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名篇第二十二(節選)

荀子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人之所欲,生甚矣(人最強 烈的欲望是生存);人之惡,死甚矣(人最厭惡 的是死亡)。然而,人有從生(縱生;放棄生命)成 死者,非不欲生而欲死也,不可 以生而可以死也。故欲過之而動不及(有時欲望強烈, 而行動不會強烈反應),心止之也(是心理節制了欲望)。 心之所可中理(合乎禮義),則欲雖多, 奚傷於治?(只要合乎禮義,即使欲望多,豈會 會傷害國家的治亂?)欲不及而動過之,心使之也。

心之所可失理,則欲雖寡, 奚止於亂?(若心理不合乎禮義,即使欲望少, 何能停止國家的混亂?)故治亂在於心之所可,亡(無)於 情之所欲(國家治亂在於心所認可的,是否合於禮義, 而不在於情感的欲求多寡)。不求之其所在,而求之其所亡(去 追求與治亂無關的東西),雖曰我得之,失之矣。

性者,天之就也(人的本性,是自然天生的); 情者,性之質也(人性的本質);欲者, 情之應也(欲望是情感的反應)。以所欲為可 得而求之,情之所必不免也;以為可(認為欲望是正 確)而道(導)之,知所必出 也(是人的認知必然會驅使人們這麼做)。 故雖為守門(指職位低下貧賤者,), 欲不可去(仍無法消除欲望), 性之具也(本性所固有的)。 雖為天子,欲不可盡(欲望也無法滿足)

欲雖不可盡,可以近盡(接近止盡)也。 欲雖不可去,求可節(節制)也。所欲雖不可盡, 求者猶近盡(使欲望接近止盡);欲雖不可去, 所求不得,慮者欲節求也(條件不充許,無法滿足欲望時, 則節制對欲望的追求)。道者(懂得治國之道的人), 進則近盡,退則節求,天下莫之若(天下沒有比這種原則更好了)也。

凡人莫不從其所可(遵從其所認可的), 而去其所不可。知道(道理)之莫之 若也(既然知「道」是美好無比),而不從道者, 無之有也。假之有人而欲南無多(想到南方的欲望不 強烈),而惡北無寡(厭惡去北方的欲念卻很 強烈),豈為夫南之不可盡也(南方的路無法窮 盡),離南行而北走也哉?今人所欲無多,所惡無寡,豈為夫所欲之不可盡也,離得欲之道, 而取所惡也哉?

故可道而從之(去追求道所認可的欲望), 奚以益之而亂?(哪裡會因欲望增多而使國家混亂?)不 可道而離之(不認可道而放棄欲望),奚以損之 而治?(豈會因欲望減少而使國家安定呢?)故知 者(智者)論道而已矣,小家 珍說(不合正道的學者異說)之所 願者皆衰(消失)矣。

凡人之取(求取)也, 所欲未嘗粹(全)而來 也(人所欲望得到的,不會全部都獲得); 其去也,所惡未嘗粹而往也(人所厭惡而想拋棄的, 不會全部都丟棄)。故人無動而不可以不與權俱( 衡量行為標準)。衡不正(秤量的器具不 正),則重縣(懸掛重物)於仰,而人以為輕; 輕縣(懸掛輕物)於俯,而人以為重;此人所以惑於輕重也。權不正(人 對事物的權衡不正),則禍託於欲(禍害包藏在人們喜愛的事物), 而人以為福;福託於惡(幸福包藏在人們討厭的事物), 而人以為禍;此亦人所以惑於禍福也 。道者,古今之正權也。離道而內自擇(自己 主觀的判斷),則不知禍福之所託。


荀卿(約西元前313至235年),名況,字卿,趙國郇邑人,戰國後期著名思想家、教育家, 人稱荀子。漢朝人避宣帝諱,又稱其為孫卿。荀子是繼孔子、孟子以後大儒,並把法家思想注入儒學。 《荀子》一書,對中國兩千多年的封建社會影響深遠。荀子曾經遊歷燕齊楚秦,曾在齊下講學著書, 後離楚赴楚,任蘭陵令。後卒於蘭陵。著名的法家人物韓非和李斯都是荀子的學生。

《荀子》一書,經西漢末年劉向校定,該書共三十二篇,除《大略》、《宥坐》、《子道》、 《法行》、《哀公》、《堯問》為弟子所述,其它各篇都是荀子自著。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