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第七(節選)

晏子春秋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景公置酒泰山四望而泣

景公置酒於泰山之陽(山之南面),酒酣, 公四望其地,喟然嘆,泣數行而下,曰:「寡人將去此堂堂國者而死乎!」 左右佐哀而泣者三人,曰:「吾細人(卑微小人)也, 猶將難死(尚拼得不死也;指畏懼死亡), 而況公乎!棄是國也而死,其孰可為乎!」

晏子獨搏其髀(ㄅ|ˋ;大腿;晏子 拍打大腿),仰天而大笑曰:「樂哉!今日之飲也。」公怫 然(ㄈㄟˋ ㄖㄢˊ;忿怒、 生氣的樣子)怒曰:「寡人有哀,子獨大笑,何也?」

晏子對曰:「 今日見怯君一,諛臣三人,是以大笑。」公曰:「何謂諛怯也?」晏子曰:「夫 古之有死也,令後世賢者得之以息(休息), 不肖者得之以伏(趴倒)。若使古之王者毋知有死, 自昔先君太公(姜太公,齊國的 始祖)至今尚在,而君亦安得此國而哀之?夫盛之有衰,生之有死,天之分也。 物有必至,事有常然,古之道也。曷(何)為可悲? 至老尚哀死者,怯也;左右助哀者,諛也。怯諛聚居,是故笑之。」

公慚而更辭曰: 「我非為去國而死哀也。寡人聞之,彗星出,其所向之國君當之,今彗星出而向吾國, 我是以悲也。」

晏子曰:「君之行義回邪(ㄏㄨㄟˊ ㄒ|ㄝˊ; 邪曲不正),無德於國,穿池沼,則欲其深以廣也;為臺榭,則欲其高且大也; 賦斂如撝(ㄏㄨㄟ;指揮)奪, 誅僇(ㄌㄨˋ;侮辱)如仇讎。 自是觀之,孛(ㄅㄟˋ;星名。即彗星)又將出。 天之變,彗星之出,庸可悲乎!」於是公懼,迺(乃)歸, 填池沼,廢臺榭,薄賦斂,緩刑罰, 三十七日而彗星亡(消失)


景公見道殣自慚無德

景公賞賜及後宮,文繡被臺榭,菽粟食鳧雁(ㄈㄨˊ |ㄢˋ; 狀如鴨而略大)出而見殣(ㄐ|ㄣˇ;人死埋葬), 謂晏子曰:「此何為而死?」
晏子對曰:「此餧(ㄨㄟˋ;餓)而死。」公曰: 「嘻!寡人之無德也甚矣。」

對曰:「君之德著而彰,何為無德也?」景公曰:「何謂也?」
對曰:「君之德及後宮與臺榭,君之玩物,衣以文繡;君之鳧鴈,食以菽粟; 君之營內自樂,延及後宮之族,何為其無德?顧(但)臣願有請於君: 由君之意,自樂之心,推而與百姓同之,則何殣之有!君不推此,而苟營內好私,使財貨偏有所聚, 菽粟幣帛腐於囷(ㄐㄩㄣ;圓形的穀倉府), 惠不遍加於百姓,公心不周乎萬國,則之所以亡也。夫士民之所以叛, 由偏(偏心)之也,君如察臣之言, 推君之盛德,公布之於天下,則可為也。一殣何足恤哉!」


仲尼稱晏子行補三君而不有

仲尼曰:「景公汙,晏子事之以整齊;莊公壯,晏子事 之以宣武;景公奢,晏子事之以恭儉。君子也!相三君而善不 通下,晏子細人也。」

晏子聞之,見仲尼曰:「聞君子有譏於,是以來見。 如者,豈能以道食人(養 活別人)者哉!之宗族待而祀其先人者數百家, 與齊國之閒士待而舉火(生火 煮飯;指維持生計)者數百家,臣為此仕者也。如臣者,豈能以道食人者 哉!」晏子出,仲尼送之以賓客之禮,再拜 其辱(指謙遜受教)。 反(返),命門弟子曰:「 救民之姓而不夸(ㄎㄨㄚ;炫耀), 行補(輔助)三君而不有,晏子果君 子也。」


《晏子春秋》是記敘春秋時代齊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晏嬰(西元?-前500年)言行的一部歷史典籍。 書初成於春秋末期,由齊國史官與晏嬰的賓客記載而形成。後經稷下先生的整編,而流傳於世。 西漢時,經劉向的整理,《晏子春秋》共8卷,包括內篇6卷(諫上下、問上下、雜上下), 外篇2卷,計215章,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可視為是中國第一部短篇小說集,也有人視《晏子春秋》為 最早的人物傳記,「雖無傳記之名,實傳記之祖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