勸和論

鄭用錫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本文入選為高中國文98課綱送部審定版本)

甚矣,人心之變也!自分類(將人區分為不同類別族群而互相敵視)始。 其禍倡於匪徒,後遂燎原莫遏(阻止),玉石俱焚。雖正人君子, 亦受牽制而朋從(結黨跟從)之也。 夫人與禽各為一類、邪與正各為一類,此不可不分。乃同此血氣、 同此官骸(五官四肢)、同為國家之良民、 同為鄉閭之善人,無分士、無分民,即子夏所言四海皆兄弟是已;況共處一隅乎? 揆(揣測、審度)諸出入相友之義, 古聖賢所望於同鄉共井者,各盡友道,勿相殘害。在字義,友字從兩手、朋字從兩肉。 是朋友如一身之左右手,即吾身之肉也。今試執塗人而語之曰:爾其自戕爾手、爾其自噬爾肉, 鮮不拂然而怒(要求其自殘其手,自噬其肉, 則很少不會憤怒的)。何今分類至於此極耶?

顧分類之害,莫甚於臺灣。最不可解者,莫甚於( 淡水廳)(新莊、艋舺)為五方雜處,(林爽文)倡亂以來, 有分為焉,有分為焉。以其 異省(不同省籍)也, 以其異府(不同府,一為漳州府,一為泉州府)也。

然同自內地播遷而來,則同為人而已。今以異省、 異府苦分畛域(劃分地域),王法在所必誅。 矧(ㄕㄣˇ;況且)同為一府, 而亦有之異(指南北親疏差異), 是變本加厲,非奇而又奇者哉?夫人未有不親其所親而能親其所疏。同居一府, 猶同室之兄弟,至親也。迺(乃)以同室而操戈, 更安能由親及疏,而親隔府之漳人、親隔省之人乎?屬素敦古處, 尤為菁華所聚之區,遊斯土者,嘖嘖(形 容咂嘴聲。表示讚嘆、驚奇。)羨之。自分類興,元氣剝削殆盡,未有如去年之甚也! 干戈之禍愈烈,村市多成邱墟(廢墟)。 問為而至此乎?無有也。問為而至此乎?無有也。 蓋孽由自作,釁起鬩牆(ㄒ|ˋ ㄑ|ㄤˊ; 比喻兄弟相爭,引申為國家或集團內部的爭鬥),大抵在非漳泉、非閩粵間耳。

自來物窮必變,慘極知悔。天地有好生之德,人心無不轉之時。僕生長是邦,自念士為四民之首, 不能與當軸(處於軸心位置, 比喻擔任官職)及在事諸公,竭誠化導, 力挽而更張(改變)之,滋愧實甚。 願今以後,父誡其子、兄告其弟,各革面、各洗心,勿懷夙忿、 勿蹈前愆(ㄑ|ㄢ ;過失)。 既親其所親、亦親其所疏,一體同仁,斯內患不生、外禍不至。 之氣習,默消於無形。 譬如人身血脈節節相通,自無他病;數年以後仍成樂土,豈不休哉(快哉; 喜悅)


鄭用錫(1788∼1858),號祉亭,竹塹人,道光三年(1823年)進士。十四年(1834年)入京供職, 十七年返回台灣歸里。道光二十年(1840年)鴨片戰爭起,英艦窺大安港,鄭用錫自募兵勇,擄敵, 獲賞戴花翎。咸豐三年(1853年),漳泉分類械鬥起,淡水廳新莊、艋舺尤其激烈北, 鄭用錫親赴各莊排解,著《勸和論》以曉之。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