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滂傳

范曄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選自《後漢書》卷六十七《黨錮傳》,敘述東漢清廉正直的官吏范滂, 因得罪於奸宦,而遭黨錮之禍,被下獄致死。范滂與家人訣別時,顧謂其子曰: 「吾欲使汝為惡,則惡不可為; 使汝為善,則我不為惡。」道盡了知識份子處於亂世的兩難與悲劇。

范滂孟博汝南(漢郡, 約當今河南)征羌(今河南省郾 河縣東南)人也。少厲清節(年少時, 自勵清節),為州里所服,舉孝廉光祿四行(漢 代的選舉制度,四行是指敦厚、質樸、遜讓、節儉)。 時冀州(約今河北中南部)饑荒, 盜賊群起,乃以為清(清廉), 詔使案察(考查案驗)之。登車 攬轡(馬車之索,用以控制馬的行進), 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及至州境,守令自知臧汙(貪 贓),望風解印綬去(未等范滂至郡, 即趕緊辭官)。其所舉奏,莫不厭塞(服 止)眾議(指彈劾得當,眾皆心服, 而無再議)。遷光祿勳主事(光祿動掌 管宮殿掖門,主事為光祿勳的部屬)。時陳蕃( 東漢末年名士,曾官至太尉)為光祿勳,執公儀(持 行官禮,卑位謁見尊位的禮儀)不 止之(謙讓阻止,使免執 官儀)懷恨,投版(笏; 官員所執的小版子)棄官而去。郭林宗(郭泰, 東漢末年名士)聞而讓(責)曰: 「若范孟博者,豈宜以公禮格(拘束)之? 今成其去就之名,得無(能無)自取不優之 譏也?」乃謝焉。

復為太尉(漢三公之一,掌軍事)黃瓊所 辟(禮聘;召募)。後詔三府(太尉、 司徒、司空三公之府)掾屬(佐治之吏)舉 謠言(收集民間議論時政之歌謠、諺語,還奏朝廷,稱舉 謠言)奏刺史二千石(薪俸;漢官制, 每州設刺史一人)權豪之黨二十餘人。尚書責所劾猥多(眾 多),疑有私故(私人恩怨)對曰: 「臣之所舉,自非(苟 非)(貪)穢姦暴,深為民害, 豈以汙簡札(文書)哉! 閒(間;一時間;近來)以會日迫促, 故先舉所急,其未審(明白)者, 方更參實(驗實查明)。臣聞農夫去草, 嘉穀必茂;忠臣除姦,王道以清。若臣言有貳(不實), 甘受顯戮(公開處死示眾)。」吏不能詰。

睹時方艱,知意不行,因投劾(自劾有過, 遞辭呈)去。太守宗資先聞其名,請署( 攝官)功曹(代理功曹職務),委任 政事。在職嚴整疾惡,其(若)有行違 孝悌,不軌仁義者,皆掃跡斥逐,不與共朝。顯薦異節(公 開推舉有特殊節操的賢人),抽拔(拔擢)幽 陋(隱於陋巷,地位卑微的賢者)外 甥西平(縣名)李頌, 公族(與君王貴族同族)子孫,而為鄉曲所棄, 中常侍(宦官職務)唐衡用 為吏。以非其人(指其不適任), 寑(止;擱置)而不召。遷怒, 捶書佐(主掌文書的小吏)朱零仰 曰:「范滂清裁(公正的裁決), 猶以利刃齒腐朽(指范滂的正直裁定有如利刃以 切除腐)。今日寧受笞死,而不可違。」乃止。郡中 中人(指小人)以下,莫不歸怨,乃指之 所用以為「范黨」。

牢脩(張成之弟子,上書誣陷當時士人相交結黨, 誹訕朝廷,引起桓帝震怒,逮捕黨人)誣言鉤黨(士人 結黨)坐繫黃門北寺獄(黃門署為 宦官執掌的監獄,多拘大臣)。獄吏謂曰:「凡坐繫皆祭皋陶( 舜臣,被封為獄神)。」曰:「皋陶賢者,古之直臣。知無罪, 將理(治;辨明)之於 帝(上天);如其有罪,祭之何益!」眾人 由此亦止。獄吏將加掠考,以同囚多嬰病(疾病 纏身),乃請先就格(挌;就其處受掠打), 遂與同郡袁忠爭受楚(扑撻之具)毒。

