無往而不得死所矣。 向也(往昔),使予委 骨於草莽,予雖浩然無所愧怍,然微以自文(無以自己掩飾 過錯)於君親,君親其謂予何?誠不自意返吾衣冠(使宋朝恢 復其官職),重見日月,使旦夕得正丘首(反葬故鄉;語出禮記, 狐死正丘首,指狐雖死它處,必正首而向其丘穴),復何憾哉!復何憾哉!

是年夏五(夏季五月), 改元景炎(宋端宗年號)廬陵文天祥自序其詩, 名曰《指南錄》。


文天祥(1236-1283),初名雲孫,字天祥。 後以天祥為名,改字履善。寶佑四年(1256年) 中狀元後,改字宋瑞,後因住過文山,而號文山。吉州廬陵( 今江西吉安縣)人,為南宋詩人、將領,以忠烈名傳後世,與陸秀夫、 張世傑被稱為「宋亡三傑」。宋亡後, 元世祖愛其才,曾親勸其降,文天祥堅貞不屈。終被元朝所殺。執刑時, 天祥向南方跪拜,從容就死。死時年僅四十七歲。

【附錄】文天祥詩作

《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寥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飄搖雨打萍。
惶恐灘頭說惶恐,零丁洋裡歎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絕命詩》
天荒地老英雄喪,國破家亡事業休。
惟有一腔忠烈氣,碧空長共暮雲愁。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