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開物卷跋

丁文江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是書也,以《天工開物卷》名。蓋物生自天,工開於人。曰天工者,兼人與天言之耳。 為卷十有八,凡飲食、衣服、陶冶、礦產、燃料、彩色、兵器、紙墨之原料、出產、造作 工業無不具備。三百年前言農工業書如此其詳且備者,舉世界無之,蓋亦絕 作(獨一無二的作品)也。讀此書者, 不特可以知當日生活之狀況,工業之程度,且以今較昔,吾國經濟之變遷,製作之興廢, 亦於是中觀焉。

全書各卷莫詳於《乃粒》,稻則列舉粳(ㄍㄥ; 稻米的一種)、糯(一種稻米;黏性 較大)、旱、香,麥則備述牟(ㄇㄡˊ; 大麥)、穬(ㄍㄨㄥˇ;大麥的一種)、 雀(一種野麥)、 喬(喬麥),黍稷、粱粟之中, 不遺高粱。火麻、胡麻之外遍列各菽,而《膏液》一卷油品植物列舉至十有六種。然《乃粒》 不載玉蜀黍,《膏液》不載落花生,至於番薯、淡巴菰(Tobacco;菸草), 則更無論已。 於是知美洲南洋之植物雖已流入中國,在末時代尚未成為重要 之農產也。

銅有日本,炮曰紅夷(荷蘭 人所造的砲),糖有洋糖,緞有倭緞。然《佳兵》(指 兵器)一卷詳弓矢而略槍炮,圖亦粗疏,於以知有末造, 外國貿易已煩(繁雜、眾多), 而日本尤盛,於西洋商品較重於武器也。言金 則舉河南而不及東、 塞外,言銅則列舉,言 錫則首推南丹河池(皆 廣西省縣名),次及(衡州 及永州,都在湖南省),而皆不言雲南。於是知不特東北金場全未開闢, 即東(四川東 部)箇舊(雲南省 縣名)亦皆有以來始發見也。言銀則先舉八省,次言 八省(浙江、福建、江西、湖廣、貴州、 河南、四川、甘肅)所產不敵雲南之半,於是 知迤西(指雲南省西部)諸廠,在時 開採已盛。吳尚賢(乾隆時開礦於緬東, 設銀廠,後因緬甸動亂而喪命,銀廠歇業)宮媔(人 名,事蹟不詳)之邊亂乃其餘燼也。

其他如耕種、灌溉之方,蠶桑、紡織之利,制鹽、 造舟之法,至今未變。松江(江蘇省縣 名)之織,蕪湖(安徽省縣名)之染, 近代幾無異於時,而川江行舟所用之火杖(即 扁平竹條編成之縴繵,長可百數十尺,用以纖舟。其折斷殘餘,斬以作炬,故名火杖。), 殆( 大概)東坡放翁(蘇軾、 陸游)所謂之百丈歟?自以來,未嘗改良, 於是知科學未興以前生活方法進步之不易也。至於北京之琉璃瓦取 材於太平(太平府,今安徽省當塗縣), 皇居之用磚設廠於臨清(山東省臨清縣), 分給於蘇州(江蘇省 吳縣;皇宮用磚,一取自臨清,一取自蘇州)宣紅(紅色瓷器的 一種)之制法復試於正德(宣紅 瓷器的製造方法在元末失傳,明朝正德年間內使監造,不成,內使身家 俱亡),皆足以證代政令之苛。故是書也,三百年前之農工業史也。然此僅以經濟史料言之耳。

若以思想史言,則是書固另有價值。在有一代,以制藝(應 制的文藝;指八股文)取士,故讀書者僅知有高頭講章(指四 書,書頭極寬,以記各種注釋眉批),其優者或涉獵於機械式之詩賦,或摽竊所謂性理玄學, 以欺世盜名,遂使知識教育與自然觀察劃分為二。士大夫之心理內容,乾燥荒蕪,等於不毛之沙 漠。宋氏獨自闢門徑,一反儒陋習,就人民日用飲食器具而窮究本源。其識力之偉,結 構之大,觀察之富,有一代一人而已。此其一也。

吾國言工業製造之書,固不自宋氏始。然治其業者,類多視為風雅之餘事,博識之標榜; 又迷信舊說,不能獨力觀察,往往類引他書,不加判斷,其結果則僅盡剪 刀漿糊之能事(指拼湊他人作品,內容雜亂), 而無條理敘述之可言。如《陶說》(清代朱琰所著, 記述陶器歷史)一書,即可為此類著作之代表。是書每卷各就其所見聞之事實,為有系統 之紀錄。首言天產之種類,次言人工之製造,終及物品之功用,通篇未嘗引用一書。此種創作之精神, 乃吾國學者之所最缺,亦即是書之所獨有。此其二也。

