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茅鹿門書

唐順之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為作者寫給茅坤的書信,主旨在評擊當時文壇注重文章形式及刻意摹擬秦漢古文的文風。 作者強調文章的內容重於形式,有見解的內容,遠比追求華麗辭藻的文章更有價值。

熟觀鹿門(茅坤,字鹿門,善古文,宗法韓愈、柳宗元、 歐陽修、曾鞏、王安石、三蘇,輯有唐宋八大家文鈔一百六十四卷,盛行一時)之文,及鹿門與人 論文之書,門庭路徑,與鄙意(謙稱自己的 意見)殊有契合(意見相同);雖中間小 小異同(相異),異日當自融釋, 不待喋喋(指多話)也。

至如鹿門所疑於我本是欲工文字之人(努力求寫出 好文章的人),而不語人(不教人)以求工文字者, 此則有說(有所解釋)鹿門所見 於吾者,殆(大 概)故吾(以前的我)也,而未嘗見 夫槁形灰心(形容沒有生氣,意志消沈)之吾乎? 吾豈欺鹿門者哉!其不語人以求工文字者,非謂一切 抹殺(抹煞),以文字絕不足為也; 蓋謂學者先務(首要做的事), 有源委(指本末)本末之別耳。文莫猶人, 躬行未得(語出論語述而篇:「文,莫吾猶人也; 躬行君子,則吾未之得也。」指寫文章,我大約與別人差不多。能親身實踐做個君子,我卻沒有什 麼收穫),此一段公案(指尚無定論的事), 姑不敢論,只就文章家論之。雖其繩墨( 指文章章法)佈置,奇正轉折(奇正, 奇即奇兵,正是正面用兵。這堨峔茪騄趧g文章的 各種寫作技巧),自有專門師法;至於中間一段精神、命脈、骨髓,則非洗滌心源, 獨立物表(物外),具千古隻 眼者(具有特殊見解;眼光異於常人),不足以與此。

今有兩人, 其一人心地超然,所謂具千古隻眼人也,即使未嘗操紙筆呻吟(指低 吟斟酌詞句),學為文章,但直抒胸臆(胸 中想法),信手(隨意)寫出, 如寫家書,雖或疏鹵(粗 略不精),然絕無煙火酸餡習氣(指世俗之氣), 便是宇宙間一樣絕好文字;其一人猶然塵中 人(俗人)也, 雖其顓顓(專心一意)學為文章, 其於所謂繩墨佈置,則盡是矣,然翻來覆去,不過是這幾句婆子舌 頭語(老人家的日常話語), 索(求)其所謂真精神與千古 不可磨滅之見,絕無有也,則文雖工而不免為下格。此文 章本色(本來的面目)也。

即如以詩為喻,陶彭澤(陶潛, 字淵明)未嘗較聲律,雕句文,但信手寫出,便是宇宙間第一等好詩。何則?其本色高也。 自有詩以來,其較聲律(計較聲調韻律)、雕句文、 用心最苦而立說最嚴者,無如沈約(南朝人, 著有四聲韻譜,分字為上平去入四聲),苦卻一生精力,使人讀其詩, 只見其捆縛(拘束)齷 齪(瑣碎),滿卷累 牘(指文章相當多),竟不曾道出一兩句好話。 何則?其本色卑也。本色卑,文不能工也,而況非其本色者哉!

且夫兩漢而下,文之不如古者,豈其所謂繩墨轉折之精之不盡如哉?以前, 儒家者有儒家本色,至如老莊家有老莊本色,縱橫家有縱橫本色,名家、墨家、 陰陽家皆有本色。雖其為術也駁(雜亂), 而莫不皆有一段千古不可磨滅之見。是以家必不肯勦(抄襲)儒 家之說,縱橫家必不肯借墨家之談, 各自其本色而鳴之為言。其所言者,其本色也。是以精光注 焉(精華之氣注入文章),而其言遂不 泯於世。

而下,文人莫不語性命,談治道, 滿紙炫然(光耀的樣子), 一切自托於儒家。然非其涵養畜聚之素,非真有一段千古不可磨滅之見, 而影響(捕風捉影, 隨響附和)勦說(抄襲), 蓋頭竊尾,如貧人借富人之衣,莊農作大賈之飾,極力裝做,醜態盡露。 是以精光枵(ㄒ|ㄠ;空虛)焉,而其言遂 不久湮廢。

然則而上,雖其老、墨、名、法、雜家之說而猶傳, 今諸子之書是也;而下,雖其一切語性命、談治道之說而亦不 傳,歐陽永叔(歐 陽修)所見四庫書目(唐玄宗蒐集天下圖書, 分經史子集四庫)百不存一(指 古籍散失,歐陽修所見的唐代古籍亦僅百分之一而已)焉者是也。後之文人, 欲以立言為不朽計者,可以知所用心矣。

然則吾之不語人以求工文字者,乃其語人(教 人)以求工文字者(真正寫出好 文章)也,鹿門其可以信我矣。雖然,吾槁形而灰心焉久矣,而又敢與知文乎! 今復縱言至此,吾過矣,吾過矣!此後鹿門更見我之文,其謂我之求工于文者耶?, 非求工于文者耶?鹿門當自知我矣,一笑。


唐順之(1507-1560),字應德,號荊川,武進人(今江蘇武進),明嘉靖八年進士,會試第一,是明朝中葉的散文家, 是當時「唐宋派」古文的代表人物,學者稱「荊川先生」。有《荊川先生文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