桓帝使中常侍王甫以次辨詰(依 次審問)等皆三木囊頭(手 足皆被械,頭部被物蒙蓋),暴(曝露)於階下。 餘人在前,或對或否,於後,越次而進。王甫詰 曰:「君為人臣,不惟(思)忠國,而共造部黨, 自相褒舉,評論朝廷,虛搆無端(虛構無根據的事), 諸所謀結,並欲何為?皆以情對,不得隱飾。」對曰:「臣聞仲尼之言:『見善如不 及(汲汲為善),見惡如探 湯(指去惡務速)』。欲使善善同其 清(獎勵善者,以同其清操),惡惡同 其汙(厭惡惡者,以去其汙濁),謂王政之所願聞, 不悟(不料)更以為黨。」

曰:「卿更相拔舉,迭為脣齒,有不合者,見則排斥,其意如何?」乃慷慨仰天曰:「 古之循善,自求多福;今之循善,身陷大戮。身死之日,願埋首陽山( 古代賢者伯夷、叔齊守義而餓死於首陽山),上不負皇天,下不 愧。」愍然(同情)為之改容。 乃得並解桎梏。

後事釋,南歸。始發京師(洛 陽)汝南南陽(郡名)士大夫迎之 者數千兩(輛;指馬車)。 同囚鄉人殷陶黃穆,亦免俱歸,並衛侍於,應對賓客。顧謂等曰:「 今子相隨,是重吾禍也。」遂遁還鄉里。

初,等繫獄,尚書霍諝(曾任尚書 僕射),理之(審判官司)。及得免, 到京師,往候而不為謝。或有讓者。對曰:「昔叔向( 春秋晉大夫)嬰罪(獲罪)祁奚救 之,未聞羊舌(指 叔向)有謝恩之辭,祁老(指祈奚)有自伐之色。」

建寧(漢靈帝年號)二 年(西元169年),遂大誅黨人,詔 下急捕等。督郵(官名,郡守的屬官, 掌獄訟搜捕,)吳導至縣,抱詔書,閉傳舍,伏床而泣。聞之,曰: 「必為我也。」即自詣獄(到縣署報到)。 縣令郭揖大驚,出解印綬,引與俱亡。曰:「天下大矣,子何為在此?」曰: 「死則禍塞,何敢以罪累君,又令老母流離乎?」

其母就與之訣。白母曰:「仲博(范 滂的弟弟)孝敬,足以供養,龍舒君(范滂 之父,曾為龍舒侯相)歸黃泉,存亡各得其所。惟大人割不可忍之恩,勿增感戚。」母曰:「 汝今得與(李膺、杜密,當時名賢, 都遭黨錮之禍而死)齊名,死亦何恨!既有令名( 美好的名聲),復求壽考,可兼得乎?」跪受教,再拜而辭。顧謂其子曰:「吾欲使 汝為惡,則惡不可為;使汝為善,則我不為惡。」(惡固然不可為, 然而善亦可為?范滂為善,卻落得如此下場,道盡了知識份子身處於亂世的兩難)行路 聞之,莫不流涕。時年三十三。


范曄(398—445)字蔚宗,小字搏。順陽(今河南淅川縣東)人。南朝宋著名史學家、 文學家。曾任秘書丞、新蔡太守和尚書吏部郎。《宋書》本傳稱其「博涉經史,善為文章, 能隸書,曉音律。」任宣城太守時,博采魏晉以來各家關於東漢的史書,撰成《後漢書》 紀傳九十卷。《後漢書》記載東漢斷代史。今通行本共一百二十卷。本紀、列傳部分為范曄撰, 志未作完,范曄遇害。後人採司馬彪《續漢書》中的《八志》合刊為一書。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