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妻訣別書

林覺民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篇選自《血花集》,為林覺民在廣州之役前三天,寫給其妻的訣別信。 1911年3月29日廣州之役,又稱黃花崗之役,由黃興領導革命志士一百七十餘 人進攻兩廣總督府,激戰一畫夜後,因勢單力薄而失敗。林覺民負傷被捕, 後被清廷處死。

意映卿卿如晤(如相對面談話)

  吾今以此書與汝永別矣!吾作此書,淚珠和筆墨齊下,不能竟書(寫 完),而欲擱筆!又恐汝不察吾衷(心情), 謂(以為)吾忍 舍(捨)汝而死,謂吾不知汝之不欲吾死也, 故遂忍悲為汝言之。

  吾至愛汝,即此愛汝一念,使吾勇於就死也。吾自遇汝以來,常願天下有情人都成眷屬; 然遍地腥羶(魚肉及羊臭的腥味;比喻政治汙濁 腐敗),滿街狼犬(指暴吏橫行), 稱心快意,幾家能夠?語云:「仁者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吾 充(擴充)吾愛汝之心,助天下人愛其所愛, 所以敢先汝而死,不顧汝也。汝體(體諒)吾此心, 於啼泣之餘,亦以天下人為念,當亦樂犧牲吾身與汝身之福利,為天下人謀永福也。汝其勿悲!

汝憶否?四、五年前某夕,吾嘗語曰:「與其使我先死也,無寧汝先吾而死。」汝初聞言而怒; 後經吾婉解,雖不謂吾言為是,而亦無辭相答。吾之意,蓋謂以汝之弱, 必不能禁(忍受)失吾之悲。吾先死,留苦與汝, 吾心不忍,故寧請汝先死,吾擔悲也。嗟夫!誰知吾卒先汝而死乎!

吾真真不能忘汝也。回憶後街(街名;在福州城內)之屋, 入門穿廊,過前後廳,又三、四折,有小廳,廳旁一室,為吾與汝雙棲之所。初婚三、四月, 適冬之望日(陰曆每月十五日)前後,窗外疏梅篩月影, 依稀掩映(遮掩映照)。吾與汝並肩攜手, 低低切切(柔情細語),何事不語?何情不訴?及今思之, 空餘淚痕。又回憶六、七年前,吾之逃家復歸也(林覺民逃離家庭, 從事革命;後來又回到家,家人詢問,始終不肯說出參與革命的事),汝泣告我:「望今後有遠行, 必以具告,我願隨君行。」吾亦既許汝矣。前十餘日回家,即欲乘便以此行之事語汝;及與汝對,又不能啟口。 且以汝之有身(懷孕)也,更恐不勝悲,故惟日日呼酒買醉。 嗟夫!當時余心之悲,蓋不能以寸管(筆墨)形容之。

吾誠願與汝相守以死。第(但)以今日時勢觀之, 天災可以死,盜賊可以死,瓜分之日(列強瓜分中國)可以死, 奸官污吏虐民可以死,吾輩處今日之中國,無時無地不可以死,到那時使吾眼睜睜看汝死, 或使汝眼睜睜看我死,吾能之乎?抑汝能之乎?即可不死,而離散不相見,徒使兩地眼 成穿(望穿秋眼;指殷切盼望)而骨化石; 試問古來幾曾見破鏡重圓?則較死尤苦也。將奈之何!今日吾與汝幸雙健,天下之人,不當死而死, 與不願離而離者,不可數計;鍾情如我輩者,能忍之乎?此吾所以敢率性就死,不顧汝也。

吾今日死無餘憾,國事成不成,自有同志者在。依新( 林覺民的兒子)已五歲,轉眼成人,汝其善撫之, 使之肖(像)我。汝腹中之物,吾疑其女也; 女必像汝,吾心甚慰;或又是男,則亦教其以父志為志,則我死後,尚有兩意洞在也。甚幸!甚幸!

吾家日後當甚貧;貧無所苦,清靜過日而已。吾今與汝無言矣。吾居九泉之下,遙聞汝哭聲, 當哭相和也。吾平日不信有鬼,今則又望其真有;今人又言心電 感應(指人與人之間的精神感應)有道, 吾亦望其言是實;則吾吾之死,吾靈尚依依汝旁也,汝不必以無侶悲!

吾愛汝至。汝幸而偶我(與我結為夫妻), 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吾幸而得汝,又何不幸而生今日之中國!卒不忍獨善其身。嗟乎!紙短情長, 所未盡者尚有幾萬千,汝可以模擬(揣摩想像)得之。 吾今不能見汝矣。汝不能舍我,其時時於夢中得我乎!一慟(悲 痛至極)!  

         辛亥三月二十六夜四鼓(四更;約半夜兩、三點)意洞手書  


林覺民(1887-1911),字意洞。14歲進入福建高等學堂,接觸民主革命思想, 崇尚西方的「平等」、「自由」思想,自號「抖飛」,以明志。1907年,留學日本, 加入革命行列。1911年參加廣州起義,失敗被俘處死。時年僅二十五歲。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