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章句序

朱熹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大學》原為《禮記》的一篇,宋朝以前無單行本。宋代程顥、程頤加以編訂整理,朱熹又據以校編, 計經一章,傳十章,而與《論語》、《孟子》、《中庸》,合稱「四書」。 明清時代為士子必讀的書籍。朱熹曾曰:「修聖學者,必由大學始。」

《大學》之書,古之大學(太學;古代學校名稱, 虞舜時稱上庠,夏朝有東序,周有東膠,到漢朝始稱太學)所以教人之法也。 蓋自天降生民,則既莫不與之以仁義禮智之性矣,然其氣 質之秉(受)或不能齊, 是以不能皆有以知其性之所有而全之也。一有聰明睿智,能盡其性(盡 力發展上天所賦予的善良本性)者出於其間,則天必命之以為億兆之君師, 使之治而教之,以復其性。此伏羲神農黃帝所 以繼天立極(標準;繼承天命,建立人世法 則),而司徒(古代掌管教育的官 職)之職、典樂(古代掌管音樂, 兼管教育的官職)之官所由設也。

三代(夏商周)之隆, 其法寖備(漸備),然後王宮、 國都以及閭巷,莫不有學。人生八歲,則自王公以下,至於庶人之子弟,皆入小學, 而教之以灑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御書數之文。及其十 有(又)五年,則自天子之 元子(太子)、眾子(太 子以外的諸子),以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長 子),與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學,而教之以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學校之教, 大小之節所以分也。

夫以學校之設,其廣如此,教之之術,其次第節目之詳又如此,而其所以為教, 則又皆本之人君躬行心得之餘(後), 不待求之民生日用彝倫(倫常)之外,是以 當世之人無不學。其學焉者,無不有以知其性分之所固有,職分之所當為, 而各俛(勉)焉以盡其力。 此古昔盛時所以治隆於上,俗美於下,而非後世之所能及也。

之衰,賢聖之君不作,學校之政不修,教化陵夷,風俗頹敗。 時則有若孔子之聖,而不得君師之位以行其政教,於是獨取先王之法, 誦而傳之,以詔(教導)後世。 若《曲禮》、《少儀》、《內則》(以上 均為禮記篇名)、《弟子職》(管子 篇名)諸篇,固小學之支流餘裔(末流 後繼),而此篇(指大學之篇)者,則因 小學之成功,以著大學之明法,外有以極其規模之大,而內有以盡其節目之詳者也。 三千之徒(指孔子弟子),蓋莫不聞其說, 而曾氏(曾子)之傳,獨得其宗, 於是作為傳義(曾子講述大學,由門 人記述以傳世),以發其意。及孟子沒而其 傳泯(消失)焉,則其書雖傳,而知者鮮矣。

自是以來,俗儒記誦詞章之習,其功倍於小學而無用;異端虛 無(指道家)寂滅(指 佛教)之教,其高過於《大學》而無實。其他權謀術數(指縱橫家、 陰陽家),一切以就功名之說,與夫百家眾技之流, 所以惑世誣民(欺騙 百姓),充塞(充滿)仁義者,又紛然雜出乎 其間,使其君子(士大夫)不幸而不得聞大道之要, 其小人(一般百姓)不幸而不得蒙治世之澤, 晦盲(昏暗不明)否塞 (萬物不通稱否;不通則塞),反覆沉 痼(反覆無常,積久難治),以 及五季(五代;後梁、後唐、後晉、後漢、 後周)之衰,而壞亂極矣。

天運循環,無往不復,德隆盛,治教修明,於是河南程氏(程 顥、程頤)兩夫子出,而有以接乎孟氏之傳,實使尊信此篇而表章之,既又為之次 其簡編(編輯原書的次序),發其 歸趣(主旨歸向),然後古者大學教人之法, 聖經賢傳之旨,粲然(鮮明的樣子)復明於世 ,雖以之不敏,亦幸私淑(未受其業而欽仰其 人)而與有聞焉。顧(但)其為書, 猶頗放失(散亂不整),是以 忘其固陋(自謙之詞),采而輯之, 間亦竊附(私下增添)己意,補其闕略, 以俟後之君子。極知僭踰(踰越本份), 無所逃罪,然於國家化民成俗(培養善良風俗)之意, 學者修己治人之方,則未必無小補云。

淳熙己酉(宋孝宗淳熙16年, 西元1189年)二月甲子,新安朱熹序。


朱熹(1130-1200),祖籍微州婺源(今江西婺源縣)。字元晦,一字仲晦, 號晦庵,晚稱晦翁,又稱滄州病叟、雲谷老人、遁翁,別稱紫陽。南宋理學家、 教育家,是程顥、程頤的三傳弟子李侗的學生。朱熹承北宋周敦頤與二程學說, 為宋代理學的集大成者,被尊稱為「朱子」。其著作甚多,輯定《大學》、 《中庸》、《論語》、《孟子》為四書作為教本,儒家思想經朱熹整理注釋,明清時更發揚光大。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