噶瑪蘭颱異記

姚瑩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皇帝登極之元年(清宣宗道光元年, 西元1821年)六月癸未夜,噶瑪蘭(宜蘭)風, 颶(發於海上的巨風)也,或曰颱,雨甚, 伐木(吹倒樹木)壞屋,禾大傷,繼以疫。 于是(至當時)噶瑪蘭闢十 一年矣(噶瑪蘭設廳已11年),水患之歲五, 颱患之歲三,人大恐,謂鬼神降災,不悅人之闢斯土也,將禳(ㄖㄤˊ; 祈求解除災禍、疾病的祭祀)之。

桐城姚瑩時攝(代 理)噶瑪蘭通判(地方首長),有事在郡, 聞災馳至,周巡原野,傾者扶之,貧者周之,請于上而緩其征(賦稅傜役), 製為藥而療其病。疫以止,民大悅, 乃進耆老而告之曰:吾人至此 不易矣。生人以來,此為荒昧(蠻荒之地)。 惟狉獉(ㄆ| ㄓㄣ,草木叢生,野獸橫行; 狉,狸子)之番, 睢睢盱盱(ㄙㄨㄟ ㄙㄨㄟ ㄒㄩ ㄒㄩ;傲慢、 橫暴),巢居而穴處,其所以異于禽獸者幾希。 始自吳沙數無賴,召集農夫,負耰鋤(耰,|ㄡ;農 具)以入荒裔,剪荊榛,鑿幽險,禦虎狼之生番,數瀕于死矣。乃築圍堡,置田園,聚旅 成郛(ㄈㄨˊ;外城)。既以無所統而相爭奪, 大吏以聞,天子憫焉,然後為設官治之, 黔首(人民)綏和, 文身(紋身;指野蠻民族)向化。 今則膏腴(肥沃土地)沃壤, 士農工商備矣。城郭興,宮室畢,婦子嘻嘻而樂利。

夫山川之氣,閉塞鬱結久而必宣,宣則洩,洩則通,通然後和, 天道(大自然的自然法則)也。今 以億萬年鬱塞之區,一旦鑿其苞蒙(渾沌 原始),而破其澒洞(ㄏㄨㄥˋ ㄊㄨㄥˊ; 迷濛無間,瀰漫無際的樣子),澤源與山脈僨興(ㄈㄣˋ ㄒ|ㄥ; 動起),陰晦與陽和交戰,二氣相薄(逼迫), 梗塞乍通,于是乎有風雷水旱瘯(ㄘㄨˋ; 疥癬之類的皮膚病)疾之事,豈為災乎?

昔者羲軒(伏羲、軒轅)之世,淳風古處, 百姓渾渾(渾厚質樸),不識不知,未有所為災者。 逮(及)乎中天(堯舜 盛世)運隆,五臣(舜的五個名臣)遞王, 文明將啟,而于是乎有之水(水患)之旱。聖人以為氣 運之所由洩,而不以為天之降殃于人也。不然,德如唐堯,功如成湯,豈復有失道以 干鬼神之怒哉?若夫地平天成,大功既畢,則惟慎修人紀,以保休嘉(美 好),而于是乎時和年豐,百寶(各種作 物)告成,宇宙熙皞(ㄏㄠˋ;潔白光明的 樣子),臻(至)于 郅治(ㄓˋ ㄓˋ;天下大治,清明太平 到極點)。苟有失德,肆為淫慝(ㄊㄜˋ; 邪惡)敗亂,則鬼神惡之,而天乃降災。此天地之氣既通,而人事不知之為厲也。

地初開,雖風水屢洊(ㄐ|ㄢˋ; 屢次),而不為異,五患水,三患颱,而民不饑,無有散亂,何也?民皆手創其業, 艱難未忘,不敢有淫慝之思也。雖然,吾特有懼焉。懼夫更數十年後,地利盡闢,戶口殷富, 老者死而少者壯,民惟見其樂而不見其艱也,則將有滋為淫佚而樂于凶悍暴亂者,人禍之興 ,吾安知其所極耶!然則如之何而後可也?曰:「崇節儉,修和睦,戒佚遊,嚴盜賊, 守斯四者,庶乎可以久安而不為災。禳何為者?」耆老曰:「善」。乃記之。


姚瑩(1785-1853),字石甫,一字明叔,號展和,晚號幸翁,安徽桐城人, 為桐城派學者之一。嘉慶24年(1819年)被派往台灣擔任海防同知。道光2年(1821年) 被貶至噶瑪蘭擔任通判。道光12年(1831年)調回江蘇,道光18年(1838年)調升台灣道, 成為台灣最高軍政省長。鴉片戰爭時,修築基隆砲台,擊退英艦。後中英議和,簽定南京條約, 英國向清朝追究斬俘之罪。姚瑩卻斬殺擄獲的英俘而被劾,流放四川。道光28年(1848年) 因病回原籍,咸豐元年(1851年)清文宗即位,起用姚瑩。咸豐3年(1853年)姚瑩於湖南 按察使任內逝世。著有《台北道里記》、《東槎紀略》、《中復堂全集》。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