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宗判官歸滑台序

任華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大丈夫其誰不有四方志(志在四方), 則僕(自稱之謙詞)宗袞二年之間, 會而離,離而會,經途所亙(ㄍㄣˋ;時間或空間延續不斷), 凡三萬里。何以言之?去年春會于京師,是時 僕如桂林滑台(今河南省 滑縣);今年秋,乃不期而會于桂林;居無何(過了沒多久), 又歸滑台, 王事(為國事)故也。舟車往返, 豈止三萬里乎?人生幾何?而倏聚忽散(倏,忽,都指極短的時間), 遼敻(遙遠)若此, 抑(更何況)知己難遇,亦復何辭!

歲十有一月(十一月),二 三子出餞於野(到野外為宗袞餞行)。 霜天如掃(剛掃過,比喻潔淨), 低向朱崖(紅色的山崖)。 加以尖山萬重,平地卓立。黑是鐵色(指 山黑如鐵),銳如筆鋒。復有陽江桂江,略軍 城(從軍城旁邊流過)而南走, 噴入滄海,橫浸三山(海中的蓬萊、方丈、 瀛洲三座神山),則中朝群公(在朝 廷當公的人)豈知遐荒(偏遠的地方)之外有 如是山水?山水既爾(如此), 人亦其然(人亦與山水有同樣的情趣)乎對 此(此景), 與我分手。忘我尚可,豈得忘此山水哉!


任華,唐代青州樂安(今山東省博興縣)人。生卒年不詳,大約與李白、杜甫同時人。 唐肅宗時任秘書省校書郎、監察禦史等職,亦曾任桂州刺史參佐。性情耿介,狂放不羈。 本文選自《文苑英華》。贈序是一種文體,是為送別而寫的臨別贈言。宗判官,即宗袞, 是作者的好友。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