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陽之戰

范曄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節選自《後漢書》卷一《光武帝紀》,敘述漢光武帝以數千士卒,在昆陽城郊擊潰王莽大軍,這 是一場扭轉乾坤的戰役,影響深遠,促使王莽新朝加速滅亡,漢室因而得以中興。昆陽之戰與三國赤壁之戰、東晉肥水之戰, 並列是中國歷史上以少勝多,決定歷史走向的著名戰役。

更始(劉玄稱帝的年 號)元年(西元23年)正月 甲子朔(正月初一)軍復 與甄阜梁丘賜(王莽的官 員)戰於沘水西,大破之,斬伯升( 劉縯,為漢光武帝劉秀的兄長)又破王莽納言將軍嚴尤秩宗將軍陳 茂淯陽(今河南南召縣), 進圍宛城(今河南南陽縣)。二月 辛巳(二月初一), 立劉聖公(劉玄,字聖公)為天子, 以伯升為大司徒,光武為太常偏將軍(左將軍)

三月,光武別與諸將徇(攻略 )昆陽(今河南葉 縣)定陵(今舞陽 縣)(今郾城縣), 皆下之。多得牛馬財物,穀數十萬斛,轉以饋下。死,漢帝立, 大懼,遣大司徒王尋、大司空王邑將兵(率兵)百萬, 其甲士四十二萬人。五月,到潁川(今河南禹縣, 在昆陽之北),復與嚴尤陳茂合。

初,光武舂陵侯(劉敞,是光武帝的 叔父)家訟逋租(迤久的租稅)見而 奇之。及是時,城中出降者,言光武不取財物,但會兵計策。笑曰: 「是美須(鬚)眉者邪?何為乃如 是!(指以前劉秀為追討拖欠的租稅而大興訴訟, 現在攻下城池竟然不取財物)

初,王莽徵天下能為兵法者六十三家數百人,並以為軍吏;選練武衛,招募猛士,旌旗輜重,千 里不絕。時有長人巨無霸,長一丈,大十圍(一圍為五 寸;或曰一抱為一圍),以為壘尉(掌軍中壁壘的官吏);又驅諸 猛獸虎豹犀象(犀牛大象)之屬,以助威武。自出師 之盛,未嘗有也。

光武將數千兵,徼(巡邏)之 於陽關(今河南禹縣西北)。 諸將見兵盛,反走,馳入昆陽,皆惶怖,憂念妻 孥(妻子兒女),欲散歸諸城。光武議曰: 「今兵穀既少,而外寇彊(強)大,并力禦之, 功庶(希望)可立;如欲分散,勢無俱全。 且宛城未拔,不能相救,昆陽即破,一日之間,諸部亦滅矣。今不同心膽共舉功名, 反欲守妻子財物邪?」諸將怒曰:「劉將軍(劉秀)何 敢如是!」光武笑而起。

(恰巧)候騎還,言大兵且至城北,軍陳數百里, 不見其後。諸將遽相謂曰:「更請劉將軍計之。」光武復為圖 畫(圖謀策畫)成敗。諸將憂迫 ,皆曰:「諾」。時城中唯有八九千人,光武乃使成國上公王鳳( 王鳳,率新市兵參加起義,更始帝封其為成國上公)、廷尉大將軍王常留守, 夜自與驃騎大將軍宗佻、五威將軍李軼等十三騎,出城南門,於外收兵。 時軍到城下者且十萬,光武幾不得出。既至定陵, 悉(全部)發諸營兵,而諸將貪惜財貨, 欲分留守之。光武曰:「今若破敵,珍寶萬倍,大功可成;如為所敗, 首領(頭顱)無餘,何財物之有!」眾乃從。

