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百五

錢泳

Tony私選的古文觀止

崇明(島名, 位於長江口)沈百五者,字廷揚,號五梅,家甚富。 曾遇洪承疇(明萬曆年間的進士, 崇禎末年薊遼總督。1642年與松山之役,兵敗被清軍俘虜。崇禎皇帝誤以為洪已殉國,設壇祭祀。 不料,洪卻投降清兵,幫助清兵入關,攻打江南,終使明朝覆亡)於客舍(旅舍), 是時年十二、三,相貌不凡,以為非常人也,見其窮困,延之至家, 并延(邀請)其父為西席(老師; 古代以西席代稱老師),即課(教導)承疇,故承疇感其德, 嘗呼為伯父。

承疇已貴,適(恰巧)山東河南流賊橫行,淮河糧運輒(常常)阻,當事者(負責糧運的官 員)咸束手(沒有辦法)。 於是百五百五乃盡散家財,不請帑藏(國家藏錢的府庫; 指不請求國家撥款),運米數千艘,由海道送京。思陵( 明思宗崇禎皇帝)召見,授戶部(掌官戶口賦稅的官職)山東清吏司(戶部所設掌理山東戶口賦稅的官署)郎中(官署長官), 加光祿寺卿(掌管宮廷祭祀及宴會飲食,為虛銜官職,以示尊崇)

不數年,承疇已歸順本朝(指清朝)百五獨不肯,脫身走海外,尚圖結援,為大兵(清兵)所獲。 往諭降(勸降)百五故作不識, 曰:「吾眼已瞎,汝為誰?」曰:「小侄承疇也,伯父豈忘之邪?」百五大呼曰:「洪公受國厚恩, 殉節(殉國)久矣。爾何人斯, 欲陷我於不義乎?」乃揪衣襟,大批(用手掌打人)其頰。 笑曰:「鐘鼎山林(做官或隱居),各有天性, 不可強也。」遂被執,至江寧(今南京市),戮(殺於)淮清橋下。 妾張氏收其屍,盡鬻(賣)衣裝, 葬之虎邱(山名,位於江蘇吳縣西)東麓,廬墓二十年而死。

初,百五結援, 手下有死士(敢死之士)五百人,死後,哭聲震天,一時同殉,殆(差 不多)有慘於田橫云。(楚漢相爭之時,齊國田橫自立為齊王;劉邦統一天下之後,田橫與部下五百人逃入海中小島,負頑抵抗, 後來劉邦向田橫召降,田橫受降,而往京城的途中自殺身亡,消息傳至海島,五百部下亦全部跟著自殺。)

本文為人物傳記,敘述明朝末年,沈百五在國家危急時,捐助家財,為朝廷效命; 而面對國家覆亡之際,不受利誘威脅, 毅然赴死,壯烈成仁。對照於變節投降的洪承疇,更突顯沈百五不平凡的忠義精神。


錢泳(1759-1844),原名鶴,字立群,號梅溪居士,無錫人,是清朝知名學者, 精通金石碑版之學,一生以訪碑、刻帖、著述為業。書法造詣高,並兼長詩畫, 著有《蘭林集》、《梅花溪詩鈔》、《登樓雜記》等書。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