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篇雜下第六(節選)

晏子春秋

Tony私藏的古文觀止

靈公禁婦人為丈夫飾不止

靈公好婦人而丈夫飾者(靈公喜好婦人 穿著男性服飾,女扮男裝),國人盡服之,公使吏禁之,曰:「女子而男子飾者,裂其衣, 斷其帶。」裂衣斷帶相望,而不止。

晏子見,公問曰:「寡人使吏禁女子而男子飾,裂斷其衣帶,相望而不止者何也?」
晏子對曰:「君使服之於內,而禁之於外,猶懸牛首於門,而賣馬肉於內也。公何以不使內勿服,則外莫敢為也。」
公曰:「善。」使內勿服,踰月,而國莫之服(沒有人再女穿男裝了)


晏子使楚楚為小門

晏子使(出使)人以晏子(身材矮小),為小門於大門之側 而延(請進)晏子晏子不入,曰﹕「使狗國者,從狗門入。今臣使楚,不當從此門入。」 儐者(迎賓者)更道,從大門入。 見王。王曰﹕「無人耶(沒有人才嗎?), 使子為使?」 晏子對曰﹕「臨淄三百閭(二十五戶為一閭; 比喻人口眾多), 張袂(袖子)成陰,揮汗成雨, 比肩繼踵(腳後跟)而在, 何為無人﹗」 王曰﹕「然則何為使子?」晏子對曰﹕ 「命使(任命使者), 各有所主。其賢者使使賢主,不肖者使使不肖主。最不肖,故宜使矣﹗」


晏子使楚楚縛齊盜

晏子將至王聞之,謂左右曰:「晏嬰,齊之習辭者(口才流利者)也, 今方來,吾欲辱之,何以也?」 左右對曰:「為其來也,臣請縛一人,過王而行,王曰:『何為者也?』對曰:『人也。』王曰:『何坐?』曰:『坐盜。』」

晏子至,王賜晏子酒,酒酣,吏二縛一人詣王,王曰:「縛者曷(何)為者也?」 曰:「人也,坐盜。」

王視晏子曰:「齊人固善盜乎(齊國人善於做強盜嗎?)?」 晏子避席對曰:「聞之,橘生淮南則為橘,生于淮北則為枳,葉徒相似,其實味不同。 所以然者何?水土異也(因為水土不同,所以橘變為枳)。 今民生長于不盜,入則盜,得無之水土使民善盜耶?」 王笑曰:「聖人非所與熙(開玩笑)也,寡人反取病焉(自討無趣)。」


梁丘據自患不及晏子

梁丘據晏子曰:「吾至死不及夫子矣!」
晏子曰:「聞之,為者常成,行者常至。非有異於人也, 常為而不置(廢棄),常行而不休者, 故難及也。」


晏子病將死鑿楹納書

晏子病,將死,鑿楹(廳堂前的直柱。後泛指柱子。)納 書(藏文書)焉, 謂其妻曰:「楹語也,子壯(兒子長大後)而示之。」及壯, 發書之言曰:「布帛不可窮(用盡), 窮不可飾(窮布帛之力則敝,敝故不可飾); 牛馬不可窮,窮不可服(窮牛馬之力則疲, 疲則不可服);士不可窮,窮不可任(窮士之力則偷, 偷故不可任);國不可窮,窮不可竊也(窮國之力則危, 危故不可竊竊察見也。莊子注言國體彫敝不可令人窺伺也)。」


《晏子春秋》是記敘春秋時代齊國著名政治家、思想家晏嬰(西元?-前500年)言行的一部歷史典籍。 書初成於春秋末期,由齊國史官與晏嬰的賓客記載而形成。後經稷下先生的整編,而流傳於世。 西漢時,經劉向的整理,《晏子春秋》共8卷,包括內篇6卷(諫上下、問上下、雜上下), 外篇2卷,計215章,全部由短篇故事組成。可視為是中國第一部短篇小說集,也有人視《晏子春秋》為 最早的人物傳記,「雖無傳記之名,實傳記之祖也。」


【站內蒐尋】

自訂搜尋

【Online線上人數】

Tony已出版的電子書,歡迎線上試閱(點選書籍圖片進入)

●電子書依類別顯示(旅行地圖、臺灣遊記、臺灣寫真、臺灣歷史、古文選集),請點選此處