嚴尤王邑曰:「昆陽城小而堅,今假號者( 劉玄在宛稱帝),亟(急;迅速)進大兵, 彼必奔走。敗,昆陽自服。」曰:「吾昔 以虎牙將軍翟義(東郡太守,起兵 反抗王莽。後兵敗,自殺),坐(坐罪)不生得, 以見責讓。今將百萬之眾,遇城而不能下,何謂邪?」遂圍之數十重,列營百數, 雲車(樓車,架高可窺望敵城動靜)十餘丈, 瞰臨城中,旗幟蔽野,埃塵連天,鉦鼓之聲聞數百里。或為地道,衝( 戰車)、輣(ㄆㄥˊ;古代戰 車)( ㄔㄨㄥ,衝陷)城。積弩(連弩;可連續發射的弓箭)亂發, 矢下如雨,城中負戶而汲(背著門板去打水)王鳳等乞降, 不許。自以為功在漏刻(古代計時之器; 此指短時間內),意氣甚逸。夜有流星墜營中,晝(白 天)有雲如壞山(白雲形狀像要崩塌的山), 當營而隕(白雲從營壘上空墜下),不及地尺而 散(不到地面一尺就散去),吏士 皆厭伏(伏於地面)

六月己卯(六月初一)光武遂與營部俱進, 自將步騎千餘,前去大軍四五里而陳。亦遣兵數千合戰。光武奔之, 斬首數十級。諸部喜曰:「劉將軍平 生見小敵怯,今見大敵勇,甚可怪也,且復居前。 請助將軍!」光武復進,兵卻,諸部共乘之,斬首數百千級。連勝, 遂前。

伯升已三日,而光武尚未知,乃偽使持書報城中, 云:「下兵到」,而陽墯其書(假裝掉落 信件文書)得之,不喜。諸將既經累捷,膽氣益壯, 無不一當百。光武乃與敢死者三千人,從城西水上衝其中堅(中軍精銳 部隊)陳亂, 乘銳崩之,遂殺王尋。城中亦鼓譟而出,中外合勢,震呼動天地,兵大潰, 走者相騰踐(踏踐), 奔殪(|ˋ,仆;跌倒)百餘里閒。會大雷風, 屋瓦皆飛,雨下如注,滍川(今名沙河, 流經昆陽北境)盛溢,虎豹皆股戰(顫抖), 士卒爭赴,溺死者以萬數,水為不流。王邑嚴尤陳茂輕騎乘 死人(趁死屍堵塞河流)度水逃去。 盡獲其軍實輜重,車甲珍寶,不可勝算,舉之連月不盡,或燔( 焚燒)燒其餘。

光武因復徇下(攻下)潁陽( 縣名)。 會伯升更始所害(初劉縯不贊成立劉玄為帝, 攻下宛城後,更始帝劉玄擔心劉縯勢力坐大,於是借新市兵之力殺害 劉縯)光武父城(縣名)馳 詣(劉秀 因兄長被害,感到自危,所以飛馳入宛城謝罪, 展開危機處理)。司徒官屬迎弔光武光武難交私語(不與人 私下交語),深引過(深深自責有錯)而已。 未嘗自伐昆陽之功,又不敢為伯升服喪, 飲食言笑如平常(劉秀謹言慎行,小心因對, 以免遭到政敵殺戮)更始以是慚,拜光武為破虜大將軍,封武信侯

九月庚戌,三輔(指長安地區)豪桀共誅王莽, 傳首詣更始將北都洛陽,以光武行司隸校尉(官名, 職掌巡查京城及近郡),使前整修宮府。於是置僚屬,作文移,從事司察( 察舉非法),一如舊章(漢朝舊法)。時三輔吏士 東迎更始,見諸將過,皆冠幘(包頭髮的巾), 而服婦人衣,諸于(諸衧,一種大掖衣,如女人穿的上衣)繡 镼(ㄑㄩ;繡花的背心),莫不笑之,或有畏而走者。 及見司隸僚屬(光武帝劉秀的部屬),皆歡喜不自勝。 老吏或垂涕曰:「不圖今日復見官威儀!」由是識者皆屬心焉。


范曄(398—445)字蔚宗,小字搏。順陽(今河南淅川縣東)人。南朝宋著名史學家、 文學家。曾任秘書丞、新蔡太守和尚書吏部郎。《宋書》本傳稱其「博涉經史,善為文章, 能隸書,曉音律。」任宣城太守時,博采魏晉以來各家關於東漢的史書,撰成《後漢書》 紀傳九十卷。《後漢書》記載東漢斷代史。今通行本共一百二十卷。本紀、列傳部分為范曄撰, 志未作完,范曄遇害。後人採司馬彪《續漢書》中的《八志》合刊為一書。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