經濟研究首重數計,然統計之觀念,乃近世科學訓練之結果,故三百年前歐洲著述者多 不能明其重要。宋氏則不然,故《乃粒》篇則曰:「凡秧田一畝所生秧,供移栽二十五畝。 」又曰:「烝民粒食,小麥居半,而黍、稷、稻、粱僅居半。西極, 東至腹焉, 方長六千里中,種小麥者二十分而一,種餘麥者五十分而一。」《粹精》 篇(記載五穀去皮製粉)則曰: 「木礱(ㄌㄨㄥˊ;一種用來磨去穀殼的 器具)攻米(磨米)二千餘石, 其身乃盡。土礱攻米二百石,其身乃朽。」又曰:「凡力牛一日攻麥(磨麥)二 石,驢半之,人則強者攻三斗,弱者半之。」《膏液》篇則列舉取油原料每石 得油若干斤,以為比較。凡此之類,不勝枚舉。至於《五金》篇言:「金質至重, 每銅方寸重一兩者,銀照依其則寸增重三錢;銀方寸重一兩者, 金照依其則寸增重二錢。」則物理學之比重觀念存焉。此其三也。

凡採礦、冶金以及貴重品之製造,自古多不正確之傳說與迷信。宋氏根據見聞,辨正甚多。 如《五金》篇辨鵝鴨糞中淘金之訛(錯誤的傳言), 斥方士煉銀與採錫之妄。《珠玉》篇言珍珠必產蚌腹。其云蛇腹、龍頷、鮫皮有珠者,妄也。又云: 「凡玉入中國,貴重用者盡出於于闐蔥嶺,所謂藍田,乃蔥嶺出玉別地名。」 《乃粒》篇言野火之非鬼,《陶埏》(ㄕㄢ;製造瓦器的土模)篇 言窯變(燒陶過程會產生變異怪物,為當時的迷信)之 無異物,皆根據事實,破除迷信。此其四也。

全書多列事實,絕少議論,間有之,則精粹絕倫。如《舟車》篇曰:「人群分而物異產,來往貿遷以成宇宙。 若各居而老死,何藉有群類哉?」《陶埏》(ㄕㄢ;埏,即瓦)篇曰: 「商周之際,俎豆(俎和豆。古代祭祀、宴饗時, 用來盛祭品的兩種禮器)以木為之。後世方土(地方所產之土)效 靈,人工表異,陶成雅器,有素肌玉骨之象焉。 掩映几筵(指陳設於几席之間), 文明可掬(文明之情顯於外), 豈終固(終於固陋)哉?」 《五金》篇曰:「黃金美者,其值(價格)去黑 鐵一萬六千倍,然使釜、鬵、斤、斧不呈效於日用之間,即得黃金, 值高而無民(民無以為生)耳。」《冶鑄》 篇曰:「皇家盛時則冶銀為豆, 雜霸衰時則鑄鐵為錢。(國家強盛時,用銀為貨幣;衰弱 時才改用鑄鐵為貨幣。銀貴鐵賤,由貨幣材質可以得知。)」又曰: 「凡錢通利者,以十文抵銀一分值。其大錢當五、當十,其弊便於私鑄, 反以害民,故中外行而輒不行也。」 皆與近世經濟學原則符合。此其五也。

惟謂礦產採後可以再生,螺母為龍神所護,璞中玉軟如棉絮,嶺南石金初得之柔軟,四川火井 不燃而能煮鹽,江南有無骨之雀,猶誤沿傳說。又謂琥珀引草為《本草》之妄, 說棉與紙自古有之,至不信有貝葉書經(用貝葉所寫的佛經), 則頗出於武斷。然此皆觀察之不周,時代之限制,不足為是書病。且原序有言:「傷哉貧也!欲購奇書 考證則乏(洛陽,居全國之中心)之資, 欲招同人商略膺真(真假)而缺陳思之館。 隨其孤陋見聞,藏諸方寸而寫之,豈有當哉?」然則著者之虛衷與著述之困苦可以想見矣。

余於是蓋有感焉。是書成於崇禎十年(1637), 距之亡才六年耳(明亡於1644年), 而著者初未嘗以世亂而廢學, 且曰「幸生聖明極盛之世,南車書縱 貫遼陽(遼寧省 縣名)(南 嶺)(ㄐ|ㄠˋ; 邊界)宦商衡遊(指 橫游;自由旅行)(河北省北部)。 為方萬里中,何事何物不可見見聞聞。若為士而生東晉之初、南宋之季 ,其視方物已成夷產。」方今天下之亂未 必過於季,交通之利,研究之便,則十倍之。而學工者未嘗知固有之手藝,習農 者不能舉南北之穀種,習經濟者不能言生活之指數。舊日之生產未明,革新之方案已出, 故無往而不敗。觀於宋氏之書,其亦有以自覺也夫!

民國十七年太歲在戊辰首夏丁文江


丁文江(1887-1936),字在君,江蘇泰興人。留學日本、英國及歐陸, 1911年畢業於格拉斯哥大學。取得動物學和地質學雙學位,1913年, 丁文江就任民國政府工商部礦政司地質科科長。1916年創立了中國地質 調查所並擔任所長,為中國地質專家。1931年任北京大學地質學教授。 1936年元月5日,丁文江在湖南譚家山煤礦考察時,因煤氣中毒而意外身亡。

《天工開物卷》是明末宋應星所著一本關於中國農工業技術的書籍。 書名為卷,是內容以繪圖為主,共三卷十八篇。初刊於明思宗崇禎10年(1637年), 但在中國流傳不多,絕版已久。日本則流傳有翻印本。民國17年(1928年)由國人 自日本購回,重印於天津,並由丁文江作跋。跋又稱「後序」,是寫於書末的題詞。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