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烈婦傳

李翱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建中(唐德宗年號)四 年(西元784年)李希烈( 淮州節度使,舉兵叛變)汴州;既又將盜陳州(河南 省淮陽縣),分其兵數千人,抵項城縣。蓋將掠其玉帛,俘纍(拘 繫)其男女,以會於陳州

縣令李侃,不知所為。其妻楊氏曰:「君,縣令。寇至當守;力不足,死焉,職也。 君如逃,則誰守?」曰:「兵與財皆無,將若何?」楊氏曰:「如不守,縣為賊所得矣, 倉廩皆其積也,府庫皆其財也,百姓皆其戰士也,國家何有?奪賊之財而食其食,重賞以令死士,其必濟。」

於是,召胥吏(古代掌理案卷、文書的小吏)、 百姓於庭,楊氏言曰:「縣令,誠主也;雖然,歲滿則罷去,非若吏人、百姓然。吏人、百姓, 邑人也,墳墓存焉,宜相與致死以守其邑,忍失其身而為賊之人耶?」眾皆泣,許之。 乃徇(巡行而告知)曰:「以瓦石中賊者, 與之千錢;以刀矢兵刃之物中賊者,與之萬錢。」得數百人,率之以乘城。

楊氏親為之爨(ㄘㄨㄢˋ;以火燒煮食物)以食之; 無長少,必周而均。使與賊言曰:「項城父老,義不為賊矣,皆悉力守死。得吾城不足以威, 不如亟去,徒失利無益也。」賊皆笑。有蜚(古飛字)箭 集於之手,傷而歸。楊氏責之曰;「君不在,則人 誰肯固(堅定)矣,與其死於城上, 不猶愈於家乎?」 遂忍之,復登陴(城上的 矮牆)

項城,小邑也,無長戟、勁弩、高城、深溝之固,賊氣吞(氣 勝可攻下)焉,率其徒將超城而下。有以弱弓射賊者,中其帥,墜馬死。其帥,希烈之婿也。賊失勢, 遂相與散走,項城之人無傷焉。刺史上之功,詔遷絳州太平縣令。楊氏至茲猶存。

婦人女子之德,奉父母舅姑盡恭順,和於娣姒(ㄉ|ˋ ㄙˋ; 妯娌),於卑幼有慈愛,而能不失其貞者,則賢矣。辨行列(整 理軍隊部伍),明攻守勇烈之道,此公卿大臣之所難。厥(語助詞, 無義)自兵興,朝廷寵旌守禦之臣,憑堅城深池之險,儲蓄山積,貨財自若; 冠胄(盔)服甲( 鎧),負弓矢而馳者,不知幾人。其勇不能戰,其智不能守,其忠不能死,棄其城而走者,有矣。 彼何人哉?若楊氏者,婦人也。孔子曰:「仁者必有勇。」楊氏當之矣。

贊曰:凡人之情,皆謂後來者不及於古之人。賢者古亦稀,獨後代耶?及其有之,與古人不殊也。 若高湣女(當時一位烈女, 李翱亦為其作傳)楊烈婦者,雖古烈女,其何加焉!予懼其行事湮滅而不傳, 故皆敘之,將告於史官。


李翱(772∼836),字習之,唐趙州人。唐德宗貞元12年(796年)認識韓愈,結為至友。 貞元14年(798年)中進士。歷任國史館修撰、考功員外郎、廬州刺史、終山南東道節度使、 檢校戶部尚書。李翱與韓愈相交29年,又娶韓愈的姪女為妻,文章受其影響,而吸收了韓文 較為平易近人的部份,文章平正達暢,曾被清人列入唐宋十大家。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